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能鱼


龚继岳

  七八个钓友从面包车上有说有笑地下来,很快在刁局长的指挥下,陆续来到塘边,选位置、架鱼竿、挂鱼饵、下钩、落座、等待。

  刁局长……

  每次来,吴老二总是趁鱼还没咬钩前,赶紧和刁局长打个招呼.刁局长也总是习惯地把中指竖在嘴边.轻轻发出——嘘一

  待吴老二知趣地走开.刁局长点上一支烟,翘起二郎腿,聚精会神地盯住浮标。

  一支烟吸罢,见浮标还没有动静,刁局长有点坐不住了。以往,不待一支烟吸完,鱼儿就开始咬钩,紧接着其他钓友次第有鱼上钩,跟着服务的手下喝彩声不断溜。晌午不到,保准每个人都能钓到七八条活蹦乱跳的鱼,然后,心满意足地交流着经验走向塘边的鱼香餐馆,美滋滋地享受吴老二备好的丰盛鱼宴。如果兴致未尽.钓完鱼还到紧挨餐馆的狩猎场再大显一把身手,吴老二自然是一条龙服务到底。

  今儿怎么了?刁局长歪头看看其他钓友,也一样在焦急地等待.心里这才稍稍有点平衡。

  吴老二鱼塘并不深,水也不是多浑,成群结队的鱼儿尚能可见。心焦的刁局长干脆站了起来,把手倒背在身后,目光随游荡的鱼儿来回巡视。

  那些鱼儿就像霓虹灯下的红男绿女,悠闲自得地游来逛去.对本该大快朵颐的鱼饵,却连看都懒得看一眼。更让刁局长不能忍受的是,有几条鱼调皮地摇摆尾巴,把鱼饵摆来摆去,直至把鱼饵摆脱鱼钩,竟还不罢休,再围着鱼饵争抢,就是不吃。最后,大约是腻歪了,这才洋洋得意地离去。

  老二,你过来,今天这鱼怎么都学能了,刁局长连头都不抬一下,分贝却比以往提高了一倍喊吴老二。

  吴老二跑过来,明白了缘由后,挠挠头,也疑惑地说,这鱼再怎么能,也不能不知道局长来啊,显得多不识时务。

  钓友们见鱼老不上钩,渐渐也失去了耐性,又不好意思埋怨,只好借机抽烟、唠嗑或者去方便。

  几个钓友都是自己新邀来的.实在钓不上来,就像往常那样,临走时让吴老二给每人……这样想着,刁局长本打算拉过吴老二悄悄提醒他一下,谁知,一转身,见应付完自己的吴老二早忙去了。刁局长狠狠地抹一把额头的汗珠,再看看水里自由来往的鱼儿,真想跳下去,把鱼们统统捉上来……

  折腾了大半上午,刁局长只好率众钓友草草收兵。

  也真怪,今天的鱼都像商量好似的。临上车前.刁局长失望地瞧了一眼吴老二的鱼塘,自言自语。

  你这次怎不留刁局长他们吃饭?我还跟狩猎场打好了招呼。望着刁局长一行绝尘而去,吴老二老婆问。

  都退休了——还吃饭?

  你怎知道?

  真笨,刁局长从前来坐的什么?

  高级轿子啊,怎么啦?

  这次呢?

  ——好像是面包。

  司机说还是租的。不光这,原先来时前呼后拥的,今儿就这几个老家伙;你再看看塘边那些烟头,找不到一个是原来他们抽的苏烟;穿的不是“一枝花(梦特娇牌)”就是“沙里爬(鳄鱼牌)”……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