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论戏曲“台本”在古典剧目传承中的作用——以《琵琶记》为例


□ 王丽梅

  “台本”,即舞台演出本,在中国古典戏曲的传承过程中起着重要作用。它通过对案头本的修正、改编和移植,一方面强化了“墨本”即案头本的舞台化,另一方面避免了案头本的流失,并使之世代相传。本文以《琵琶记》为例,探讨台本在中国古典剧目传承中的作用。
  
  中国古典剧目的传承有两条基本途径:一是依靠书坊刻印与传钞,通称为“墨本”或“案头本”;二是依靠民间戏班改编或移植,除少数刻印本外,大多为传抄本,通称“台本”或“唱本”。“台本”一直活跃于民间舞台,经过长期的传唱,比之原本,在思想性与艺术性上均有所提高,而且许多古典名剧,就是凭借这些“活”着的剧目“台本”延续自己的生命,因此它们的价值与作用不可低估。然而,长期以来,学界习惯于案头研究,勤于搜索古代文献,疏于田野调查,对“台本”的研究,收效甚微。正如钱南扬在《宋元戏文辑佚》“前言”所说:“当然还有许多不知道的材料,有待于发现……我们相信在地方戏剧中,民间唱本中,一定有不少同题材的唱本、戏剧存在着。一个人的见闻有限,这些必须依靠广大群众的力量,从事发掘才行。”有感于此,笔者近年有意深入民间调查“台本”,获得大量第一手资料,得益匪浅。现以《琵琶记》为例,试论“台本”在中国古典剧目传承中的重要作用。“台本”的作用主要借助“古本”传承、改本传承、移植传承三种形式来实现。
  
  一、 “古本”传承
  
  所谓“古本传承”,是指中国古典剧目通过“古本”,即照原本或因演出需要对原本作诸如“稍加润色”、“播入管弦”、“表演提示”之类的修正,并通过搬演不断完善的传统舞台本进行传承。李渔《闲情偶记》卷四“选剧第一”在论及“古本传承”时说:
  
  古本相传至今,历过几许名师,传有衣钵,未当而必归于当,已精而益求其精,犹时文中“大学之道”、“学而时习之”诸篇,名作如林,非敢草草动笔也……故开手学戏,必宗古本,而古本又必从《琵琶》、《荆钗》、《幽闺》、《寻亲》等曲唱起,盖腔板之正,未有正於此者。①
  
  可见,所谓“古本”,是历经许多名师指点,并传有衣钵而日臻完善的“积累型”的传统剧目。它和“改本”的不同,在于文字与原本比较接近,仅稍加润色或作技术性处理而已。不过也有用“托古改制”的方法,删削了与时行理解相抵牾的内容,作某些必要的改造,而仍然宣称拥有属于作者原貌的“古本”。它们是戏班传授的首选范本,故李渔又说:“选剧授歌童,当自古本始。古本既熟,然后间以新词。切勿先今而后古。”李渔把《琵琶记》、《荆钗记》、《幽闺记》、《寻亲记》视作“必宗”的“古本”,并把它们比作《大学》、《论语》,称其“名作如林,非敢草草动笔也”,只是“未当而必归于当,未精而益求其精”而已。可见这些“古本”是不可轻易改动的,它们是当时戏曲界教戏学戏的典范教材,对传承古典剧目的作用是十分巨大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艺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文艺研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