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艺术行为或一次民间诗歌传播的实践


□ 刘洁岷

  一个刊物的名字有时是决定性的,它的宗旨、内涵和前景甚至风格风貌等等都将会受到其长远的影响,会不断受到制约与启示。2003年上半年的某日,在没见更具创意和启发性的命名的情况下,笔者定下来《新汉诗》这个名字——以此来做一个诗歌叫“边缘之缘”的诗歌网络论坛的纸刊——实质上是一个全新的“非出版”的作为内部交流的印刷品。
  
  一、与命名相对的基本定位
  在那以后的时日里,我们大略考虑了我们即将编辑的这份刊物的外在肌质和内在构成脉络:它是一份民刊—因为它不可能公开发行,但我们不应当强调它的“民间”性。即:考虑到在相对宽松的印刷氛围中,民刊数量众多,但有一定风险的稿件基本没有—反过来说,这也是为何众多民刊和当下诗歌苍白乏力、在“思”的意义上主体性缺失的表征之一,“市面”上的稿件都是能够以不同的方式面世的,最不济也可往网上一帖了之。总之,我们这份刊物即便在私下也不必标榜它的民间性。
  它将不是一份标准的同仁刊物。一则是因为主办人还不足以组成一个在全国意义上有相当爆发力的小创作团体。另外,笔者个人顾忌对风格人为接近甚至雷同的创作现象—当然,从朦胧诗到第三代诗歌中也不乏流派在创作上成功的范例,但当时和后来的孱头却令人不敢恭维。所以,未来的《新汉诗》将选择入选作者的杂合和刊物刊载作品风格的多样化—“力求避免将其中的作者及其作品强行纳入、界定在一种特定的诗学主张、风格之中”(创刊号《写在前面》)。
  随之而来的是《新汉诗》将尽量抹去其地域化的概念——后来在《星星》“甲申大展”时它注明的是“跨省”。一是《新汉诗》基本没有以地方风情风貌为题材的作者;二是方言和当地人文特点进入诗歌即便在个别人的诗歌中出现,也不大可能是《新汉诗》的主要或重要品种。
  
  二、内容及纹理透视之一
  2003卷《新汉诗》由刘洁岷执笔撰写了发刊词“写在前面”,封二刊发了魏理科的照片手迹和他出色的短诗《克制》。头条刊发的是刘洁岷的山水题材组诗《显山露水》和《刘洁岷1990年代诗选》并配发了高柳对刘洁岷1990年代诗作的评论《在缓慢黄昏的震颤中楔入灵魂》。
  该卷重要栏目是“兵马俑阵”和“女之书”。其中,陆陈蔚的《现在我们穿过枇杷树林》(10首)比较充分地展示了他初出茅庐但颇有个性的诗歌特点——语境透明,语句在日常情境与隐喻结构中穿梭自如。黄沙子的《文本主义者的诞生》(3首)也令人眼亮。林雪的作品《大地葵花—叔祖父》(4首)比不上她出道时作品的冲击力,原因可能是她在处理复杂语言和经验时还缺乏一种将诗意贯通的能力。梅花落《藏身》(4首)有着华丽、孤绝的激情。苏省的组诗《我们应该怎样被医制》是较佳状态时的诗作。冷眼的《一只格林纳达嘹哥》(3首)也是成熟之作。晓波是抒情气质浓烈的诗人,他的《操刀》(11首)颇见功力。
  桥的《85年木马睁开纯洁的眼睛》(8首)(附录了作者的创作年表)是“女之书”的头条。桥的作品有一种挥洒自如的风度,看似顺手拈来,却给我们打开了一个富于灵气与魅力的语言空间。当然她也有不成功的诗歌语言和结构自由到了散漫的地步,这和她本人对诗歌写作的非专业态度也有关系。安歌的作品是《在热带岛屿的异乡诗人》(9首),原籍新疆的安歌吟唱在阳光充足的海南岛,为我们酿造了浓郁的近乎希腊半岛或加勒比海群岛蔚蓝色之上的葡萄美酒—热烈、鲜艳、高亢,意象的组织大胆,也不乏生动准确的戏剧性细节。假以时日,相信她能够具备更为出色的结构上的把握和节制力。组诗《妇女日记》(配有《诗歌创作手记》)是上海杰出女诗人沈杰的一组风格多变的作品。从“……如今,这个不合群的敏感的女孩/已经是个女人”(《感伤的歌》)的平易、质朴到“……那被焚毁的日记里必定记录过/什么:十年来,我成功地摆脱掉羞耻”(《我是个兴许去过南方的上海女人》)的繁复、眩目,一面是具体、仿佛客观化的描述,一面是尖锐而秉有节制的玄思。后者良好的语言控制力使作品在每一部分都能保持同样高水准的诗歌语言品质,确是不可多得的女性诗歌的杰作。宇向是近年横空而起的女诗人,此期刊出了她的《我有》(9首)。她的诗歌语言肌理细腻,有木纹般的质感,而其看似光滑流畅的语句中潜伏着一种桀骜和决绝,如:“镜子里的那个人比我痛苦/她全部的痛苦和我有关……”
  《新汉诗》创刊号即2003卷面世后取得了不俗的反响,这里笔者不想就此详细加以描述和渲染,因为,《新汉诗》的生存根据是它独立的征稿组稿、策划编辑、赠阅发行方式,始于开放但归结于自足。
  
  三、理念与诗学内涵
  2004卷的《新汉诗》在原先的办刊思路上又提出了“秉持一种相对狭义的诗歌标准,将异质文本加以集成”和“在整合意识下的非风格化写作”。“标准”是针对那些充斥网络和公开刊物的那些徒具诗的外形不具诗的内质的分行排列文字的拒绝。如果按批评家王毅所说“建立新诗的标准,只能是置身于诗歌知识共同体的‘协商’”的话,进入这个知识共同体的动态门槛将坚决地摒弃那种是在“诗”或“非诗化”名义下乱堆胡砌的方块字。对诗不对人,名诗人的劣作平作照样拒绝,初写者的清新之作也给予足够重视。新人栏目“行者”一下就安排了33个人的作品,这在主持人内部也是有争议的。但我们还是觉得他们已成形但还不完全成熟的作品是有阅读价值的,是我们刊物的清冽活水之一。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