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菜市口


□ 阿 成

在清朝,北京的菜市口,专门是一处砍杀犯人的地方,是一个法场。只是,在菜市口这个地方,一共砍掉了多少犯人的头,是谁当的法场监斩官,谁是操刀的刽子手,被砍头的死囚犯何罪,姓甚名谁,年方几何,没人统计过,或者列一个表,让古怪的爱好者一目了然。都没有。似乎有学问的人也不扯这个,大约是感觉太残忍了罢。所以这种事至今也没个准数。我到北京去,有时候站在菜市口那儿等专门宰外地人的出租车,冷不丁想起这地界儿曾经是法场,是个砍头的地方,不禁毛骨悚然。再一看周围来来往往的人,个个脸上都平和着,才觉得自己的这种心理感受有点过了,不能因为马上要上出租车挨宰就产生这样的联想。
庚子这一年,在菜市口这儿砍头的事情稍微有一点变化,过去被拉到菜市口砍头的,都是一些“问题百姓”,很少有当官的被拉到这儿砍头的,即便有,也都不是大官,类似股级、副科级、科级,或者中尉、少尉、准尉一类的小角色,都是政府机关里的龙套、走卒,手里拿张单子楼上楼下来回跑的那种。有罪的大官头不在菜市口这地界儿砍,另外有个地方,而且基本上都是赐死,自刎、上吊或者喝毒酒什么的,有的临死前还唱段京戏,但并不说明什么,就是政治上不成熟、幼稚。
虽说菜市口是一个专门砍“问题百姓”的地方,但也有例外。义和团就在这个地方砍了一些清朝大官员的头。杨立山就是其中的一个。他是在庚子年被砍的头。过去我并不熟悉杨立山这个人,后来因为应约写那部有关赛金花的《绝世风姿》的书,才“认识”了杨立山。
现在就我所知道的、所了解的相关情况,介绍一下杨立山。这个人挺有意思的。
杨立山,字豫甫,因排行老四,所以人称杨四爷。现在的老北京,老坐地炮,还喜欢戏称某某为“爷”,什么德爷、威爷、成爷。这个“杨四爷”不是戏称,他曾经在当内务府大臣之前做过内务府堂郎中,是当年的户部尚书。古代的官儿跟现在的官儿怎么换算我不知道,但估计,至少相当于现在的正部级干部。
杨立山还是一个古瓷、古字画的鉴别专家,是一个文化人,绝不是玩姿态、玩表情的那种伪文化人,他已经修炼得炉火纯青了。杨立山接人待物特别随和,很平民化,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非常潇洒。跟出马一条枪,上阵一条龙的那种不一样,也不可同日而语。
杨立山特别善于交际,上至宫廷,下到五行八作,连同三姑六婆,都有他的朋友,走一路打一路的招呼、拱一路的手。可以说,他的朋友在京城里数不胜数。其中,大名鼎鼎的赛金花就是他的朋友,是他的“知心爱人”。当年,赛金花从天津到北京给杨立山的母亲祝寿,说白了,就是给领导溜须呗,杨立山一看到赛金花就喜欢上她了,觉得赛金花身上有一种说不出的劲儿,特别的招人心疼。于是,就把她留在了北京,留在了自己的身边,如影相随,领着她到各个王府去应酬。这种事在当时是一种时尚,跟现在的大款领着自己包下的小甜蜜到处应酬是一码子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