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化蝶


□ 何少川

我们村在城市的近邻,背山面海,一条大江侧身流过,景色旖旎。海与山之间有片稻田和菜园,村庄就围绕着田园建立在缓缓的山坡上。山不高,遍野松柏果林郁郁葱葱,从上而下一直延伸到整个村落。一座座红瓦房舍掩映在绿阴当中,自有一种亮丽的色彩和温馨的韵味。它既没有城市喧嚣拥挤的嘈杂,又不像偏远山村孤零萧索的僻静,是一处让人们住了舍不得离去的地方。由于地少人多,加上靠近城市,很早以前就有众多的村民去城里干活,过着半农半工的生活。
今年,大地回暖梨花堆白的季节,村里沸沸扬扬地传出一则消息,说是家住村东的庄婆婆仙逝了。本来,这样大的一个村子,死人是平常的事,不值得大惊小怪。但是,庄婆婆在我们村是一位非凡的人物,她的去世又不同一般,如此张扬于情于理都可以说得过去。庄婆婆刚过完米寿,也就是享有88岁高龄,是村里老幼熟悉德高望重的老人,备受崇敬爱戴,她的去世无不牵动着大家的心。庄婆婆身体硬朗,无疾而终,而且走得奇特。那天上午,她还在菜园里拔草浇水,频频地与来往的路人打招呼。午饭时,一家人围坐一起用餐,有说有笑和和美美。饭后,她跟平常时一样没有离开座位,慈爱地看着孙子吃饭,并时不时地往他碗里夹菜。悠忽间,她把头伏卧在桌面上,家人以为睡着了,可是再也唤不醒。没有一声呻吟,没有任何痛楚,就这样平平静静地走了。
庄婆婆最小的儿子是个傻子,每当有人来家吊唁,他都会一次又一次绘声绘色地介绍母亲当时安息的情景。最后总要说:“我妈妈是飞走的,上天去了!”对于“飞走”,过后有两种版本的传闻:一种是,当庄婆婆正吃饭的时候,餐厅里飞进一只美丽的彩蝶,打着圈圈来来回回地盘旋,在她俯案沉睡的刹那间,彩蝶翩翩飞出窗外,据此有人说足彩蝶把庄婆婆带着飞走的;另一种是,庄婆婆饭吃得好好的溘然去世,此时从餐桌下飞出一只硕大的蝴蝶,在屋子里转几个转,然后浮游般地从大门口飞了出去,因此也有人说是庄婆婆化成蝴蝶飞走的。不管哪一种说法,庄婆婆走得奇异,走得与常人不一样,有着浓厚的神秘色彩,成为一个时期村里人议论纷纷的话题。
什么叫“祸不单行”?我小时候是从庄婆婆的悲惨遭遇中,读懂这个成语。早时庄婆婆的家虽然清贫,但还算美满。丈夫在城里当搬运工人,她自己在家里种地,先后生育一女二男,一家五口和和睦睦过日子。不幸是在那年夏季发生的,一个炎热的中午,刚一岁多的小儿子中暑卧床,念书的大女儿还没有放学,庄婆婆开始忙碌在厨房里做饭。突然,接到搬运公司传来的消息:她的丈夫晕倒在建筑工地上。这无疑是晴天一声霹雳,炸得庄婆婆心里慌乱麻木。她顾不得正在发烧的儿子,简单交代二儿子几句,忧心如焚急匆匆地赶去丈夫发病的现场。
来到工地,只见四周站满了人,那架跟随丈夫早出晚归的板车停在一旁,丈夫直挺挺地仰脸朝天躺着,脸上披盖一张麻袋布。这时,庄婆婆才醒悟人已断气,扑倒在丈夫身上恸哭。过了若干年,我们村的许多人,都还记住那幕谁看了都会心酸的情景:天气异常闷热,没有一丝能够透气的风。拉着庄婆婆丈夫尸体的板车,沉重地辗转在回村坎坷的路上,庄婆婆已是欲哭无泪,被人搀扶六神无土地蹒跚着跟在后头,经过的地方一片寂静,只有车轮发出的吱呀吱呀声响,显得更加悲悲切切。正午烈日当空,大地晃晃明亮,但是庄婆婆眼里却漆黑一片,辨不出东南西北的路。回了家,发着高烧的病儿在一阵阵呻吟,这时才为邻居发现,赶忙把他送到医院抢救。病情已被延误,幼童的命虽然保住了,但是再也无法恢复正常,留下终身残疾,变成一个痴呆儿。灾难接踵而至,给庄婆婆一家沉重的打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