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叫单单单



  很怪的一个名字,对吧?
  单单单,知道怎么发音吗?正确的发音应该是:“shàn dān dān。”和我原来的名字音同,字不同,我原来的名字是这样写的:单丹丹。是我自作主张把它改成:单单单。不为什么,就觉得搞笑!独特!有个性!别具一格!
  老妈盯着那三胞胎一样的字,皱着眉头说:“不好,我怎么看,怎么觉得别扭。”
  我说:“你觉得别扭了?那这个名字就这么定了!”
  “死丫头,你专门和我作对!”老妈说着,要来敲我的头。
  我大叫一声:“停!敲坏了你可别后悔。”
  老妈的手像机器人突然断了电一样停在半空中。这招果然很管用,她怎么舍得敲!这回升学考试,我超常发挥,考上了重点中学,她还指望我靠这个聪明的脑袋考上名牌大学光宗耀祖呢。
  我嘻嘻一笑,跑开了。
  大约我跑的样子太难看——手脚乱甩、有点内八字、一点也不优雅得像只小鹿,老妈又在那里摇头叹气。
  老妈端庄大方,老爸文质彬彬,可我从小就没正行,有时比男孩还皮。有一次,我亲耳听见老妈跟老爸嘀咕:“这孩子怎么一点都不随我们!是不是在医院里抱错了?”
  没想到老爸慢悠悠地说:“这样有什么不好?我看挺好,抱错了也是我女儿!”
  “耶,老爸万岁!”我狂喜,大叫一声冲过去,抱着老爸乱亲。老妈看着我的疯样唉声叹气。
  我带着一个新名字来到一所新学校开始了我的新生活。
  第一节课,班主任先作了自我介绍,然后开始点名。我知道我的戏来了,就乖乖女一般屏声敛气地等着。
  点到我时,果然卡住了,他皱了皱眉头,扶了扶眼镜,然后使劲的吞了一口唾沫,好像我的名字是一颗酸极了的杨梅。他犹犹豫豫地叫道:“dān dān dān。”
  下面静了两秒钟,然后像突然飞进了一群蚊子,嗡嗡叫起来:
  “这么个怪名字!”
  “听起来像谁在敲东西。”
  “好搞笑哦!”
  然后,他们都看着我。只有我是新生哦。我做害羞状,微微低着头,一声不吭地坐着。
  “dān dān dān。”班主任又叫了一遍,我依然不动声色。班主任无奈,只好把“单单单”三个字写在黑板上,说:“请叫这个名字的同学站起来。”这回,我不得不站起来了。
  “你就是……是那个dān dān dān?”班主任小心翼翼地问。
  “我叫 dān dān dān ,第一个字是姓,要读shàn。”我指着黑板上的字说。
  “哦,这个,我是学数学的,语文差了点,差了点。“班主任说着,自嘲地笑了笑。
  他一笑,全班同学也跟着笑。这样一笑,大家都觉得少了很多拘束,彼此间陡然多了几分亲近,后面不知是谁甚至还拍了一下我的头。
  刚开学的那几天,每个学科的第一堂课我的名字成了大家的一个兴奋点。大家都饶有兴趣地等待着点名的那一刻,然后逮住机会放肆地笑几声。能准确无误叫对我的名字的除了语文老师——她是学这个的,这难不倒她——居然还有体育老师。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作文一百分》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作文一百分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