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职称,是我永远的痛


□ 鹿耀世

  因为官僚体制阴魂不散,一言堂在很多单位司空见惯,权大于理是人所共知的现实。
  
  至今为止,我退休已经十年了。看了《中国职称评审制度向何处去》,又勾起了我心中的陈年往事,往事历历心潮难平,职称,的确是我人生中永远的痛……
  1978年10月,我调到出版社从事书籍设计专业。当时,我暗下决心:一定要竭尽全力,干出点成绩来!不久,我就设计出了“外国文学研究从书”中的《莎士比亚评论汇编》第一件封面,受到不少学者专家的好评。我精心创绘的两种封面图案,以沉着典雅的色调,陆续出现在全国6个出版社的近百种系列图书的封面上。嗣后,我在《人民日报》发表了《要重视书刊艺术》一文,回顾了老一辈设计家在莱比锡国际图书博览会上为国争光的历史,呼吁设计工作者广闻博览刻苦自励,为美化书籍美化生活多作奉献。又在中国社科院院报上发表了我社初创阶段干群同心同德的新闻报道。当年8月,刊有文学家方平、设计家余秉楠和我的三篇论文及数十件国内外优秀图例的《文艺研究》,得到全国同仁的关注和好评,三篇论文也先后被《新华文摘》《出版家文摘》等刊转载。这是我第一篇在首届全国书装艺术研讨会上获奖的论文,也是改革开放后权威理论刊物第一次重点宣传书装艺术。以上的成绩,让我较为顺利地通过了编辑的职称评定。另一方面,当时社会上流行的“红眼病”也招致了少数人向领导悄悄打我的小报告:什么爱表现自己啦,投稿捞稿费啦等等。俗话说“三人成虎”,日积月累,也造成了个别领导认为群众对我有看法的隐患。
  在本职工作中,我的设计作品多次入选全国展,部分获奖,并被《装饰》《美术向导》《中国包装》《包装世界》等专业刊物和不少报纸副刊重点推介,有几件还收入了《中国书装设计艺术》《中国现代美术全集》等图书。4篇专业论文,连续荣获全国奖项。然而,生活有冷酷的一面,从另个角度品评,又恰恰是令人啼笑皆非的人间喜剧。不久,我读到方成先生的佳作《武大郎开店》,立即写了篇短评投至《人民日报》评论部,该报将我的文章及漫画很快发在了第一版。我社的总编辑看了,气儿不打一处来,再次于会上不点名地批评:“有位不务正业的编辑,在报上发点小豆腐块儿,就瞎吹……”我当时十分气愤,会后找到这位部队机关调来的只会冷面训人的“首长”请教:“我给报刊投稿哪儿错了,我怎么瞎吹了?”他无言以对,恼火地打断我:“我说错了好不好啊!啊?”后来有同事告诉我,短评中我重复的漫画的一句话:“我们老板有个脾气,比他高的都不用!”刺痛了社头儿。因为我从不察看领导脸色,而且身高1.83米!
  30年代,文化人办出版社,特别重视宣传,巴金、黄裳等名家都多次亲自撰写广告文字。而我社由于初期有丰厚补贴,某些编辑慵懒得连短短的书评都不愿意写。我这个爱表现自己的人,一方面自发地常为我社图书宣传出力,一方面又提出书面建议:凡编辑宣传本社图书,应有奖励。而且列出了其他出版社在这方面的有关细则,供领导参考。幸好,这份建议被采纳了。这以后,凡是编辑写的书评发表,拿着省级或全国的样报和汇款单,到总编室可再领一份或两份稿酬。
  在任编辑的五年中,我依旧在各个方面取得了突出成绩。但是,在第一次申报副高职称时,群众有看法这莫须有的“问题”似不祥的阴影,遮蔽了我在评委面前的光彩,结果是没有通过。有同事告诉我,某报发表的我写的关于社科文献出版社的报道,让社长很不高兴,再加上蝇营狗苟之人给我上的“眼药”,副高职称成为泡影。几年来,社长那瘦削干瘪不阴不阳的面孔和不着边际空洞无物的夸夸其谈,丝毫没给编辑们一点好感,而且他学识肤浅,无一著述,一直没有任何威信。那段时间,我社正与英国培格曼出版机构为合作出版《中国概况》大型图书而忙碌,国际室主任在此项目中呕心沥血,做了大量艰苦的案头工作。不久,有一个出国洽谈的美差,大家以为主任必去,不料,社长捷足先登,将机会据为己有。年终总结会上,党委堂而皇之地表示征求大家对班子的意见,我就针对一把手的这件劣行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事过一年,我第二次申报副高职称。由于我系统地列出了一批在社会广受好评及获奖的设计作品,刊载论文、评论的名报名刊,设计界、美术界专家鼎力推荐的文字,我主持、参与的重要艺术活动……事实胜于雄辩,多数领导及评委均表示同意我晋升副编审,反对的票数微不足道!
  不几天,这位心怀鬼胎的社长找我谈话,他先和颜悦色地祝贺我如愿以偿,又深表关切地说:“群众确实有些反映,社领导商议,聘任一事先放一放,希望你不要着急,早晚的事……”我当时虽然有意见,但既然领导打算“放一放”,自己也不好再争了。不料,仅半年多,非常看重我的余总编和吴副总编,竟先后调出我社!原因也扑朔迷离:有说是一把手排挤,有说是关系不和,还有的说,社长背后有过硬的靠山……这时我才想到,这笑里藏刀的人可能和我搞鬼。果不其然,我先后见了吴副总编和余总编后,他俩都埋怨我“头脑简单,被社长骗了”。暂不聘任,是“他一个人定的”,如果我及时向其他社领导申述,据理力争,完全可以得到聘任。当时,我既恨自己的思维愚钝,又恨社长的卑鄙无耻!怀着一颗诚心讲真话、办实事的我竟然遭此暗算!这不就是官僚的恶行吗?谁让我忘记“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这句千古名言呢?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职称,是我永远的痛”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