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社会文化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学TCL还是学长虹


□ 竞 博


2001年出走长虹权力中心的赵勇再次执掌长虹。虽然他在激动之中表示“是感情让我回到了长虹”,但事实是,感情无法拯救今天的长虹。倪润峰时代未能完成的“民营化”的重任,不知能否在赵勇的权杖下变为现实。
中国彩电制造业当今的王者长虹与世界软件开发巨头微软的合作,把中国彩电业的国际化问题推上了极致。中国彩电业怎样国际化、怎样才能国际化不仅成为业界热议,而且也是带有反思的一个话题。
这是由TCL引起的。
眼下一提及彩电业的国际化,人们就会比较出手不凡的TCL,这似乎已成为业界的一种思维模式。
TCL模式现在被总结为“股权换市场”,也就是TCL与拥有完全业态的国际彩电巨头汤姆逊通过产权整合,TCL拿出部分股权,汤姆逊注入销售网络和部分技术研究机构,使双方成为共同股东,从而打造一个新的彩电制造业跨国公司,实现公司制的合作。
而长虹与微软的这次合作,正如四川长虹公告所言:合作只停留在技术层面,没有进入资本层面。这使得曾一度为长虹的“软硬兼施”战略而兴奋的人遭遇了一头雾水。
技术合作范围较广,如开发合作、许可贸易、贴牌加工等,它以资金为链条,属于贸易范畴。从目前中国企业的状况看,与国外实力企业和机构进行技术合作的覆盖面是非常广泛的。但这些只能称做开放,而不能叫做中国企业的国际化。国际化的内涵是资本的相互渗透,而不仅仅是资金的流动。
如果我们把贸易层面的合作当做国际化的话,那么,中国西域的“丝绸之路”与云贵高原上的“茶马古道”都可以成为国际经济一体化的缩影了,及此我们大力搞好进出口就可以解决问题了。
回闪到长虹,它之所以成为模拟电视机制造企业的王者,仰仗的就是技术和销售两个轮子。中国制造模拟电视的技术是从国外引进的,而当时的中国又处于短缺经济之中,引进技术弥补彩电产品真空的确适合当时实际,技术与市场成就了长虹。如今时代开始变化,模拟电视正在向数字电视迈进,短缺经济也被完全竞争经济所取代,长虹只有把自己以往技术合作和开拓销售市场的优势转化为资本的优势才能适应这种变化。
技术合作与市场开拓的介入门槛并不高,进行资本运作把自己的业态整合到全球经济范畴的操作技术也不难把握,但依托资本进行产权层面的合作在目前却是比较复杂的。
对比TCL,尽管李东升们的举动未必就凿定着一种模式,但是,它们所创造的TCL模式是有创意的,它起码超出了以钱换技术或市场的单层次做法,它在资本的渗透下实现着股权的再造,从而改双体合作为产权一体。
这种做法对于同门的其他企业来讲是不能简单模拟的,因为它蕴涵着一场历时10年的产权变革。TCL的国际化是建立在现代产权制度平台上的,也就是TCL是完全按资本组合的具有标准意义上的股份制企业,它可以实现股份与资产的互换,它具备与汤姆逊对等的资本接口。
反观长虹,目前是国有股大股东一股独大,第二大股东所占股份不及1%,留给后来者的平台太小,外资难以介入。而这种纯正国有控股的形态,又使长虹仍然处于具有“行政级别”的企业群中,企业资本运作的话语权比较缺失,长虹在新业态国际化方面首先具有的是产权制度方面的天然劣势。
长虹在求新,长虹在追逐国际化,但如果长虹现在的新老更替仅仅停留在老帅倪润峰和新帅赵勇的帅印易手的层面,那么长虹的国际化之路将是铺满荆棘的。
TCL的产权变迁磨砺10年,长虹定然要缩短这个历史,起步较晚且处于国际化迷局中的长虹的“棋眼”是产权变革。
(本文选自《证券时报》)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传播 2004年第10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