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在大山里行走的女人


□ 杨家强(满族)

  一
  
  硕大的月亮像孕妇一样,慢吞吞地爬上对面的山梁。
  趁父亲上茅房的空儿,晓晴猫儿似的溜到门前的杨树林里。树林离晓晴家不远,但不是月圆的夜晚她从不出来。不是不想,是不敢。
  晓晴靠在河边的一棵大杨树旁,眼珠儿不错地盯着河对岸。对岸连个人影也没有。她低下头,河水哗哗啦啦地流着,那好看的月亮落到河里就变了形。是不是杨亮也变了呢?
  月光穿过浓密的枝叶落到晓晴的脸上,给她那张本来很好看的面孔增添了许多惆怅。她冲大杨树踹了一脚:哼!再也不来了!
  就在这时,一双大手从背后把她的眼睛捂住了。还没等她喊出声儿,她的嘴就被另一双烫人的嘴唇给堵住了。紧接着就有一股和草穗一样的清香味钻到了她的身体里。她身子骨一软,顺势倒在了那人怀里。那人也不客气,抱着面团一样柔软的晓晴,一口气趟到了河对岸,然后,把她轻轻放到青石板上。
  晓晴怕把裙子弄脏,两只手赶忙垫在身下。可她的手触摸到的不是石板,而是衣裳,她放心地躺了下去,长出一口气说,吓死我了!该死的杨亮!杨亮说,怕啥?一只手就天不怕地不怕地按到了她胸脯突起的地方。晓晴拨开他的手说,老实点!杨亮的手就像一根弹性极好的树枝,刚被拨开又弹了回来。晓晴又用力拨开往旁边一甩说,把手放回去!
  放哪儿?杨亮嘴上对付着,手还是不愿拿开。晓晴抓住他的手放到她的长头发上,说,你看我的头发多好。
  不好,没有那儿好。杨亮借机又碰了碰那个突出的地方。晓晴一生气说,不好我明天就剪掉!
  你敢剪,我就把手指剁一节给你看。杨亮说着就摆弄起晓晴的长头发。他一会儿托起一会儿又放下。乌黑的头发像水一样从他的指尖滑落。
  晓晴问,想好了吗?
  想好了。杨亮的手一抖,刚刚撩起的头发一下子全落到了晓晴的脸上。
  晓晴把盖在脸上的长发理到脑后:那你打算啥时候走?
  不……走了。杨亮的嘴里像含了块冰。晓晴腾地坐了起来:你不走,我走!杨亮慌忙搂住她问,往哪走?
  回家!她生气地说。杨亮着急了:你听我说。
  你说吧,我听着呢!今年又想种啥豆?是金豆还是银豆?都快芒种了,我看你是啥豆也种不成了。
  杨亮心说,我早晚给你种上。便顺嘴说,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晓晴问,那你到底想种啥?杨亮说,种瓜。
  都啥时候了?人家的瓜都快上市了,你才想起来种!晓晴看上去有点生气了:你到底去不去?
  不去!杨亮说,去了我心不踏实。晓晴说,有啥不踏实的?杨亮把晓晴的长头发缠在了自己的手腕上,轻轻拽了拽说,怕把你丢了。晓晴说,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再说了,进城挣了钱,啥模样的姑娘没有?
  除了你,我谁也不喜欢。杨亮认真了。
  好了!好了!你愿意咋办就咋办吧!反正我要体面地嫁过去。晓晴起身又对杨亮说,该回家了。杨亮恋恋不舍地说,再呆一会儿。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