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向天之路:彝族当代诗歌的精神轨迹


□ 杨荣昌(彝族)

◎杨荣昌(彝族)

  彝族诗人是多民族作家队伍中的—支劲旅,在当代文学的星河中,如璀璨的星辰,散落于滇、川、黔诸省的土地上。他们大多自小与山水为伴,沐浴于自然的灵光神韵,受袭于民族传统文化因子。及长,在现代性潮流的漫涌裹卷中,走出群峰手臂的牵挽,外出求学或闯荡。独特的知识承传和人生经历让他们获得反观自身的多重视角:对自然童蒙经验的深情回眸,对本民族优秀文化的热情礼赞及对其在社会变迁中遭致异化的忧伤叹惋。《第三座慕俄格——21世纪彝人诗选》(作家出版社2009年10月第1版,本文所引内容均出自该书)汇集了活跃于当代诗坛上21位彝族诗人的诗歌作品,其内容的驳杂、思想的深邃和精神的纯粹显现出丰赡的审美元素,给诗坛提供了_一个观察彝族当代诗歌的有效范本。

  一、守望传统的家园意识

  家园永远是诗人灵感的策源地。具有现代意义上知识分子身份的彝族诗人,他们在走出大山怀抱,融入现代社会的过程中,会自觉地承担起阐扬本民族古老文化和与其他民族进行文化交流的重任,扮演着沟通古今、传达神谕的信使角色。迥异的文明形态给他们提供了审视自身的机会,其中对传统的守望,对家园的回眸,成为他们普遍的文化策略,大致可分为三个层次。

  第一层是对具象化家园的聚焦。彝族当代诗歌常以土地为母本,通过营造“火塘”、“石头”、“女人”、“索玛花”等意象,抒写人与自然之间割舍不断的情愫,表达诗人对和谐自然与美好家园的眷恋。如倮伍拉且的《我的思想与树木庄稼一同生长》:“……面对着南方的大海北方的雪原/我的声音空空荡荡的声音里/却没有一点点快乐的音调/其实欢乐也一样哭泣也一样/只有在大凉山我才能够真实地表达和歌唱/从平坝到山梁/从冬天到春季/穿过密林走过峡谷/雨水和雪花润泽我的身躯我的灵魂,我的思想/大凉山广袤的土地上/我与每一棵树木每一棵庄稼一同生长。”诗人的思想只有依托大凉山的“平坝”“山梁”“密林”和“峡谷”,才能与“树木”“庄稼”“一同生长”,相反则是“面对着南方的大海北方的雪原/我的声音空空荡荡的声音里/却没有一点点快乐的音调”。在对自然物象的表现中,建立人与万物之间隐秘的内在联系,赋予诗歌一种石头般坚硬的品质和大地般宽阔的特征。“火”也是彝族当代诗歌中常见的意象,火塘、锅庄、木炭等在彝族人日常生活中都是不可或缺的,是火让人类反抗袭击,获得健康,找到光明,抵制黑暗。吉狄马加的《彝人谈火》、普驰达岭的《木炭·彝人》和倮伍拉且的《永不熄灭的红红的火》等都将火作为力量、激情与民族化心理的象征,反映出彝族人精神深层的火图腾崇拜和偏于阳刚的民族性格。相反,在对格桑花、索玛花、荞麦花和白雪等柔美意象的倾力书写中,又展现了这个民族多情的一面。阿苏越尔、霁虹等人的诗歌,通过对村庄、自然默然静视的描写,在遐想天边的流云、注目移动的羊群、抚摸苍老的山岩、远眺奔逝的江水中,以呢喃细语抒发了一个彝人对温暖家园的渴望。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