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北京特警风采录(报告文学)


□ 王希泉
北京特警风采录(报告文学)
作者:王希泉

  京城里有一群充满血性的汉子,多少年来,他们以超乎寻常的英勇,与邪恶进行着殊死的搏击;以非凡的智慧与胆识,面对死神无所畏惧,一次次化险为夷,一次次战胜了残忍的歹徒。他们用热血和生命,日夜守护着首都的安宁。他们生活在普通的北京市民之中,神不知,鬼不觉,却一天天续写着神秘辉煌的传奇和生命的壮丽诗篇。这支叫做特侦刑警的特殊队伍,还将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中肩负特殊使命——
  
  引子
  
  京城的三月底,正是桃红柳绿,迎春金黄的美丽时节,更有朵朵玉兰俏上枝头,满目春光满城灿烂。临近傍晚,已经西晒的阳光,晒得人有些慵散了,这本是一天里最宜人时刻,但在城南丰台的石榴园地区,却有一些人正紧紧盯住一辆刚刚驶来的金杯牌汽车。没有几个人知道,这辆车里的人,此刻正制造着怎样的罪恶,而盯着这辆车的人,时刻准备着对罪恶的扑杀。此时是2007年3月29日下午4点多钟。
  车里,三个家伙正在打电话,逼着对方拿出200万元赎金,一个13岁的男孩子,被捆绑着扔在车后的坐椅上。车外,一个人若无其事地从车旁边经过,好似不经意间向车里看了一眼,但这一眼已经看清了车内的基本情况,他就是北京市公安局刑侦总队五支队的侦查员。
  29日早晨,13岁的中学生在上学路上被这三名歹徒绑架,恶匪向他的家长勒索200万元赎金。接到学生家长的报案后,特侦支队侦查员与丰台分局侦查员密切协作,发现了线索,但作案的歹徒林海峰等人非常狡猾,开着租来的金杯车在京城里到处流窜,这次是临时停在被绑孩子的住家附近观察情况,但立即被警惕的侦查员们发现,这是突然出现的战机,稍纵即逝。侦查员们按照以往训练出来的战术,迅速向金杯车靠拢,然而包围圈还没完全形成,歹徒已经观察完情况,开车就走,车像野马一样蹿出去。面对突然出现的变故,侦查员们立即应变,一名侦查员几个跳步冲到车前,鸣枪示警。然而金杯车司机只是本能地踩了一脚刹车,随后狂轰油门向侦查员撞去,侦查员小李闪身躲过,同时向车轮开枪,两枪分别击中了车的两个后胎,车速马上减缓,歪歪扭扭,但还是没有停下来,依然在狂奔。坚决不能让他逃走,否则孩子的性命不保。所有的侦查员都抱定这个坚定的信念,就在这关键时刻,一名侦查员驾驶汽车开来,利用战术,挤压着这辆金杯,迫使其不得不向路边躲去。而另一名侦查员举枪迎面站在车前,随时准备射击,司机无奈,终于停下车来。侦查员一把拉开车门,将两名歹徒生擒。而车上的另一名歹徒并不甘心,仍然妄图进行抵抗,他的手中握着刀子,刚才车的摇晃,使他动弹不得,车一停,他起身向车后的人质扑去,想把孩子抵在身前,以抗拒逮捕。说时迟那时快,手持防暴枪的侦查员小杨立即用枪托将窗玻璃砸碎,随即向歹徒开枪,一张绳网将歹徒团团罩住,使其成为网中之鳖,无法动弹。在这同时,另一名侦查员已经钻窗而入,翻进车里,将孩子从里面递了出来……
  不到一分钟的决战,人质获救,三名歹徒落网,从接案到结束只用了8个小时。案件破获了,但是战斗并没有结束,专案组的领导早已经心中有数,早在案发之时,就对这起案件的特征进行了认真分析,发现2006年9月的一起绑架案,与此案的特征基本相符,只是当时事主并未主动报案,致使案件失去了侦破的最佳时机。在与这起案件进行串并后,经过努力,使那一起案件也得以破获。
  这是特侦支队又一场干脆利索的完胜。也是他们承办的众多案件中,一桩已经过去的案件,在他们光荣的历史中,记载着他们一次又一次关键时刻的冲锋陷阵,大智大勇,也记载着歹徒的凶残狡诈。把侦查员与歹徒间的较量,叫做生死搏杀,实在不是形容,而是真实的写照。没有哪一支刑警队伍,遇到这样多的大案要案重案。他们的故事,从来就是英勇、智慧、传奇,惊心动魄是其中的一段段历程。
  
  第一章
  
  一、面对枪口直向前 象来街口擒恶匪
  东交民巷是一条很老很老的胡同了,很著名,它西起天安门广场,向东,一直到了崇文门。稍有历史常识的人,大约都能讲一点故事,如今支队里那些老人们,说起队史来,有个口头语:在东交民巷25号院那会儿……
  当初25号院的位置,在这条老巷子与正义路交叉的路口西北角,如今高法大院中的一部分,院墙还是那堵老院墙。当年,南侧的院墙上,有个木头的大栅栏门,门口一侧,有个修鞋的摊子,是父子俩,老苏小苏,说一口江浙话。后来儿子走了,问老苏,老苏说儿子不愿意缝鞋,自己找地方开了个卖五金水暖的商店。90年代中期,一整顿市容,老苏有一天也走了。
  那院子大,原先有好多房子,“文革”以后拆了,碎砖破瓦一大堆,只留下东西两个角上,有两户人家。院子里面长了好多的草,高,一米多,过人腰,草里有蚂蚱、有虫子、有蛐蛐,大小声地叫。还有个敞着盖的防空洞,一阵一阵冒湿气。那年夏天,正热的时候,现在叫桑拿天的日子口,院子就以大门口中线为界,一分为二成了东西两部分,西边立即开来了一路人,好几十,除了两三个岁数大点的,都是清一色的小伙子,还有几个女孩子,像是绿地里高擎着笑脸的大牡丹。他们拿着镰刀拿着锹,铲野草修下水道,挖地基,盖房子,还到防空洞里看了看,除了乱七八糟,也没看到什么正经的玩意儿。草地里的蚊子算是找到了送上门的好吃喝。经过了那么一个月的时间吧,草没了,水洼子垫平了,建起了四方的院子,房子就是当年刚开始流行的简易房,绿墙体,铁门铁窗户。这院子里还有厨房有厕所,还有个二层的小楼。最后收工那天,一个姓靳的小伙子记得清清楚楚的,坐在墙根底下,有人提议说,今天可值得留念。是啊,这等于是他们自己动手,给自己建起了营地,于是在食堂的台阶前,写下了完工的日期:1987年8月28日。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