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兄弟


□ 马金莲(回族)

  马鱼不是“疯牙”的人。

  马鱼这样的蔫蛋,别说疯牙的当家大哥,就连最没分量的小渣子,也不愿拿正眼瞧他,他要身板没身板,要气魄没气魄,脾性那么蔫,与疯牙的人,纯粹是两种路子。

  可是,马鱼还是与疯牙扯上了关系。

  因为他和冯亚是老乡。都是打青草沟走出来的,老一辈手里还有远亲关系。寒暑假的时候,他们回到青草沟,冯亚经常碰上马鱼的父亲,那老汉总要拉住冯亚的手,捏一捏,攥一攥,说我的牛娃子,要你多照看哩,你知道,牛娃子打小老实,到哪儿都受人欺负,你得多照看哩。

  老汉说得很诚恳,完全是在诚心托靠。冯亚也就吊儿郎当点个头,权当应承了。冯亚想你家牛娃子那是一摊抹不上墙的稀泥,他的事,我才懒得管!

  牛娃子是马鱼的小名。

  不过,冯亚看着马家老汉弯腰塌背的样子,怪可怜的,再说两家还有些亲戚关系,冯亚就正正经经说我管,谁叫我和牛娃子都是青草沟里长大的。

  巧的是,马鱼和冯亚在同一个班级。话说回来,没什么可巧的,学校就设两个补习班,一个文科班,一个理科班。冯亚和马鱼都学文,自然就分在同一个班级。

  补习班是一种什么性质的班级呢?就是每年夏季,过高考那座独木桥时,一开始没爬上去的,过到中途被挤下来的,或者干脆连上前凑热闹的勇气都没有,就败下阵来的,总之男男女女一大群,落榜的远比金榜题名的多得多,毕竟高校录取的人数有限。考上的,高高兴兴上学去了。那些落榜的,失落一阵子,就得走一条叫复读的路,也叫补习。补习生大多灰溜溜的,不怎么受人待见。学校设补习班,不光是因为补习生中有几个大有希望的人,还因为补习费高昂,办补习班,学校可以额外收一笔费用。

  冯亚和马鱼都交了那笔费用,可是数额不一样。冯亚两千,马鱼五百。不是马鱼面子大,和哪位校领导有亲戚关系,而是马鱼的分数高,四百多分,加上民族生的照顾分数,马鱼其实距离重点大本只差了三分。原本可以上专科的,只是马鱼不想上,他想今年加一把油,明年一定能上本科。而且是师范类学校,听说师范学校费用少,可以给家里减轻一些负担。

  补习班实在是个鱼龙混杂的地方。

  什么角色都有。也就经常发生些稀奇古怪的事情。

  首先,班上风气很差。散漫,自由,混乱,跟正规的高中生活没法比。应届班还在上课,补习班不存在这问题,课程去年就学完了,也复习完了,按照老师的安排,这一年集中复习高二高三的课程,等到复习完,进行几次模拟考试,高考的日子也就近在眼前了。

  补习班上的是大课。往往把两三个课时压在一起,一堂课灌下去。这种大容量长时间的灌法,应届生是万万吃不消的。补习生不怕,经历过高考的人,等于把什么山高水长都经见过了。囫囵吞枣也罢,掰碎揉烂也罢,他们都吃得下。

  补习班的老师一般不跟班,晚自习也很少光顾教室。不是老师不尽责,实在是没法儿跟这班学生。都十八九,临近二十岁的人了,跟大人一样了。那些男生的个头,甚至已经超过了老师。还用得上老师像保姆一样跟着吗。再说,有老师盯着,他们觉得不舒服,实在没那必要。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