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文理是否分科要尊重孩子们的意愿


□ 刘长铭

  事实是,直到今天,世界上还没有任何一个权威机构的研究结果向我们提供令人信服的证据,来证明文理分科或文理不分科的情况下培养的学生,哪种更具发展潜力和优势。
  
  国家在制定中长期教育发展规划时征询广大民众的意见,任何人——从未成年的学生到他们的家长,从教育行家到完全没有从教经验的外行,都有权表达自己的观点,这在中国历史上还是首次。我要说,中国进步了。
  但是,自从这个问题在媒体上热炒以来,我就常被人“威逼胁迫”表态——说!分好,还是不分好?不许态度暧昧!那情景大有奉劝我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阵势,像是在审讯。这实在是强我所难。其实,即使是面对教育部的领导,我也只能说我的心里话——这其实是一个没有定论的话题,如果说得再直率一些的话,这是一场没有意义的讨论。
  我说没有定论或没有意义不无道理。因为你不论持那种观点,都能举出支持自己观点的案例来。杨振宁先生是大科学家,兼通文理、学贯中西,他曾说科学研究的最高境界是哲学(牛顿也有大致的研究经历),所以他认为文理是相通的,不可偏废,这话一点儿没错;爱因斯坦是大科学家,精通音乐,尤其喜欢巴赫的作品,他不止一次地肯定过音乐艺术对他科学研究所起的重要作用,这也千真万确。这些大概都是坚持文理兼学全面发展的人常用的论据,当然还能举出很多。主张文理分科的人常常提到一个观点,就是人的成长和选拔要不拘一格:据说钱钟书、吴晗等大文豪当年上学时的理科成绩都惨不忍睹。大物理学家狄拉克——诺贝尔奖得主,相对论量子力学创始人之一——据说对文学、艺术甚至哲学一概无大兴趣。我们熟悉的数学家陈景润,他曾在北京四中当过老师,据说很不成功,因为不幸的童年和少年使他性格孤僻内向,不善言辞,他上学时很不喜欢语文,这可能影响了他的教师职业发展,但并不影响他成为一位杰出的数学家。我想我们每个人在日常交往中都会遇到这样一些人,他们并不十分全面,并不多才多艺,但他们在某一领域或某一方面都很擅长,甚至是专家,当然他们也生活得很好。就是没有受过高学历教育甚至没怎么上过学的人,成为成功者或者专家的也有不少。成为著名企业家的,如美国的比尔·盖茨、埃里森、戴尔等,还有中国的南存辉(正泰集团总裁,十几岁因家境贫寒而辍学)。青年作家韩寒,据说上中学时理科成绩一串“红灯”(我认为他绝不是学不好,而是为坚守自己的理想追求而对那些学科不屑一顾),而他在作品中对问题分析的尖锐透彻,我看理科成绩优异的学生也未必过此。德国科学家罗伯特·胡伯尔(曾在北京四中作过报告)上中学时主要学的是语言类课程,但他却在生化方面获得了诺贝尔奖……
  个案永远也列举不完。但就这个问题来讲,个案所说明的仅仅是可能性,不一定是规律。因此在今天的讨论中,不论你利用某个个案来证明什么观点或者否定什么观点,都不是一种严谨的、正确的科学论证方法。事实是,直到今天,世界上还没有任何一个权威机构的研究结果向我们提供令人信服的证据,来证明文理分科或文理不分科的情况下培养的学生,哪种更具发展潜力和优势。不论是什么人,专家也好,外行也好,认为文理偏科的学生就一定有缺陷素质低,或者认为文理兼学的学生就一定发展平庸没有个性等,都纯属是个人主观上的臆测。就拿科学家的成长来说,在前面所列举的实例当中,同样是杰出的科学家,同样是毕生追求科学之美,而且都达到了极高的境界,但他们的知识结构和对科学的感悟可能大不相同:有的感受到的是科学的艺术之美,有的感受到的是科学的逻辑之美,有的感受到的是科学的结构之美,有的感受到的是科学的严谨之美,有的感觉到的是科学的神圣之美……我们不可能要求不同的人对同样的事物产生同样的感受。如果说只有学贯中西才有可能成长为杰出的科学家,那在逻辑上就出现了更大的问题:那些诺贝尔奖得主又有几人懂得孔孟之学?况且社会对人才的需求是有差异多层次的,要把学生都培养成爱因斯坦、杨振宁,这既不可能,也无必要。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