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金秀女孩


□ 杨斌凯

  10年前的夏天,我和几个朋友从北海出发,去金秀看瑶山。当我们捎着海风风尘仆仆来到金秀县时,在最后的一段路上认识了一位同车的女孩,她热心地引导我们进入夜色中的金秀县城,并叫来她的几个女伴,陪我们去舞厅和宵夜。夜深了,我们同宿小旅馆,男的一间房,女孩另住一间房。那晚金秀是平静的美,我们在一个没有海涛,却拥有窗外月色山影的幻境中入梦。

  第二天一早,几个金秀女孩还不想辞别,而我们计划要去的圣堂山正处五一长假游客爆满的时候,于是,我们听从这几个金秀女孩的建议,去金秀县城的莲花山公园。我们挤在乡间的小客车一路颠簸,一路欢声笑语。一个叫李周桂的金秀女孩和我聊得最多,她高挑的个子,皮肤白暂,总是微笑而露出雪白整齐的牙齿。我记得昨晚我们是在舞厅见第一面的,当时我看她翩翩起舞,只能一味喝茶。她很喜欢照相,在公园的花前、峰顶和乳峰洞中,她喜欢秀出各种姿势留下自己的倩影,甚至还主动要求和我合影。就像不会跳舞的我,也从不主动和异性合影,我只能看着她像一只美丽的蝴蝶,在花丛中飞来飞去。

  中午回到金秀县城,几个金秀女孩陪我们绕着城里的小河逛,推荐我们选购金秀特产,我记得买了不少金秀的苦丁茶,我们甚至还开玩笑说以后回到北海要开茶叶店,让她们从这儿进货。下午,我们决定和她们分手了,我们计划要从金秀乘车去荔浦,再到桂林,最后回北海。

  正是和这几个金秀女孩分手后,在去荔浦的途中,遇到我从来没遇到过的险境:我们在客车中认识了一位驴友,他答应我们一起去徒步探险。我们当晚在大瑶山老乡家投宿,竖日一早从圣堂山下的一条清澈小河边出发,沿着这条名叫长河的未开发的河流,向荔浦方向涉水徒步。但我们一直到晚上也没有走到长河的尽头,到达不了荔浦。而傍晚的河水如果上涨,靠攀岩而过随时有坠落的危险。我们只能原路返回。期间我们“弹尽粮绝”,仅靠煮河水加盐哄饱了肚子,在河边山岩下烤火过夜。天亮后,我们落荒而逃,多次横穿湍急的河流,一路艰难跋涉重回金秀县城。

  我们不得不在金秀县城车站乘车回北海。临走我打电话给小李。她很快就赶来了,她简直不敢相信我们这么快就见了第二面,她看着我的眼睛,看着我们像叫化子一样的衣衫褴褛,笑得很灿烂,为我们的脱险,也为我们的再见。

  回到北海后,小李和我打过电话和通信,因此,我从不感到金秀很远,这座清秀的小山城,像那几个金秀女孩一样,常在我海边的梦中醒来。直到有一天,小李突然伤心地打来电话,说她在朋友的扎面机帮扎面条玩,不小心被扎掉了一小段手指。电话里,她哭泣着说自己成了残疾人。我不断安慰她,请她和金秀女孩子来看海听海。

  后来,我搬家了。再后来,我把南方海边的家搬到了北方,电话和手机全换了,金秀女孩小李找不到我,而包括电话本在内的很多东西我都留在了北海,我也找不到她们了。今天我在收到海洋兄寄给我的《麒麟》杂志上读到描写金秀县城的文章,突然想起10年前的那几个金秀女孩,她们几乎成了杜鹃花烂漫的金秀的象征:纯洁、清秀。

  缺了一小节手指的小李现在应为人妻人母过上幸福生活了吧,她们几个金秀女孩都好吗?来过北海看海听海了吗?尽管我已离开北海,但海还是那片海,有我的呼吸和渴望以及爱,这不是北方山峦千万重所能隔断的。而我记住金秀这座恬静的小山城,正是因为几个美丽的女孩和笑意盈盈的小李。

  (杨斌凯,男,广西北海人,曾为广西签约作家,出版有小说集《表妹》,获《青春》杂志散文奖及第三届广西青年文学奖·小说奖。现居北京。)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麒麟 2013年第03期  
更多关于“金秀女孩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