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新时期走红作家今何在之九(石言、宋学武、何立伟)


□ 董保存 蒋 泥 曹建泉


编者按:文革之后,发轫于“伤痕文学”的中国新时期文学曾制造了文学作品一次又一次的轰动效应,然而随着新世纪的来临,新时期文学那些曾风光一时的作家如今身居何处,都在忙些什么?我刊从2001年第一期起的系列报道“新时期走红作家今何在”将一一满足您了解的愿望。

永远年轻的石言

董保存
1982年和1983年,随着《漆黑的羽毛》和《秋雪湖之恋》两篇小说在全国获奖,石言这匹老马终于老当益壮地奔驰在80年代的中国文坛上,令人瞩目。然而进入90年代,读者似乎逐渐难寻这匹老马的踪影,如今这匹老马身在何处呢?
石言成名的时候,我还没有来到这个世界上。在我咿哑学语的时候,就听母亲哼唱那首唱红了全中国的"九九那个艳阳天来哟……"
和石言相识,却是在上个世纪的八十年代。那时我在解放军艺术学院读书,石言风尘仆仆地来京参加一个座谈会。他在会上侃侃而谈。我问旁边的人这是谁,得到的回答是:"《漆黑的羽毛》《秋雪湖之恋》的作者石言。"他的这两部短篇小说分别获1982年和1983年两次全国短篇小说奖。那天他给我们的印象是,此人创作力正旺盛,也健谈。我以为他五十来岁,殊不知那时他已年逾花甲了。
记得我和同学钱刚说,看石言的作品,怎么也看不出是六十岁的人写的。钱刚原来在南京军区工作,和石言多有接触,石言说,石言的心态永远是年轻的。在后来和石言的接触中我更真切地感受到了这一点。
那时他带了几个人搞《陈毅传》的写作。在北京买了辆自行车,经常骑车去采访,去查档案。有一阵子,他就住在我们社的书库里。由于本人也从事了一些传记文学的写作,共同的话题不少。特别是陈毅文学传记丛书的编辑任务交到我手里以后,接触就更多了。接触中他的潇洒和健谈给我留下很深印象。思想上交流也多了起来。
石言是幸运的。他经历了战争的锻炼,(包括血与火的考验和战争环境中的文字训练)正是风华正茂的时候,共和国诞生了。不久,他写出了今天看来都有还很有意思的《柳堡的故事》,一首"九九艳阳天"更是唱遍了长江南北。
后来他调到了南京军区,长期从事文艺创作的领导工作。当过军区的文艺科科长,当过前线歌剧团团长、话剧团团长、创作室主任。他写过剧本,写过小说、散文、报告文学、,也写过"遵命"的诗歌。
他的第二个创作高潮是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胡司令赴宴》《漆黑的羽毛》《江江的香格里拉》《秋雪湖之恋》等一批作品相继问世。受到广泛好评。特别是《秋雪湖之恋》被认为是《柳堡的故事》的姐妹篇。被誉为"开放的现实主义之作"。
紧接着他又组织领导了陈毅传记创作活动。他领导的这个传记组和别的传记组也有所不同,从一开始他们就有"两手准备"--出一本正传(这是组织交给的任务);出一套文学传记,这在当时还是一个很大胆的尝试。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更多关于“新时期走红作家今何在之九(石言、宋学武、何立伟)”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