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最后的隐秘(组诗)


□ 菁菁

那个春天心口不一

即使重复一百遍,她照样

拒绝相信:春天的

表里如一

对于埋头不语的往事,她也

埋头不语。三千里的流离与三千里的缄默

哪个更长哪个更密哪个伤心更彻底,除了

无从落笔,更无处落笔

流水般的日子流水般停滞。一个个春天

不过是一个春天的模仿者。一个

热爱春天的人所患下的失语症

终生不能治愈

迎面吹来的是不是风,落在肩头的是不是

雨——对面不相识!她早已沦落为

多边形的异乡人

篱笆很想挡住风

你已离席,不再是谁的芳邻

现在,我唯一没做完的事情就是

以篱笆挡住风的方式,补洞

那么大的洞啊,一个接一个的洞啊

补也补不完的洞啊

方圆五百里的城池,四面八方的风

哪些是可以消减的呢?哪些是

与己无关的呢

如果

除去命运递过来的灯火,除去

灯火下幸福的红晕,除去梦中人

熟知的酒和酒香,除去应该络绎不绝的

就真的只剩下黄昏和自己了

但篱笆真的很想挡住风

孤独啊,你说说

还有比这更崎岖的吗

以树的名义抒情

这是新的一天。长吁没有,短叹没有

阴影和灰尘,都没有

作为一名饱含爱心的园丁,你

闪亮出现。对于一棵戒备森严,闭着眼睛

经过狭长生活已好些年的树来说,这无异于

山重水复之后,一道彩虹般的路

或者,你同意的话,我还可以这么说

你和它之间——伯乐与马。哦

尽管,这棵树的速度比起马来

十万八千里,但至少,从这一日起

它认出了自己

作为受益者,这棵重新绿起来的植物

不能像个木头那样,无动于衷,它有必要

替画外的我,日日出现在你经过的清晨

微笑,点头,挥手,致意

什么也不说,什么

也不忘记  

夜曲

月光千顷,哪一寸是近在咫尺的

风在阴影丛生的空旷中跋涉,幻觉的余音

在没有岸的低处漂泊

最后一只候鸟也飞走了!失语的枝头

谁肆意颠覆,三月到三月之间

熟睡的漩涡

怒放的灯火呢?绵延的河流呢

穿金戴银的修辞里,发育正好的

信誓旦旦呢

在这孤独显赫的季节,谁

藏青山,隐绿水

一程又一程

隐去

那么好吧,就从现在

隐去群山的起伏,隐去

流水的淙淙,隐去宛转的光线

隐去,暖昧的云层

隐去空酒杯里的微醺,隐去幻觉中的沸腾

隐去大于情的,隐去小于爱的,隐去

江山不再的轰鸣

隐去空荡荡的剧场,隐去

摇摇欲坠的歌声,隐去街头隐去巷尾

隐去指纹隐去回声

隐去时常缅怀的,隐去必将遗忘的

你最熟悉的陌生人

将在最后的角落和无垠的孤独里

——热爱余生

错觉

忠于源头的绿

她不想和诗经擦肩而过

从即在的漩涡分离出来

返乡至先秦,模仿祖先的笔触

写下草字头的名字

除了不怀疑相见恨晚,还坚信

某一天,某一人

茂密的心跳会映亮万家灯火

这样的错觉是正确的,即便有

短暂的修辞失败

不得已,爱上

落日落于大漠

我执拗的孤烟超越了一个人的国界

北风猎猎

马蹄声声

我先于修辞学会了省略

……

沉湎于并不存在的事物

这令我弹尽粮绝。但我仍爱着时间

同时没错过它赠与我的凄美绝境

欲上层楼

她已厌倦

在低矮的房间里,画

并不存在的脚印

走过岔路口,从可见的楼盘中选定

最高层:原木色的桌椅,竹制的屏风,纸质的灯盏

阳台上,一个人的天街,小雨

自然的禅风轻轻吹

这近于行云疏于流水的

楼上楼,对她完成后半句诗行

大有好处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最后的隐秘(组诗)”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