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湘南传统人居环境的文化特性


□ 刘湘东


湘南传统人居环境的文化特性图片1
内容摘要:本文从建筑结构、自然风水、宗教伦理传统等方面,对湘南传统人居环境进行了分析,展现出其不同于其它地区人居文化的显著特点。
关键词:人居环境和谐传统文化自然性

人类祖先从改变原始地貌和清除地表植被开始了人居环境的建设,并将这种行为汇入了村落化、文明化的进程。今天,人居文化已成为人类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它既包括物质的存在,又蕴含了精神的要素。古代中国人尽管对自然界缺乏科学的认识,对于宇宙本源的认识多是建立在经验与想象的基础之上——譬如老子的“道生万物”思想,但是他们仍凭自己的智慧建立起朴素的自然哲学观,还将这种观念扩展到包括人居环境在内的生活的各个方面。他们相信自然现象与超验现象是互相影响的,并在此基础上建立起阴阳五行的哲学体系以及风水学。在传统的人居环境中,山、水、植被与建筑是基本要素。人们通过风水学选择合适的山水自然环境,对其加以人工改造,再辅以植被与建筑,构筑出表达了群体与个人生存理想的居住环境,并使之成为人们情感的归宿。海德格尔所说的 :“人们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上”或多或少表达了人类社会共同的人居理想。人们希望有限的生命在无限的宇宙中生生不息,惟有在山水自然与人的内在精神联系中寻求愉悦和慰藉。作为世界人居文化的重要体系之一,中国人居文化古来就以“人与自然和谐共存”的观念而独树一帜,并且,直到今天仍然影响着人们的居住方式。2004年6月,我们课题组一行三人前往湘南地区的下灌、礼仕湾及何仙观等地考察。那些布局严谨、造型别致、装饰大方的传统建筑,大气讲究的规划布局,完善的公共设施与开敞的空间配置,再点缀以精心保护的古树,融汇成极具人文色彩而又与自然紧密相连的人居环境,给人十分深刻的印象,也表现出明显不同于其它地区的人居文化特点。
湘南系指南岭以北、衡山以南的湖南南部地区,地处亚热带季风气候区,天气湿热。春秋战国时期便有古仡伶族人在此繁衍生息。仡伶人有高度群居的生活习惯,村居的布局呈迷宫一样的蜘蛛网状,在古代可防御外敌入侵,起到分割围歼敌人的功用。秦时湘南置有零陵郡,农业经济逐渐发达。千百年来,这里繁衍出一种风格独特的人居文化。零陵境内的九嶷山相传是舜帝的安息地,自古以来这里的人们便相信舜帝仍活在他们中间。因而,这里的人居文化明显表现出舜帝的“和”文化及“礼让”思想的影响。湘南传统人居的建筑布局开敞大气,造型质朴自然,讲究个人环境但又强调公共空间。作为人居的主体,建筑说到底是服务于公共生活的,尚且不论公共建筑,就算私人住宅也是供多人使用并负有对外交流之功能。地处偏远的湘南,在数百年前就对此有相当高的认识,一方面反映了当地人们的远见卓识,另一方面也体现出人类社会共同的人居理想。
建筑作为一门艺术已人所共知,黑格尔认为“无论就存在或出现的顺序而言,建筑都是最早的艺术”。据此观点,建筑与绘画是平行的艺术概念。但用绘画的观念来设计建筑及其周边空间与道路,以此作为人居环境的立意,却是古代中国人的独特审美理念,这一点在湘南的自然村落下灌地区得到充分的诠释。下灌村地处九嶷山麓,依山傍水自成村落,自然景致十分优美,也符合传统的风水学。这里虽处山麓,但却地势开阔,潇水的支流泠江河穿村而过。村子就沿河渐次发展开来。南北为街,东西为巷。每户自成一体,当街都有讲究的门楼,高度相近而风格多样,配上统一的白色照壁,虚实相生,再衬以几株姿态奇绝的古树,宛如精致的天然水墨图。建筑的实体与空间各得其妙,虚实有无对应而生,体现出和谐雅致的意境。用绘画的观念来设计环境,这是中国人浪漫情怀的鲜明体现。在他们的眼中,自然、艺术与生活是相通的,因而,有意无意设计出来的人居环境也被赋予了绘画的象征意味。这如画的美景反过来又熏陶了更多具有较高审美素养与环境意识的下灌子民,并进一步改造完善着这里的居住环境。正是这种良性互动,才使得下灌直到今天仍然是不可多得的人居胜地,这不能不令我们如今的城市规划与建设者深思。下灌距舜帝陵不到10公里,舜帝的礼让、谦和及互爱的思想盛行不衰。一个自然村万余人口却能和睦相处,民风淳朴而少有纷争,唐时村中的读书人李颌就是因谦让状元功名而备受称颂。泠江河上的状元桥为风雨桥,最早建于明代,与村中心的状元楼同为纪念李颌、教育后人的公共建筑。文革中此桥曾被改名为向阳桥,朱红的油漆大字至今仍存,但人们还是习惯于原来的称呼。桥上有四十余根柱子,并有数十条高矮不一的栏杆可供路人休息。桥中间建有神龛,人们经常在此地祭祀先祖、祈求丰收。桥东开敞,有一个青石铺地的小型广场。桥下有一石砌古井,水质甘冽,常年不断。状元桥周边,一直是村民休憩与聚会的好去处。村里大小街巷皆用青石铺地,既结实又美观,并有良好的排水性,即便是雨天也能保证路面干净清爽,居民家的用水也不用经过街面就能直接排到村外的池塘。像这种历史悠久的古村落,如此注重私人空间与公共空间的共享性与公共卫生,实属不易。村中的状元楼为三重檐的木构门楼,现存的是清代建筑。门楼装饰精美,藻井上有彩绘的鲤鱼跳龙门图样,梁柱上雕有猴、象,冀盼封侯拜相。高翘的飞檐刻有龙尾,寓意祛灾防火,以保平安。门楼里立有石碑,纪事歌颂李颌的贤举并以此教育勉励后人,既要勤学又要礼贤,其用心之良苦可见一斑。下灌的民居无论大小,大都独立成院。正房、厢房、耳房围合成小型的四合院,院中大都卵石铺地,四周檐口有排水沟。与皖南民居的天井不同,这里的天井十分开敞。皖南民居的天井通常讲究迂回曲折,积房檐水内流以示聚财,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而湘南民居的天井,则是门宽墙矮,以便通风纳凉,同时也反映出一种开阔大度、广纳四海的气魄和胸怀。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2005年第01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