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北京城外的新农村故事北京的三农问题怎么解决?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汪孝宗 北京报道

  就社会经济整体发展水平而言,北京无疑属于中国经济相对发达地区。然而,经济相对发达的背后,北京市也面临着经济发展不平衡的问题。

  多年来,面积10倍于中心城区的北京广大郊区经济发展一直较为缓慢,农民收入水平只有市民的40%左右,农业经济也远远落后于工业经济,农村公共服务和社会事业也明显滞后于城区,农业、农村、农民成了北京市最软的肋、最短的腿、最薄弱的环节。

  然而,2006年至今的短短几年时间,北京郊区农村便发生了巨变。

  2004年以前,平谷区玻璃台村人均收入不足2000元,农民特别穷,光棍特别多,百十口人有十来个光棍。1990年到2004年,村里竟然没有一个新生婴儿。尤其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稍微有一点本事的都搬走了。村里人口从最高峰时的500余人减为不足200人。

  “过去,村里的老百姓,收完秋以后都要到亲戚家串门,有的要住上十天、八天,甚至到过年才回来。因为亲戚家有好吃的,肯定比我们条件好点。”说起往事,村支书陶广银一脸无奈。

  转机发生在2004年,当时平谷区决定由政府引导、农民自愿,具备旅游开发潜力的村做民俗旅游试点。以贫穷出名的玻璃台村被列入试点,由政府担保贷款,大规模翻新农民住房就地搞民俗旅游接待。“我们新村地基刚打上,新媳妇就陆续来了。”陶广银说,2004年到现在,玻璃台村已有七八个小孩出生了,现在基本上没有光棍了,而且还有一部分以前迁走的农户千方百计想回迁。

  今年31岁的王忠,曾是玻璃台村年纪较轻的光棍之一。2004年,他家的房子是通过政府担保贷款盖的,2005年盖完新房就结婚了,第二年儿子王新村出生了。“连我自己都没有想到有今天的好日子。以前一年收入只有几千块钱,全靠养点羊、弄点果树,赶上好年头能弄六七千块钱,年头不好时才两千多块钱。”去年他的民俗旅游加上打工赚了三四万元,再加上地里面几千块钱的收入,当护林员一年也有四五千块钱,年收入有四五万元。

  陶广银告诉记者:“2010年,玻璃台村的旅游接待、山上果品等方面的总收入有600万元,近年来每年几乎都以100万元的速度递增。”

  据北京市农委介绍,北京边远山区除发展民俗旅游接待外,2004年北京市还率先建立了山区生态林补偿机制,市财政每年投入管护资金2 2亿元,为农民提供了46908个管护员就业岗位,山里人从过去的“靠山吃山”转变成如今的“养山就业”。

  与此同时,为加快郊区发展,北京市已率先建成了“村村通”工程,目前已区区通高速,村村通油路、公交;而且,全国首个农业信息资源“村村通”工程2006年在大兴建成,农业服务热线走进了干村万户。

  而北京郊区农村“五+三”工程使全市3955个村庄的面貌焕然一新。“五”是指农村街坊路硬化绿化、供水管网改造、污水处理、垃圾消纳、厕所改造等五项工程;“三”就是让“农村亮起来、农民暖起来、农业资源循环起来”的“三起来”工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中国经济周刊》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