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70后作家叙述策略探析


□ 王娟

  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一批70年代出生的作家涌现在文坛上,引起了文学界和评论界的“骚动”。本文中提及的“70后”作家指的是这批出生于上世纪70年代的作家,不仅指卫慧、棉棉等所谓进行“身体写作”的“美女作家”,更包括刘玉栋、徐则臣、金仁顺、魏微、常芳、鲁敏等更接近文学本身的作家。纵观戴来、金仁顺、魏微、常芳、张楚、鲁敏、乔叶等“70后”作家的创作,他们对社会、人生、日常生活的表现有各自独特的切人点,表达的是对人的关注,对人性深度和情感维度的多元思考。

  最早出现在批评视域中“70后”作家是卫慧、棉棉、朱文颖等人,她们的《上海宝贝》、《蝴蝶的尖叫》、《糖》、《高跟鞋》等作品中带着强烈的私人性体验和情境言说,充斥着诸如酒吧、吸烟、酗酒、吸毒、摇滚音乐、放纵的性爱等各种城市生活符码,流露出的是一种病态的都市虚无情绪。

  在新世纪开始后,对都市故事的书写依旧在延续,但是不再局限于都市狂欢和另类生活的追寻,她们关注的空间更加宽泛,曾经作为城市符码的酒吧、歌厅等开始隐退,平凡普通百姓的生活出现在她们的作品中,深处现代消费生活中的复杂人性,各种境况下人的精神焦虑成为了她们关注的焦点。有的作家将焦点对准了家庭、事业都小有成就的却陷入精神“无物之阵”的中年人,表现着他们被生活绑架后的徘徊与恐慌。比如鲁敏的《铁血信鸽》、盛可以的《中年丧妻》、戴来的《潘叔叔,你出汗了》等,都写了中年人发觉对物质生活的追寻湮没了对精神世界的丰富,精神意义缺失又引起了对人生的不满和内心的恐慌,一种恶性循环由此产生。有的作家将目光聚焦在城市平民阶层,在他们的日常生活中翻捡着人生的酸甜苦辣咸。如常芳的《一日三餐》,下岗工人唐光荣和留香没有因为物质生活的不富足而心生怨艾,而是在开三轮、卖猫粮狗粮中继续着他们平凡的生活。在《一个人站在高高的云端》中,常芳透过小苗和曹玉行的故事讲述他们的不幸与辛酸,在爱却无法抵御悲情的情感氛围中溢出了一股对人与人、人与时代、善与恶之间关系的思索。还有的“70后”作家在对两性关系的描述中展开对生命和人性的思索,金仁顺的作品便是这一方面的代表作。她的《水边的阿狄丽雅》、《人说海边好风光》、《拉德茨基进行曲》等阐释了女性在面对两性冲突时的病态心理和悲剧选择。

  对乡土的关注也是“70后”作家创作的一个落脚点。但是大多数“70后”作家笔下的乡土是一种乌托邦式的乡土,比如徐则臣的“花街”——…花街’很大,因为它是虚构出来的,可以无限延伸,直到能够容纳整个世界,我可以把一条街弄成整个世界。……我很愿意在这里建立起一个独特的、完整的世界,建造一个我想要的乌托邦,即便偶尔有‘梦魇’,那也是痛并快乐着”。这样的乡土在鲁敏笔下是东坝,在张楚笔下是樱桃镇,在魏微笔下是微湖闸,作者在乌托邦式的乡土上进行的书写依旧是对当下日常生活中显现出来的不同精神向度的一种观照。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