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祥福的生活(短篇)


□ 瘦 谷


我们看见一个头发蓬乱光着脊梁的男人弯腰从门低檐矮的屋里出来,一边打着悠久的呵欠,一边急匆匆地往屋后的茅厕走去。站在茅坑边上屙尿的时候,他抬起了头,于是,我们就清楚地看见了这张瘦削的脸,他叫刘祥福。六月早晨里热辣辣的阳光照到他沾着眼屎、发着朦胧黄色油汗之光的脸上。他的表情呈现出无限满足的样子,松弛下来了的肌肉像是在微微地笑着。这使人会不由自主地想到,—个想吹口哨的人的表情好像就是这个样子。
祥福真的就吹起了口哨。但这口哨实在不成调子,和一个父亲把孩子尿时吹出的口哨差不多。
其实,现在的阳光已经不是早晨的阳光了,时钟的指针早已迈过了九点,走在十点的路上了。祥福的左手腕上就戴着—只走字的黑塑料壳壳电子表。
戴着表的祥福并不习惯于用看表来确定时间。这时候的祥福意识到了太阳的正确位置,所以他抖抖身体,把不知不觉中已经变小了的东西草率地放回了他的大裤裆中,仍然以急匆匆的步子回到了黑糊糊的屋子。进门的时候,他习惯性地低了一下头。其实,祥福的个头根本不会使他碰到门楣,这只是他习惯性的动作而已。许多人都有这种习惯。
现在祥福进了屋,让我们来看看他家这个破败的小院。
几间低矮的草屋呈L形坐在院子的东边和南边,院坝的西边和北边是一些桉树和竹子。它们围成了一个院坝。院坝不大,长十来丈,宽三四丈。院坝很脏很乱,里面放着两三只尿桶和一个破烂的箩篼,一棵橘树上挂着很不成器的大大小小清青的橘子。三四只鸡在院子中寻找符合自己胃口的食物,或者打架。当然也有做爱的,鸡们做爱的时候也像打架。
风吹过竹子的叶梢,院坝中阳光的光斑就不停地晃动,这不免干扰了鸡们觅食时的视线和它们对做爱的注意力。除了休息,它们已经学会不到这样的“是非之地”玩耍了。但鸡们有一个问题至今还没有答案,那就是这些讨厌的光斑好像喜欢对鸡们做恶作剧,不断地从东往西地伸着它们的脚。
在我们回头或转头的时候,我们可以看见红橘园别人家的房子。别人家的房子基本都是楼房,有两层的,也有三层的,白墙,黑瓦,也有平顶的。因为平顶上可以晾晒粮食和衣服之类的。这些楼房大多高出了房子四周的树木和竹林,川西红橘园的民居至今仍然保留着在自己家的四周种植树和竹的习惯。
在夏天的阳光中,白色的墙很耀眼。这些白色的墙从竹木的掩映中露出来,更衬托出祥福的草屋和院子破败得实在没有理由。我们不是在祥福的背后说他的坏话,红橘园人都知道,他太懒,除了做梦和打牌赌钱,他从舍不得下自己的力气。他老婆桂芬拿他也没办法。两口子总是扯筋角逆,打厉害了,桂芬抱着儿子禄娃就回娘家。祥福一个人熬不住了,就去丈母娘家,赔一些笑脸,说一些唯唯诺诺低声下气的话,然后把桂芬接回家。一年中总有两三回这种形式固定且内容大致相同的事件在祥福和桂芬之间发生。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