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初中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小桃红


  

  阮小籍

  薄暮,急雨。

  雨停后,当空月色如水,凉意扑面而来,不禁打了个寒战。檐间滴答的雨声,打在心头,有了秋的味道。

  小院里白天还张扬怒放、花枝招展的指甲草,此刻在满地的月色里,如湖底的水草,颔首低眉,羞涩似邻家女孩。

  夜读袁景澜的《吴郡岁华纪丽》,说是旧时江南一带,姑娘们常用风仙花柒指甲,多染无名指及小指尖,谓之红指甲,而且是每个未出阁的姑娘七夕之夜必做的事。

  银甲春纤,一夜深红透。用指甲草柒指甲,究竟寄托了一个女人多少温润细密的心事?当一夜红遍、十指尽染,仿佛从此以后的青春,就有了“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答案。

  几天前还暑气难消,以为依然在夏天里活着,想不到秋天说来就来了。心头竞掠过一丝莫名的忧伤,还有一丝慌乱。

  《吴郡岁华纪丽》说的多是吴中旧俗,与同样记载吴地风俗的《清嘉录》相比,内容更丰赡,文采更清雅,每每读来,只愿手不释卷,一味沉入其中,仿佛已经置身于姑苏的昊门烟水了。袁景澜的这首《风仙花》清丽温婉,如梦如幻,一句“绣阁秋风又一年”,道尽美人迟暮,英雄气短,真是天凉好个秋,纵芭蕉,不雨也飕飕。

  中年仿佛立秋,四面楚歌。回望过去,错过了不该错过的人,结一段不该结的缘;说过了不该说的话,伤一颗不该伤的心;走过了不该走的路,经一番不该经的痛。

  哈代说,不论肤色和容貌如何,青春本身总是美丽的。就像小院里的指甲草,你得意时喊我金风花,你失意时喊我透骨草,你贤达时喊我凤仙花,你草根时喊我指甲草,但不论名字如何变幻,青春的本身总是美丽的。

  是的,指甲草又名金凤花、凤仙花、小桃红,而我,独独喜欢“小桃红”。

  火红的花朵繁繁复复,衬着油绿的叶子,大红大绿,不但不俗气,而且别有一种生命的洒脱之美。

  能够集大俗大雅于一身,大红大绿,的确是人生的极致。

  落叶西风时候,人共青山都瘦。想起了元代诗人杨果的《小桃红》: “美人笑道:莲花相似,情短藕丝长。”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小桃红”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