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境界在心灵摇撼的瞬间生成并升华


□ 李犁

  仲维平是一个被忽略的诗人,就他诗歌作品的水准和数量来看,他都应该比现在更声名远播,并吸引更多同行和所谓权威者们的注视,至少该在本省诗坛占有重要的一席之地。究其原因还是他自己对这些名利之事比较淡漠,他的热情和注意力还是在编诗和写诗上,因为那是他的热爱。为热爱而写,写本身就是一种抵达。他的乐趣只是在写作的过程中,而不是或者说根本就不屑把写作的成果推销出去,所以他的名望不及他的写作实绩也就不意外了。

  这种无功利的写作态度,让仲维平的写作行为变得纯粹。这也让他的诗歌变得真而纯,即真实和真诚。他不去挖掘那些所谓的梦靥、幻觉、潜意识等等流行的东西,他只写他看见的人与物,只写他体验到的各种滋味,一切都实实在在,真真切切。这就无意中回到了诗歌写作的本源上来,那就是触景生情和有感而发。真景物真感情,这使仲维平的诗歌有了金属般的结实和饱满,这也正好契合了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的境界说:“故能写真景物、真感情者,谓之有境界。”王国维又把境界分为两类,即“造境”和“写境”,前者是理想,后者是现实。我们也可以理解成浪漫主义和现实主义。也就是说,造境是主观为主,写境是客观为主。再引申就是说前者是缘情生景,后者是触景生情。仲维平显然是写境派,他不根据自己的情思去创造景物,而是生活中遇到了什么样的景物就产生了与之呼应的情思,或者是大自然中的景象勾起了他心中潜伏的与之对应的情感。譬如他这本诗集的开篇写父亲的几首就是这样:“想起父亲的时候/牛从窗前走向遥远/村庄凝固了动人的牧笛//父亲的草帽布满灰尘/他驻留在我的梦中/经年的木犁挂在古朴的墙上/最初的风吹雨打成为高尚的装饰……//在村庄之外/我是父亲精心遗落的稻粒/我的身体沾满家园的泥土/走遍形形色色的城市//父亲 在没有驿站的期待中/你是否看见/我接受了你质朴的血缘/那么父亲/当我没有希望成为粮食/就让我深深地埋在土里(《热爱土地》)。

  望着窗外一垄垄土地,就想起曾经在上面像牛一样耕种的父亲,然后情感就决堤而出,而且一发不可收。读这首诗心一揪一揪的,最后两句直逼人的灵魂,它代表了义无反顾的继承,也是负疚是忏悔是救赎,更是爱。深深读几遍,真的感觉情感像被什么一下下夯实,一直夯进土地深处。值得一提的是惯常的诗歌都是情感飞扬,思想下沉,而在仲维平这里则正好相反,是思想如弹在飞,而情感却在凝聚,直至凝聚成种子凝聚成心脏。凝聚的同时一切虚妄的东西如泡沫如杂质都被挤出,诗歌被操练得真而实,纯而净,飘逸又有精神。

  我说过诗人要有一颗真诚而脱俗的心灵。真诚就是凝聚,脱俗就是飞升,真诚是一种坚守和专注,而脱俗就是从心灵里往外挑捡草芥,最后让干净的心飞起来。真诚是根,脱俗是真诚长出的竹尖,真诚与脱俗联姻就是一种境界,就是把诗歌从滚滚红尘中超拔出来的动力和方式,让灵魂即使面对不幸和伤害也依然能柔软宽容美丽。就像他《如果》这首诗写的这样:“如果可以,/就让我倒伏在你的梦里,/这样,我还能看到/你自由飞翔的过去,//如果时光倒流,/我想我会跟你一起,/去那神秘的布达拉,去你喜欢的地方,/盖座茅屋,种一地玫瑰,然后相守相依,//如果可以,我想回到从前,/回到刚刚结识你的那天,/你掌中的雨伞,/潮湿了整个的夏季//如果 如果 /一切的如果都不能成立/我宁愿从来都没认识过你,//这样我就不会为你/折断了翅膀而哭泣/这样,我就不会/用一生的时间来忘记你……”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