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琴 瑟


□ 陈蔚文

琴 瑟
陈蔚文

头回去高冬池老家,苏莓在包里多带了几包湿纸巾,仅此而已,她并没在包里揣上酒精棉什么的。她没那么各色,而且走前,她读到杂志上有句话,“爱一个人,就爱他的全部,爱他被撞得青紫的膝盖,爱他被风沙吹得粗粝的脸……爱他所有的来处和去处……”这话让她很感动。
高冬池父母已过世,老家最亲的人就是他大姐高秋月了,她对苏莓很客气,远远笑着说来了!快屋里坐!苏莓按惯性思维以为她会把双手伸出,尔后紧紧握住,就像农村亲戚通常见到重要客人那样,满怀亲热,把对方的手用力地摇了又摇,直到客人头晕才松开,苏莓的一只手于是也起了个势,但没有,高冬池大姐把苏莓让进屋,并没和她握手的意思。苏莓想,她可能怕自己不习惯呢。
大姐年轻时想来是个美人,如今四十了眉眼还清爽,青衫黑裤,头发用暗红骨木簪子绾在脑后,干净利索。第一顿饭很隆重,把沾得上些的亲戚都叫来了,在院里摆了两桌。桌上的碗筷颇新,白瓷圆口,像院里广玉兰树上的花朵落到了桌上,苏莓就有些感动,她想大姐真客气,本来,她并没打算扮演那种捂着鼻子降尊纡贵来乡下的城市大小姐——其实只要与丈夫高冬池有关的事物,对她就有了几分亲。
饭菜也可口,不是乡下通常的寡淡又油腻的大鱼大肉,就说一碗盛在青花碗里的烩杂素,肉皮金黄,鹌鹑蛋洁白,配上油绿青菜简直有几分诗情。高秋月和那些男人一样倒了碗谷酒,酒是头年加了冰糖吊的,度数不高后劲却足。她的酒量看来不小,每口下去都不是抿而是扎实地喝,苏莓想,还真看不出她这么个文秀女人这样能喝!高秋月招呼苏莓吃菜,给她盛鸡汤,苏莓才发现汤没像通常酒席那样盛在大碗里装上来,供众人洗涤筷子,而是在锅边搁了把公用汤勺,苏莓喝了一口,“真鲜!”她是真心赞美,阳光照着树叶,她心情很好,尽管空气中飘荡着牲畜排泄物的气味,但她还是感到心情愉快,从高秋月的清爽劲她能感觉出这家人的自尊——来前,姐姐苏兰说,找个老家在农村的就怕烦赘,把城里兄弟当成大树靠,苏兰还说,你可别沾上这些麻烦!我们同事刘红娟的乡下妯娌就难缠,年年进城几回死磨白要,一会儿侄子上学,一会儿嫂娘腰病犯了,攫住点东西就不撒手!
晚上睡侧厢房,床单枕套都是新的,散发着新鲜浆洗味,苏莓对高冬池说,你姐真客气。高冬池笑了一下,他说睡吧,坐了半天长途车真累了。苏莓睡不着,她翻来覆去,又激动又新奇,听见院里有细细的水声,她趴到窗前撩开一小角儿,是高秋月在洗头,头发打散快及腰了,四十的人了从背影看一点都不像,腰身还是有收有放的。
她洗得很仔细,漂了好几道,苏莓想肯定是今天炒菜的油烟都粘她头发上了。洗完了,她立在院中梳头,月光打在她头发上像匹发光的绸缎,苏莓忽然想到高冬池的母亲,高冬池很少谈到他母亲,她只知道,他母亲是个很有心性的女人,当年从城里下放到这儿,结了婚,逝得很早。苏莓想,高冬池母亲的背影一定也是这样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