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读书短札


□ 田 耕等


官箴·颜伯焘·口号

田耕
“吏不畏吾严,而畏吾廉;民不服吾能,而服吾公。公则民不敢慢,廉则吏不敢欺。公生明,廉生威。”以上三十六字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官箴。据考证,此箴言历经明永乐间理学大师曹端和天顺年间清官年富的创作,最终确定下来,现存西安碑林的“官箴”碑,是道光四年(一八二四)时任陕西延绥道台的颜伯焘倡议刻制的。
我一直以为,颜伯焘是一位真正的清官。但是,张集馨的《道咸宦海见闻录》让我们认识了历史上真实的颜伯焘。
在道光二十二年(一八四二)的记述中,有较大篇幅涉及到颜伯焘。这年三月,这位被撤职的前闽浙总督返乡时途经漳州城,张集馨时任福建汀漳龙道道台,漳州城属于张的辖区。“至初一日,即有杠夫过境,每日总在六七百名。至初十日,余(即张集馨)迎至十里东郊,随帅(指颜伯焘)兵役、抬夫、家属、舆马仆从几三千名,分住考院及各歇店安顿,酒席上下共用四百余桌”。后因天气原因,颜伯焘连住五日,该县仅招待费就花掉上万两银子,以致县令叫苦不迭,称“县中供应实不能支,必求设法促之起行,方使县中息肩”。颜总督终于在五日后起程了。但是下一站是哪个县呢,到颜总督的老家广东连平,中间到底还有多少站呢?
据说,颜伯焘倡议刻制的“官箴”碑给现在的西安碑林博物馆带来了可观的经济效益,因为这篇官箴道出了百姓的期望。但是,箴言不是装潢门面自我标榜的,是需要用心去铭记、去实践的。官箴尤其如此!

宋人胡仔的《苕溪渔隐丛话》

赵献涛
今年第四期《读书》有杨剑锋先生的《关于“古今隐逸诗人之宗”》(12页)一文,其中一处写道:“清人胡应麟《笤溪渔隐丛话》云……”其说有误。首先,胡应麟是明代万历时人而非清人;其次,杨文中的《笤溪渔隐丛话》应正确书写为《苕溪渔隐丛话》;最后,《苕溪渔隐丛话》的作者是宋代的胡仔而非明代的胡应麟。胡应麟著有《诗薮》、《少室山房类稿》、《少室山房笔丛》等。

清华园里的悲剧英雄

黄爱萍
中国历来有“胜者为王败者寇”之说,为王为寇,固不是个人意志可以决定。而对“胜”者和“败”者的关注与评价,却历来是个耐人寻味的话题:生前享尽荣耀的“胜”者未必能在死后还保持美名;生前落寞无闻的“败”者也未必不会在死后声誉日隆。死生与毁誉的难题在清华园的“园子里”也是同样令人怅惘。
曾昭奋先生对于清华园里的悲剧英雄,对于在园子里“不得志”的那一群,特别多一份关注与悲悯。他在《清华园随笔》里从梁思成写到朱自清,再从叶企孙写到钱伟长,尤其是一身正气,直言“犯上”的“钦定右派”黄万里,都在点点滴滴对清华往事的回忆与追述间展现出不为人知的一面。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