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从律他到律己


□ 赵新顺

  内容提要:钱杏邨是中国现代文学思潮史上的一个重要批评家。作为一个革命者,钱杏邨文艺批评的出发点是“文艺为政治服务”。在具体的文艺批评中,1927-1932年,他的文学批评“律他”意识过于强烈,最终走向“纯化文艺”方向。但1932年以后,他摸索出了一条独异之路:在“律他”基础上,坚持“律己”的文艺批评道路。
  
  作为一个革命者,钱杏邮始终坚持着文艺为政治服务的信条,这使他与其他左翼批评家保持着最大程度的“家族相似”。1927-1932年,他的文学批评“律他”意识过于强烈,最终走向“纯化文艺”方向。但是,由于文学主体性的冲击,1932年以后,他摸索出了一条独异之路:在“律他”基础上,坚持“律己”的文艺批评道路。
  
  一、钱杏邨文艺批评的出发点
  
  在20世纪中国文学思潮中,关于“文艺与政治的关系”问题,至少有两个不同的角度,一是从文艺的角度来讨论,二是从政治的角度来讨论。
  从文艺角度探讨政治与文艺的关系,研究者的关键概念是“自律与他律”。20世纪初,研究者就开始运用“自律与他律”概念进行文学研究。他们认为文学的发生、发展,首先与文学的自律有关,其次还要接受他律的影响。由于他们是站在文艺角度考虑“他律”问题,所以,政治、宗教等意识形态被同等看待,政治只是制造“他律”的一个元素,地位并不特殊。因此,从文艺的角度考虑文学与政治的关系问题,是在文艺具有主体性的情况下开展的。
  左翼政治家(革命家)从政治角度谈论文学时,他们的出发点是政治需要。在这种情况下,文艺处于从属地位,政治占据了本该文学占据的主体位置。此时,使用文学的“自律与他律”概念来讨论其得失,难免会有力不从心之感。因此,研究政治家(革命家)的文学观,应该引入“律他”与“律己”两个概念。政治“律他”,指政治为文艺立法,提出“文艺为政治服务”的目标及具体要求,政治“律己”,指政治在为文艺立法的同时,必须为自己划定一个界限。
  钱杏邮的文艺批评就是从政治角度出发探讨“政治与文艺的关系”的,即他主张“文学为政治服务”。这并不是什么秘密。钱杏邮在1930年曾经明确宣称:“新兴阶级的文学,是新兴阶级的战斗的武器,是它的政治运动的一翼,它要用思想与感情去宣传大众,组织大众。它要在这些地方完成它的任务。”并且他还引用了列宁在《党的出版物与文学》的话:“文学活动应当是新兴阶级工作的一部分。它应当是工人阶级前卫军所推动的大机器当中的一个轮齿。文学应当成为集团的工作的一部分,组织的,计划的,统一的,与革命的。”瞿秋白在1932年反驳胡秋原时曾经说:“钱杏邨比起胡秋原先生来,却始终有一个优点:就是他总还是一个竭力想替新兴阶级服务的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他的东拉西扯之中,至少还有一些寻找阶级的真理的态度。……钱杏邨虽然没有找着运用艺术来帮助政治斗争的正确方法,可是,他还在寻找,他还有寻找的意志。”因此,钱杏邮文艺批评的出发点就是使文艺成为政治运动的一部分,而且,这个出发点属于所有无产阶级文艺理论家和批评家,包括列宁、瞿秋白以至钱杏邮。
  从政治的角度出发,要求文学为政治服务,这无可厚非。中国古代文学就有“文以载道”的传统。周作人甚至说,中国文学传统其实就是“载道”与“言志”交相发展的过程。因此,政治家(革命家)完全可以而且必然提出这样的观点,正像市民读者可以提出文学是娱乐的观点、高雅读者可以提出文学是审美的观点一样,都无可非议。
  但是,在20世纪中国左翼文学思潮发展过程中,却出现了政治“律他”意识过强而“律己”意识贫乏的现象。钱中文先生指出:“政治家和那些从事文艺活动的政治家、革命家,从来就是从阶级的功利观出发的,要求文艺紧跟他们的政治主张与活动,要求文艺听从于他们的政治主张,宣传他们的‘道’。……左翼批评家之中不少人是革命家兼批评家,他们通过文学批评进行革命,在他们看来,搞政治与文学就是一回事,文学就是革命斗争的一翼。于是,他们把这种政教型文艺观发展到了极致。文学自身的特点与功能被抑制了,文学的作用不仅仅是政治教化,而且还是武器的斗争。”本来文学为政治服务的主张是一种正当的要求,但是,由于缺乏律己意识,政治家(革命家)从实际政治需要出发,把“文艺为政治服务”变成了工具论,最终直奔纯化文艺的道路,使文学事业陷入凋零局面,并且殃及“文艺为政治服务”的主张。因此,从“律他与律己”的角度探讨“文艺为政治服务”的观点,并不是要彻底割断文艺与政治的关系,而是意图探究政治作为“为文学立法者”的限度。
  
  二、强烈的律他意识
  
  1927-1930年的钱杏邮在从事文学批评时,律他意识过于强烈而律己意识薄弱。
  首先,他大力推崇与现实政治密切相关的文学的存在价值。钱杏邨把1920年代的时代精神总结为“力与争斗”的精神,所以,对于郭沫若的作品,他说:“从沫若开始了他的文艺生活一直到现在,在他的作品中确实的表现了一种毫无间断的伟大的反抗的力。所以沫若的创作的精神,给予青年印象最深的就是他的一以贯之的反抗精神的表演。”对蒋光慈的《野祭》,他认为作品为小资产阶级青年提供了一条生活出路,因此“作者没有忘却他的时代,同时主人公们也不是放在任何时代都适宜的人物。这是一部含有时代性的恋爱小说。”评价最高的是茅盾:“《幻灭》是一部描写在大革命时代及革命以前的小资产阶级女子的游移不定的心情,及对于革命的幻灭,同时又描写青年的恋爱狂的一部有时代色彩的小说。全书把整个的小资产阶级的病态心理写得淋漓尽致,而且叙述得很细致”。“《动摇》写的比《幻灭》进步。就革命文艺创作坛已有的成绩看来,这是一部很能代表很重要的创制。不仅作者笔下的革命人物很生动,一九二七年的社会和政治的情状,也有了很鲜明的轮廓。”由于茅盾的创作出色地反映了大革命时代的社会状况,因此,钱杏邨视茅盾为“革命文艺创作坛”的优秀作家,对他的创作备加推崇。
分享:
 
更多关于“从律他到律己”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