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鲁北人物三题


□ 邢庆杰

  小车司机胡迷瞪
  
  从读小学开始,胡迷瞪上课就老打瞌睡,老师每叫他起来回答问题,他都睡得迷迷瞪瞪的,他姓胡,就都叫他胡迷瞪了。他1983年初中毕业后当了几年兵,退伍时弄回了一张驾驶证。恰好给乡长开车的老司机贺师傅该退休了,他托人找了乡长,就给乡长开上了“桑塔纳”。
  乡长是个好乡长,但是有一个缺点,酒量不行,两杯酒下去,准晕。那时候轿车在农村是极稀罕的玩意儿,给乡领导开车的司机还是有些地位的,出门一般都是和领导同席吃饭。乡长和其他乡干部一块儿出席场合时,他的酒一般就让别人代喝了。可他一个人出席场合时,这酒就成了难题:不喝吧,盛情难却,喝了吧,肯定是当场“亮菜谱”。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乡长就把无助的眼光落在了司机胡迷瞪的身上。胡迷瞪也义气,拿起他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众人就纷纷叫好,接着第二杯、第三杯……一直喝了一斤多,胡迷瞪面不改色,回去的路上,车开得照样稳稳当当。乡长很满意,从此,胡迷瞪就经常代替乡长喝酒了。那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期,在我们鲁西北,车辆远远不像现在这么普及,在乡村路上,有时跑几十里路见不到一辆车,车祸、交通事故对大部分人都是传说中的事儿,很少有人见到。所以,人们普遍对于酒后驾车的危险性缺乏重视。现在给领导开小车的司机,不但不敢喝酒,连和领导同席吃饭的机会也少多了,社会进步了呀。
  胡迷瞪虽然喝了酒后开车挺稳,但这全是凭借他的技术娴熟,喝了酒后的胡迷瞪,脑子还是有些迷糊的。因为这,出了不少的岔子。
  1988年冬天的一个中午,北风刮得正紧,天气冷得滴水成冰。胡迷瞪在乡政府食堂里刚刚喝过半斤散酒,乡长告诉他,一会儿要去县里开个会,让他先把车启动预热一下。他把车屁股顶在离乡长办公室约两米的地方,一边抽着烟,一边瞅着后视镜。这是他的老习惯了,为了让乡长上车方便。不一会儿,他从后视镜里看到乡长腋下夹着公文包过来了,并拉开了后面的车门。他赶紧踩下离合器,挂上了档。听到车门“咣”的一声关上了,他就一踩油门将车开了出去。快到县城时,他问,乡长,咱去县委招待所还是去县宾馆?乡长没吭声。他想,乡长是不是睡着了?从后视镜里一望,咦——乡长不见了?
  其实,乡长根本就没上去车。乡长拉开车门的时候,忽然看到赵副乡长边冲他招手边朝这边跑过来,知道有事,就把车门又关上了。谁知,车门一关,胡迷瞪开着车就跑了。那年月,还没有手机传呼之类的玩意儿,胡迷瞪一跑乡长就没辙了。乡政府只有一辆车,会又不能耽误,他只得让赵副乡长用摩托车带着他去县里开会。因为天太冷,这四十多里路,把两人的棉衣都冻透了,回来后都输了好几天液。胡迷瞪下了血本买礼品,看望了乡长又看赵副乡长,总算没被解雇。
  我们村离乡政府很近,胡迷瞪赶上陪乡长应酬晚了,就直接开车回家。那是1990年冬天的事儿,这天晚上胡迷瞪开车到家时已经十一点多了,他锁好了防盗锁,想到后排座上还有剩下的半瓶酒,就打开车门去拿,门一开,他吓了一大跳!乡长居然在车上!他一想,坏了,忘了把乡长送回去,直接拉家里来了。幸亏,乡长睡得正酣,根本不知道乡关何处。他轻手轻脚地关上车门,赶快把乡长送回了乡政府。这件事儿,当时他谁也没有告诉。直到又发生了另一件意外的事儿,他在写检查时,为了争取从轻处理,才主动交代了出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