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回溯与创造:原始艺术和现代艺术


□ 丁 宁

内容提要原始艺术在现代艺术的发展过程中起了重要的推进作用,而它本身的问题也扑朔迷离,依然是精彩而又复杂的探究对象。放眼高更、马蒂斯和毕加索等现代艺术家的创作践履,他们对原始艺术的吸取和改造呈现为主观意味十足的创造性尝试,充满了诸种启迪。在学理上将原始艺术和现代艺术联系起来予以考察,有助于人们接受和阐释这两种不同性质的艺术。
关键词原始艺术现代艺术高更马蒂斯毕加索



1984年,纽约的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隆重举办了一次大型的展事——“20世纪艺术中的原始主义”,同时出版两大卷展览目录,其中收录了许多研究专家的重要论文。这些展品和论文都足以见出艺术的现代性与原始性的深刻关联,因而反响空前。如展览的组织者和主要撰稿人威廉·鲁宾(William Rubin)所意识到的那样,“原始性”并非贬义,也不能从欧洲中心主义的角度作什么居高临下的考察,而是需要认真地思考。确实,像高更这样的画家充满了观念性的意味,具有高度“综合”的风格化倾向,他是将印象主义的写实性与“平面的装饰效果和风格化的形式”结合在一起,而后者往往具有原始的味道,它们来自各种不同的艺术资源,包括埃及、波斯、秘鲁的绘画,布里多尼的民间艺术,以及柬埔寨、爪哇和波利尼西亚的雕塑
可是,应该承认,在原有的、学院式的艺术史视野里,原始艺术并不总是成为题中之义的。例如,在20世纪之前,那些来自原始部落的物品总是陈列在所谓的种族志博物馆里,而且采用了达尔文意义的展示方式,即标明它们是特定社会所达到的技术制造水准的表征物。此前,在大多数情况下它们甚至是全然被人忽略的对象,或者被看作是异教的偶像崇拜的例子。在19世纪中叶,西方艺术史还是将当时的艺术本身看作一种连贯的历史中的最后一个章节,即从希腊罗马世界开始,经过文艺复兴,再到19世纪,这就是艺术史的全貌。正是对石器时代的艺术的发现方才打破了这种封闭的艺术史。不过,困难和迷人之处在于,我们尚不能自如地将原始艺术和后来的、从古希腊到现代的艺术史连接起来,其间应当还有许多缺失了的环节。除了类比,我们根本无法猜测出两者之间所空缺的逻辑联系。于今看来,原始艺术不仅是史前的,而且还是“反历史”的。无怪乎罗伯特·戈德华特(Robert Goldwater)说,原始艺术大多还是被艺术史家所忽略的,他们尚不能以自己习惯的方式描述这样的艺术
那么,为什么到了20世纪,“部落的”原始物品不仅被尊为伟大的艺术品,而且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了呢?
首先这是和一些杰出的艺术家联系在一起的。原始艺术凸显其独特的文化能量并且获得不少艺术家的由衷赞叹,在20世纪的现代主义艺术家身上无疑有最为鲜明的表现。以马蒂斯为例,他和许多前卫艺术家一样,接受了极为广泛的艺术渊源,同时也成为最先对“原始艺术”产生浓厚兴趣的西方艺术家之一。法国的拉斯科洞穴中的壁画距今已有上万年的历史,曾经使马蒂斯赞不绝口,并庆幸自己的所作与原始人的画迹有相通之处,他对原始艺术的赞美溢于言表。同样,毕加索、阿波里奈尔等人在20世纪初期也在非洲与大洋洲的原始面具、人像雕塑中发现了审美的特质。有研究者甚至认为,这种发现本身就构成了“现代主义起源的故事”
其次是文化机构(尤其是博物馆、美术馆)的掌门人和批评家所起的作用。以美国的纽约为例,1914年,纽约的艾尔弗莱德·斯泰格利茨(Alfred Steiglitz)主持的“291号画廊”第一次将来自非洲的雕塑作为艺术予以展示;1935年,纽约的现代艺术博物馆展出了“非洲黑人艺术”,同时如同以往的丹佛博物馆、布鲁克林博物馆一样确认了原始艺术对现代绘画和雕塑的影响;1957年,在纳尔逊·洛克菲勒(Nelson Rockefeller)的私人收藏的基础上,原始艺术博物馆(Museum of Primitive Art)正式成为美国第一家专门陈列原始艺术的博物馆,20世纪60年代后期,此馆又恰如其分地被现代艺术博物馆接管,成为其中的一个特设部分,同时也终于顺理成章地为现代艺术的美学根基做了一种特殊的互补阐释。用洛克菲勒的话来说:“被长久忽视的所谓非洲、美洲和太平洋岛国的原始艺术家的原创性作品……将与埃及、近东、希腊、罗马、亚洲、欧洲、美洲以及现代的艺术家的最佳原创作品相提并论地展示出来”
第三,除了审美价值之外,原始艺术在西方主流的博物馆里得以展示,其中还有政治—意识形态的倾向。有研究者一针见血地指出,各种博物馆展示原始艺术都在透露这样的一种信息,即这些处在西方人接触之前的“部落”社会的艺术与文化是在某种纯净而又自足的传统中取得登峰造极的成就的,而一旦接受了西方的观念与材料,这种文化和艺术就不再精彩,失却了原真的特色。因而,博物馆的诸种展示意味着“部落”社会无以创造一种新的具有活力的艺术与文化,因为这种艺术与文化即便不受西方现代文化的左右也可能有所依傍……这实际上在承认原始艺术的伟大的同时,也无形之中暗含了一种割裂论甚至终结论的判断。如何避免这种不期而至的尴尬,确实是一个颇费心思的博物馆学课题。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