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姓甚名谁(短篇小说)


□ 汪文勤

  一位华人移民加拿大后的另类生存方式,荒唐、滑稽,折射移民生活的艰辛、苦涩与无奈。其中关于姓名与命运的玄学似是而非,却也客观反映出唯心者的生存哲学。小说趣味横生,发人深省。

  一

  接到姐姐从国内打来的电话,说姐夫家的一个远亲挺能折腾的,一家三口也移民加拿大了,要我务必接一下飞机,帮忙安排安排。

  姐姐是顶疼我的人,轻易不开口要我做什么,尤其是我全家移民到加拿大以后,姐姐更是牵挂,家里的难处她都一个人担了。有时我怨她为什么不早告诉我,她也只淡淡地说一句:“你出门在外,又是异国他乡,不容易。我们在家里,什么事都好办。”

  姐姐开了口,我当然会格外尽力了。

  我的街角店位置好,周边没有什么人竞争,生意一向都不错,尤其是彩票机,维持了一大批非常稳定的客人,他们忠心不二多少年如一日。这些买彩票的客人大多是六七十岁的老人,买彩票是他们生活中十分重要的一个内容。也许,某一天他们就是那个幸运者.他们为买而买,但不会像赌徒一样,让自己陷进去,更不会把生命赔进去。有些人可以从容地用一组数字来买一辈子,如果中了是他们的幸运,没有中也好,他们总归是试过了,他们善用了上帝给他们的机会。因为这样一群客人,我的街角店年中无休,从来没有关过门。

  为了接姐夫的远亲,我预备关门半天。至于其他的,也没有什么好安排的。我街角店的楼上还有两间库房,里面有床,有沙发和电视,还可以煮东西吃。他们一家可以先住下来,倒倒时差,再根据他们自己的状况从长计议吧。

  我的太太视力不好,当年我们刚移民来,太太去制衣厂打工,夜以继日地做,眼睛充血,后来,视力就大大减退。目前,也只能在家做做饭、洗洗衣裳了。我叫她做点饺子,煮一锅粥,长途飞行,刚下地这一口粥实在是要紧。

  新移民初抵埠,过移民局,海关,都没有那么快出来的。我在一个差不多的时间里关了店门,临出门前,我用店里出售的粗水笔,在一张白纸上写下了“吴铅”两个字。

  感觉中这个叫吴铅的人,偏瘦,戴一副眼镜,不怎么爱笑。

  但是,当一个中等偏胖的男子推着四个大箱子,两眼笑作一条线向我走过来时,我也乐了,人尚且不可貌相,我怎么可以以名字去推断人呢?

  “我是吴铅。”他大声说话。四周有人侧目。

  紧随在吴铅身后的是一个肤色白净的少妇,一手牵着一个八九岁的女孩子,另一手拖着一个小箱子,母女俩的背上,各背着一个大书包。

  吴铅指着少妇说:“我爱人,媳妇,古代时叫贱内,白玫,白色的白,玫瑰的玫。小女。我们一家人。”

  “欢迎你们来温哥华!欢迎欢迎,辛苦了,一路上。”

  “不辛苦,辛酸了,她们两个,还掉泪呢。”

  听吴铅说话,心中颇有些喜欢,不知怎么的,就觉得他有趣。因为心里惦记着我那一批铁杆儿顾客,实话说还有停车场一点点往上蹦的停车费,我的步子显得又快又大。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