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天亮了(组诗)


□ 冯连才

  我是地球最后一个诗人
  地球的最后一块煤是我的骨头
  地球的最后一株谷穗是我的爱
  地球的最后一滴水是我的眼泪
  
  晒太阳的老人
  阳光下,一个
  佝偻的老人
  晒太阳,暖暖的身子
  像一株熟透的向日葵
  站在秋天的大地上
  静静地倾听大地悲怆的奏鸣
  风一吹,仿佛一尊古瓷在垂暮里颤动
  
  在高楼上擦玻璃的蚂蚁
  几个保洁工
  如同几只蚂蚁坠在空中
  不紧不慢地擦玻璃
  像飘在半空的小风筝
  他们用自己的劳动
  擦着乡下人的梦
  使劲地要把生活擦得更明亮一些
  在高处,他们每天和
  阳光站在一起
  把心提在手里
  
  几个吃午饭的民工
  那天,正当午饭时间
  几个穿着黄马甲的
  掏污水道的外地民工
  在工体东侧的几家小饭馆门前转
  探头探脑地望望,问问
  最后在一家临街的削面馆坐下
  其中一个大声吆喝:
  “削面,一人一碗。要素的!”
  他怯生生的把那张
  攥出了汗的纸币递了过去
  
  城市暖气管道修理工
  都是从乡下到城里的寻梦者
  那么多的暖从他们手上流过
  
  一段段暖气管道像城市的热肠子
  为千家万户送去温暖
  
  管道修好了,他们躲得远远的
  寒冷依然从他们背脊穿行
  
  午休的民工
  城市工地,夏天
  午休的民工
  满身泥污,像刚出土的文物
  又像庄稼地里被
  撂倒的玉米
  横七竖八地躺在大街上
  毫不遮掩,裸露着褐色肌肤
  淌着汗渍的上身
  每人枕着一只拖鞋
  他们困了,累了
  呼噜拉得山响
  天空作被,大地作床
  路过的人惊呆了
  躺在文明的城市
  举止太放肆了
  还以为躺在家乡的土地上
  要不,那鼾声怎么那么香甜
  在城市干活的民工
  只知道体面地干活儿
  不知道体面地睡觉
  
  月亮
  月亮,把夜
  洗净了
  天,就亮了
  
  责任编辑 白连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