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不要相信你的耳朵


□ 王 甜

  你知道的,好多单位都有一个资料室,有的还不止一个。管资料的,要么是个富于图书管理经验的中年妇女,要么是从某个岗位退下来发挥余热的行将退休的小老头儿,还有一种情况就是年纪轻轻、不谙世事的小姑娘,文化不高,没啥本事,甚至长得都不大好看——多半是某个领导的女儿,侄女,小姨子,靠了裙带关系进的单位,又实在没有合适的专业对口部门安插(她压根儿就没有专业可以拿去对口),就放到这么个技术要求不高的岗位上来。在这里呆着的人,往往都很安心,他(她)知道这份工作虽然清贫了点儿,但也轻松,收入也很固定,许多跟自己一样年纪一样文凭一样本事的人都在待岗中,并带着极其羡慕的眼光口水巴巴地瞅着自己。于是他(她)会很珍惜自己的工作,虽然有时候也发发牢骚,诉说缺钱的种种憾事,感叹不受重用,但他(她)会把资料室打扫得干干净净,认真做好借阅的登记工作,如果你忘了及时归还资料,他(她)会利用上下班与你碰面的机会和气地提醒你:上次那本书看完了吗?真不巧,我们要作统计了,如果看完的话……当然你会恍然大悟,惭愧地连连道歉,没看完也要还回去。
  有的单位条件好点,会给资料室安部电话,那电话很少有公用的时候,除了个别领导的遥控指示:“帮我找份×××材料来。”平时是资料管理员的家人朋友打进来的多,有时呢,会有单位的同事来借用电话。干吗要借打呢?每个办公室都有电话。同事们常用的借口是“我们那电话有点问题”,或“某某在占用我们那部”,其实很多人是到这儿来打较为隐秘的电话——不方便让别人听到的那一类。他们真是好笑啊,怕办公室的同事听到,难道就不怕资料管理员听到吗?他们的观念中,好像管资料的人也跟资料一样了,不会听,不会说,不会用脑子,至少是排挤到单位纷繁复杂的人事系统之外的,像是化外高僧,或是超人。他们在电话前稍带放纵的戚戚切切的样子真是滑稽极了。
  了解了这些,我们就把方小卉的工作情形了解得七七八八了。
  方小卉的父亲原先是这个单位的一把手,早早地病退了,临退之际向继任的一把手提出了让女儿进单位工作的事,新任的当然要照办,不然别人就会说人走茶凉、过河拆桥一类的话。这么的,费了些小周折,把她弄进来了。她只有中专文凭,还是个很偏僻的技术种类,哪个部门都用不上。还好,原来管资料的人刚刚退休,方小卉就领到了资料室的钥匙。那钥匙沉甸甸的,像个巨大的惊叹号,捏在手心里沁凉沁凉,可是小卉很激动,她握住了人生中一把很重要的钥匙。办公室主任领她走进资料室,环顾着四周,拖着漫不经心的调子把全套工作交待完毕,看看表,十分钟都没用上。
  有的人在资料室干工作,一干就是一辈子。一辈子啊!方小卉不知道自己会在这里干多久,也是一辈子,也许?她走过去把窗户推开,窗外没有风景,一幢高高的灰楼板着脸,挡住了通往远方的视线。但是把脖子伸出去一点,可以发现一条掐在灰楼脚下的巷路,路人很少,非常寂寞的样子。回转身,再看看小小的资料室,几排竖得整整齐齐的书柜像长在那里似的,里面的书大多很新,大概很少有人取用。总而言之这是个缺少人气的地方。方小卉在第一天就把周围环境观察了,她不愿看得太仔细,怕一下子看完了,以后就没得看了。
  而以后,还长着呢。
  
  如果没有那部电话,那么对于方小卉来说,再长的日子都会波澜不惊。问题在于她刚来的时候,电话就已经安装在那儿了,比她去得还早。她当时看到了墙角的一部紫红色电话,只是看了一眼,目光是淡淡地扫过一层。她不知道有很多故事已经潜伏在这个角落里,等候着她了。
  那天方小卉刚刚打扫完卫生,突然听到咚咚咚急促的脚步声,回头一看,进来一个中年妇女。小卉猜她是急着找资料的,心里不免紧张,因为自己还没有来得及熟悉文件资料的分类与管理,恐怕帮不上什么忙。她的担心太多余了,妇女进来后一看见方小卉,先是一诧,忽然明白过来,笑着说:“你是新来的管理员吧?”小卉忙对她还了一个笑脸:“哎,我叫方小卉。”“知道,你爸是方局长呗,”女人愉快地说,一面摘下了紫红色电话的听筒,一面解释着,“我用一下电话,我们办公室那部老刘在用。”小卉赶紧答应着,虽然对方并不在意她的答应。大家都知道电话是公家的,凭什么不给用?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