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小说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迷路


□ 哲 贵

  1

  从阴暗压抑的枫树林钻出来,麻妮娅又看见了那个人。

  上一次看见那个人是昨天中午,麻妮娅在福鼎邮政局隔壁的一家面馆里吃排骨面。麻妮娅从小就喜欢吃排骨面,她喜欢排骨和面混杂起来的气息,有点甜甜的,又有一点咸咸的,一闻到这种味道,嘴里就会生出很多津液来,一口汤下肚,整个身体都舒展开来了。长大了也一样,几天没吃,心就会虚起来,痒起来。从吃排骨面这个细节,麻妮娅就知道自己是个彻底的物质主义者,为了把生活过好,她可以向任何力量妥协。麻妮娅进的这家面馆不大,她坐下来没多久,就听见侧面传来一个声音:

  “老板,来两包方便面和六根香肠。”

  听见这个声音,麻妮娅觉得很亲切。只有信河街的人才是这么发音的。出于好奇,麻妮娅转头看了一下,刚好,那个人也转头看着她,两个眼神碰到时,麻妮娅觉得自己被烫了一下,整个身体热了起来。她赶紧把头低下。刚好这时她的排骨面也来了,她把眼睛收在碗里,但她还是能够感觉到那个人的动静,那个人付了钱后,把他的登山包从肩上卸下来,把方便面和香肠装进包里,又从包里拿出一个军用的水壶和一包饼干,就站在副食品店里吃了起来。就在这时,麻妮娅突然深深地失望了起来,因为她听见副食品店里传来那个人很响的“吧嗒吧嗒”的声音,而且,麻妮娅还听见那人喝水时从喉咙里发出巨大的“咕噜”声。他的声音旁若无人地在副食品店和面馆里左冲右撞。麻妮娅把脸深深地埋进碗里。她觉得太难为情了,连跳进碗里淹死的心思差不多都有了。

  就在她低下头的时候,脑子里闪了一下,跳出了这个人的名字:雷蒙。他是信河街登山第一人。他是一个具有传奇色彩的人。麻妮娅以前参加过几次登山,都是跟着一个高中同学去的,她这个同学名字叫陆古华,在信河街,据说陆古华的登山技术是数一数二的,但是,陆古华每一次提起雷蒙,脸上的神色马上就庄严起来,他从来不叫雷蒙的名字,而是说“我师傅”。所有参加登山的人都知道陆古华对雷蒙的感情。陆古华读高中时就跟着雷蒙去登山了,雷蒙很喜欢他。说他很有登山的天赋。一个是方向感好,就是进了原始森林,根本看不见头顶的阳光,他也能够很准确地辨别出东西南北的方位,能够顺着进来的路走出原始森林。另一个是心细,他登过的山,所走过的路线,都会留下只有他能够认出来的记号。不管过了多久,他再次来登山时,就是再难走的路线,也困不住他。但他的缺点是体质不好,总是病恹恹的,老是说自己头痛,手脚没有力气。身体稍微被刮擦一下就不停地流血。有一次登山淋了雨,回到家后就发高烧了,烧得休克了过去,家里人把他送到信河街人民医院,一查,查出了慢性髓细胞性白血病。还好,陆古华还是慢性期。但是,慢性期如果没有得到有效的治疗,很快就会演变到加速期,再进入急变期。一般来说,医师都建议慢性期的白血病患者进行药物治疗,再配合化疗。但这个方法是不能根治的,就是暂时控制住了,过几年后还是会复发,到那时就很难控制了,因为复发后,就会造成多脏器衰竭、感染,并且大量出血,那就无力回天了。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进行骨髓移植。医师给陆古华的爸爸妈妈做了骨髓配对,他妈妈骨髓的白细胞抗原配型跟他相同。他妈妈当然愿意把骨髓捐给他,不要说骨髓,就是让她的命去换都肯。但是,问题是做这么一个手术,起码要四十万的费用,他们家根本拿不出这么多钱。雷蒙知道这件事后,二话没说,派人到医院里把这笔钱交了。派来的人还对陆古华的爸爸妈妈说,如果不够,只管说。陆古华做完手术后,他的爸爸妈妈几次要去雷蒙的公司找他,雷蒙都没有见他们。他再带陆古华出去登山,也不问他身体上的事,也不提钱的事。有一次陆古华刚想开口,就被他制止了。

  麻妮娅后来听人说,雷蒙是信河街第一批“下海”的人,做的是运动用品,生意做得很好,国家队运动服都到他的企业来下订单的。可是,就在他生意做得最好的时候,突然把企业转手盘给别人了,一个人,背着一个登山包,去过一种完全不同的生活。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突然就把企业转手卖给了别人,也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要去过那种生活,别人只知道他很早以前就喜欢往山里跑,喜欢各类户外运动,露营,攀岩,漂流,滑翔,这些运动都是他最早在信河街带起来的。只是到了后来,谁也不会想到,他突然把什么东西都放下了,当起了背包客。据说他父亲很早就过世了,有一个信佛的母亲,长期住在信河街的一个寺院里。每一年他母亲生日那一天,他会赶回信河街的寺院里,陪他母亲吃一碗长寿面。过不几天,他又背起背包离开了信河街。

  因为这个故事太奇怪了,雷蒙的行为太不合情理了。当时听到这个故事后,麻妮娅一下就记住了。出于好奇,她后来还问过陆古华能不能带自己去见见他的师傅?陆古华说他也只在每一年他师傅妈妈生日那一天才能够见一次。麻妮娅对陆古华说,他师傅妈妈生日那一天,她也要去。可是,到了第二年,麻妮娅就开始做生意了,她也没有再去登山了,就慢慢把这个事情放下了。但她脑子里还是时不时会想起雷蒙这个人。所以,麻妮娅刚才脑子一闪,觉得这个人可能就是雷蒙,因为他说话的口音是信河街的口音,样子跟陆古华描述的也像,这么想后,麻妮娅马上又抬起头来,但是,她发现,那个人已经不见了。

分享:
 
更多关于“迷路”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