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小金冲植物二题


□ 吕永超

  八角刺
  
  小金冲果园的八角刺长了上百年,但并不丑陋。对着它,我时常想象一幅这样的场景——乐队指挥头扎碧绿八角巾,其舞台位置背向观众的身影在一种内敛的激情中曲折成一个音符,顶端扩大并具有3个大而尖硬刺齿,是一小处五线谱标示的调性符号。二胡——杆茎的二胡在它叶面底下。贫瘠土地深处根系的幽魂,宛如乐队中首席琵琶,低俯下身演奏出的乐曲音色柔韧。从撕开的音符中渗漏出的水分,可以酿酒,可以醉人,可以醒世,也可洗心。这是否是中国风格的民乐协奏曲《八角刺》,是《八角刺》开始部分的一段华彩?
  可惜,民乐典章中没有八角刺,但丝毫不影响我用这样的形象来比喻八角刺。八角刺用它的沉稳、坚韧,搭乘时光的流速,在阳光、雨水、草丛的山坡地头去完成属于自己的四季。
  记忆中有两件事与八角刺有关。
  小金冲吕姓高祖在靠近胡姓的一山岗上安睡了几百年。那山岗原来就是吕姓自留山,高祖完成了他手头上所有的事情,就与八角刺为伴,把这里作为恒久的居所。山岗因此更显美丽而温暖。每年清明节,吕姓子子孙孙,都要前往山岗,站在八角刺边沿看血红的夕阳,让一天最后的辉煌从身上慢慢滑落。
  然而,胡姓一大户相中了高祖的安居之所。曲里拐弯胡诌他家儿子被坟沟的八角刺刺伤,扬言吕姓后人要么迁移祖坟,要么滚八角刺。
  这山冈是小金冲人根脉所在,是小金冲吕姓子孙的精神家园。生活在清朝中期的长辈们扬起粗壮的胳膊手臂,响亮地回答:头可断,血可流,高祖坟墓不可移!但是,吕姓后人在几十年以前已经迁徙到小金冲,这山岗划归胡姓管辖。恶龙难缠地头蛇。为了避免械斗,我的长辈作出了残酷选择:滚八角刺!
  那是一个烈日当空的正午。在祖坟下的山坳平地上,我的长辈赤裸裸不着一线,被捆束在八角刺里面,眼睛都不眨一下地倒地打滚,一圈,两圈……胡姓头人则坐在一旁,冷笑,吸着一根水烟观看。围观的妇人吓得浑身筛糠,有的还哭出声。面对撕裂痂壳般钻心的疼痛,他毅然决然地滚了八圈,维护了尊严。他一直盯视着胡姓头人,森严的目光如八角刺,锥着胡姓头人。胡姓头人骇怕之极的声音是没有声音,张着大嘴,支棱着耳朵,跌跌撞撞地退却了。我可敬的长辈浑身鲜血淋漓,扎满了尖利的八角刺。乡人抬他回家,用银针一根根从他身上剜刺,整整剜了一夜……
  我的高祖依然睡在那儿,陪伴他的八角刺不管是整齐的,还是散乱的,每一根枝条都尽可能地向上生长,姿势完全不同。即便是生命终止了,它的状态却不会终止,枝干屹立不倒,站立着的死亡凝固了一段时光,展示着曾经发生的壮烈事情,令人震撼。
  新世纪的月光像水一样泼洒下来,照耀着秋后的小金冲果园。桃李下架上市后,果园变成了公园。园门敞开,这里有永远的约会。哪个女娃不怀春,哪个后生不钟情?同是姓吕的一男一女,撇开父母的视线,也在这里演绎山盟海誓。顿时,小金冲炸开了锅。按照族规,这种行为要滚八角刺。但是,女娃和后生性情刚烈,非他不嫁,非她不娶。女娃被父母反锁在房间,以泪洗面;后生被父母用八角刺抽打小腿之后,不是去抚摸灼痛的伤痕,而是昂起倔强的头,大声地反叛:我们恋爱,上不违法下不失礼,有什么过错?
  族中长者在鞋帮上磕下旱烟枪中烟屎,没有任何表情地回答:看在女娃高祖是当年滚八角刺的英雄,才给时间你们悔过。可是,你们错就错在还不认识过错,不滚八角刺你不知道什么叫小金冲族规!
  祠堂大殿里铺上了八角刺,只等祭拜祖宗仪式结束,后生就要被人推倒在八角刺上,接受最严厉的惩罚。
  女娃的父亲没有他太公的血性,生性胆小,不敢看那场景,竟然在生产队一间破旧的碾子房里,拿着《圣经》唱道:“不计恶人的计谋,不站罪人的道路……他要像一棵树,栽在溪水旁……”
  女娃母亲不信那一套,从祠堂闪身溜回家,故意打开房门的铁锁。让女娃逃了出去。女娃一路跌跌撞撞,去了乡政府……
  有情人终成眷属。在婚后的第三天,他俩再去了趟小金冲果园,在当初彼此献出初吻的八角刺篱笆下,寻找一株躯干粗壮的八角刺,把两人的名字刻上去。
  
  鱼腥草
  
  这是小金冲最劣等的一块田地,靠近水库坝底,终年潮湿,种什么庄稼都歉收。但是,正是这块田地,吕三爹拄着锄头把子,眼里喷火,与嫡亲侄子狗蛋对骂。吕三爹把锄头把子敲得当当响,他的话也响当当,这地老子种了四五年,现在说给你就给你?除非你有胆子把俺卵子给骟了!
  一位长辈用自己的隐私与下辈人赌咒,在小金冲是“封顶”的语言。村里调解、左邻右舍的好话都无济于事。
  事情很简单。前几年,狗蛋和小金冲其他年轻人一样,背着行囊,远赴东莞、广州、北京打工,把这块地无偿送给吕三爹耕种,还签了一份为期八年的协议。如今,狗蛋反悔了,想收回这块地。吕三爹死活不同意,他的意思是,无论如何也得把这块地种到第八个年头,协议就是这么写的。狗蛋寸步不让,说愿意承担全部违约责任,每年额外补助三百元零花钱。按说,这样的条件对得起良心,但是吕三爹就是牛,固执溢于言表。说着说着,就蹲下来,摸着这块地上种的鱼腥草,潸然泪下。吕三爹说,他这辈子只为一个人流泪,就是他过世的母亲。再就是这次了。他抠起一把泥土,紧握松开,松开又紧握,仿佛抓着老母亲的双手。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