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怀念陈剑雨兄


□ 梁晓声

  陈剑雨——福建泉州人,长我十岁;著名电影艺术理论家、评论家。并且是位出色的编剧。在八十年代至九十年代,改编及创作了《红高粱》《带轱辘的摇篮》《大漠双雄》《紧急追捕》等优秀影片。也是动画片《宝莲灯》和《赵氏孤儿》的文学顾问、编剧。
  他还是富有热情的电影活动家。
  可以这样说,四十岁以上的中国电影人,不知陈剑雨者是很少的。
  我和他曾随中国电影艺术家协会所组织的团队共同访问日本。
  前几天,他的夫人向前大姐用信函寄来了几张他在日本为我拍的照片,并在短信中告知我,剑雨因病去世了。
  我心戚然。
  由此忆起我与剑雨兄从相识到相知的往事。
  一九七九年,是我从复旦大学毕业,分配到北京电影制片厂的第二年。时年三十岁,未婚。剑雨兄当年任《电影艺术》的编辑,刚满四十岁。
  某日我阅《电影艺术》,头条文章是谈电影中的人性与人情问题的。两年前才粉碎了“四人帮”;一年前《电影艺术》才复刊;中国新时期电影的开端之作还没问世。故剑雨兄的文章,主要是针对一九七九年以前的中国电影而言的。众所周知,在一九七九年以前,“人性论”不但是打击中国文学的一柄大棒,更是砍杀中国电影的利斧。许多国产电影,仅仅因为表现了美好的、普世的人性和人类情感,便被扣上了宣扬和贩卖“资产阶级人性”的黑帽子,于是编、导、演“罪”责难逃,命运陷于悲惨。
  后来,“四人帮”虽然被粉碎,但其危害文艺界的余毒还没被彻底肃清。
  在文艺创作、文艺理论、文艺评论等方面,业内人士们仍觉时时被不信任的、监察的眼所暌注,并觉时时潜伏着再次被划入“另册”的威慑存在。用当时业内人士无奈的说法是“头上悬刀”、是“走钢丝”、是“戴着镣铐舞蹈”,总而言之,是心有余悸。“反右”及“文革”恐惧后遗症,仍是笼罩在业内人士心头之乌云。后来果然就发生了“清除资产阶级精神污染”和“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两次全国性的政治运动,即当时人们所说的“小文革”运动,于是一些刚刚获得政治平反的人士,真的又被划入了“另册”,证明人们的谨慎和担心并非神经过敏……
  在许多人心有余悸的情况下,剑雨兄以长文质疑“人性论”之罪名,指出若不为“人性论”彻底平反,中国之文学和电影,绝难摆脱政治桎梏的束缚……
  应该说,这在当年是颇需要勇气的,因为“左”的势力不但仍在,而且仍可置人于绝境。
  也应该说,当年的中国影坛,迫切需要那样一篇有质量的文章。
  但是,我以我当年的眼光,看了那样一篇文章,却不由得一时来气。
  何故?
  因为我从少年时起,便早已深深地中了雨果、屠格涅夫们的“资产阶级人性论”的“毒”了,而且无怨无悔,而且中“毒”有理。
  虽然,我完全理解剑雨兄文章的良好目的,也预见得到它的良好效果,但剑雨兄文章中时时映入我眼的“无产阶级的美好人性”、“社会主义的人性颂歌”之类文字,似伤我眼。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