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箱子》:一次精神分析理论的软着陆


□ 杨海燕

  裹挟着商业片的性爱、凶杀和悬疑,糅合了艺术片的抒情、唯美和人生叩问,又秉承了实验片的时空叙事和先锋探索,《箱子》作为《云南影响》的开山之作,很花哨,很炫目,很暧昧,更狡诘。古镇与噩梦,爱情与美女,暴力与性,光怪陆离的心理惊悚和耳晕目眩的剪辑技巧,《箱子》带着“内心潮湿的欲望与真实生活之间的冲突”, 1 高调地奉上了一席奇异的视听盛宴。
  《箱子》有关欲望、迷失、性、死亡看似清晰,实为模糊,仿佛莫衷一是,却又皆有染指。而这些泛义化、模糊化的多棱主题又被遮蔽于传统的情节叙事和“拼盘”式的商业电影元素中,因此更显晦涩。我发现倘若不借助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理论,就很难深入地揭示弥漫在《箱子》中的多元形象隐喻。也许,当传统的有关镜头、画面、剪辑、音效等形式本身的电影本体批评在《箱子》面前变得束手无策时,精神分析理论可以成为认知《箱子》美学的一种尝试,且这种尝试还夹杂了类似于猜谜般的愉悦和激奋。
  
  梦境·欲望
  
  清晨,何大上雀跃地捡起了漂移而来的黑箱子。那一刻,欲望释放出来,毁灭便接踵而至。
  欲望是一切罪恶之源。
  《箱子》里的欲望不仅带来了罪恶,而且与杀戮如影相随。何大上的妻子从头到脚、无孔不入地管制着丈夫,是源于爱情,更是源于欲望,是对所爱之人强烈的占有欲和控制欲。投宿于客栈的神秘女人,为了报复丈夫的出轨,肢解了情敌,欲把丈夫投掷悬崖。此举与其说是愤怒,不如说是源自与何大上妻子同出一辙的欲望。这欲望夹杂着嫉妒和绝望,疯狂至癫,不可救药。而何大上的欲望,是要挣脱妻子的枷锁,寻找欲望的满足和精神的自由。
  弗洛伊德的性本能理论说,死亡是人最后的稳定状态,因为不再需要为满足生理欲望而斗争,所以所有生命的最终目标是死亡。死的本能派生出攻击、破坏、战争等一切毁灭性行为。当它转向内部时,导致个人的自责,甚至自杀;当它转向外部时,导致对他人的攻击、仇恨和谋杀。《箱子》里有关死亡的主题,是对弗洛伊德的经典诠释。杀戮是一种本能,欲望就是它的原动力。
  幸而,这只是一场噩梦,一切终又重回现实。死亡是虚拟的,仅是梦里的惊魂。何大上在惊醒的瞬间,疯狂地搂着睡梦中的妻子乞求。恐惧可以压制一切。虽是梦中虚拟的死亡,却也导致了现实中何大上欲望的萎顿。
  导演王分曾经说:“我用‘0’来形容整个梦境部分,它的结构是独立的,完整的圆形。梦醒后的部分为‘丿’,它就像轻轻甩出来的一把体态清秀的小刀,刀尖轻轻挑起了‘0’。当‘0’和‘丿’连在一起时便形成了‘9’。‘9’是最大的单数,如同我的期望——获得最简单的最大值。” 2 确实,梦醒之后,最令人错愕的一幕发生了:何大上好友老山羊带着妻子刘丽登门拜访。刘丽正是梦中那个美丽的女人,而老山羊就是那个神秘的丈夫!
  弗洛伊德的精神层次理论认为,人在清醒的意识下面,还有潜意识。潜意识是人类本能冲动的源泉,包括人的原始冲动和被压抑的违反成人道德的非理性欲望。它被排斥在意识之外,只能借助睡眠时意识的监督力减弱乘虚而入。所以梦是人潜意识欲望的变相表达,是受到抑制的潜意识冲动与自我监督力量之间的一种妥协,“梦的内容是在于愿望的达成”。3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电影艺术》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电影艺术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