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出远门的少年


□ 艾贝保·热合曼(维吾尔族)

  穆合塔尔第一次出远门。
  第一次出远门的穆合塔尔不见了。这一年他已满十周岁,还正在上小学二年级。本来他也应该和同龄伙伴一样,至少上到小学三年级,只因那一年暑假刚做完割礼,他老是不听大人的话,炕上躺半天,地下玩三天,又是爬墙头,又是钻地沟,欢子撒得跟小叫驴似的,搞得裤裆里的小东西一次次发炎,走路一瘸一拐的,到秋季开学时也不见有好转的迹象,于是只好留了一级。所以邻居家的孩子有事没事老是讥笑他:个子长得黄瓜一样,一年的学两年上。
  穆合塔尔不止一次这样想,如果不是跟父亲一起去县城,如果不是去了县城又要逛那个大巴扎,他可能就不会遇到那个说话像八哥一样好听的卷毛叔叔。就是这个叫阿里木的卷毛叔叔,在他和父亲走失后不长时间,不知从什么地方就钻了出来,一见到他就笑眯眯地问长问短,亲热得好像跟亲戚一样。
  “你爸爸干什么去了?你怎么一个人站在这里?”像是一阵风一样,卷毛叔叔不知不觉出现在他的面前。卷毛叔叔一边环顾了一下四周,一边抚摸着穆合塔尔的头脸,态度和蔼,语气亲切。
  穆合塔尔以前从未到过县城,就是乡政府所在地也很少光顾。这次如果不是他参加全校运动会,哭着闹着要买一双运动鞋,而父亲又不知道他脚的尺寸大小,也不会带他来到县城。让穆合塔尔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是,到巴扎这一天,县城就像是炸开了锅一样,人多得简直像天上的星星一样,数都数不过来。步行的,赶着毛驴车的,骑着自行车的,开着小四轮的;两三个结伴的,三五个成群的,抑或举家倾巢出动的,熙熙攘攘、川流不息,过节似的,好不热闹。只听一阵这个喊:“走路看着一点,撞上人了!”一会儿那个又叫:“我的帽子哪去了,谁见我的帽子了?”
  当时如果他们买上鞋就往回赶,或许就不会发生后来的事情。就怪父亲节外生枝,非说来一次县城不容易,既然来了就顺便去巴扎上了解了解羊的行情,要是价格看涨,选一个巴扎天,把家里那几只羊拉过来卖了,还说家中那台14英寸黑白电视机看得时间太长了,都老掉牙了,有的时候有声音没图像,有的时候声音图像都没有;越是播放精彩的电视剧,越是出问题,让人一趟一趟上房去捣鼓电视天线,左转不行,右转也不行。如果羊能卖上个好价钱,干脆就换成一台大彩电,和村上做生意的羊皮贩子阿塔吾拉家一样,让左邻右舍也到他们家,一边坐在热炕头上喝着奶茶,一边有滋有味地看着彩电,那该有多好。
  可是,梦想着看彩电的计划就像大冬天吃鲜桃,季节还差得远呢一样,还不等穆合塔尔的父亲赶到活畜市场打探个究竟,他们父子俩就被拥挤不堪的人群挤得东倒西歪、晕头转向,不到一根莫合烟的工夫,就一家找不到一家了。他刚开始还用劲在人缝之间向前挤着,心想父亲不会走远,说不定向前挤上几步,就能看到父亲了。可他的力量太微弱,大人们密如森林结实如水泥柱子的一条条大腿,像一道道墙一样挡住他的去路,让他用上吃奶的力气,也很难再向前正常移动步伐。
  穆合塔尔向前走两步,又被挤得倒退好几步,就好像是搓板上的脏衣服,被人搓来搓去。在班上他还算是个大个子,座位总是排在最后一排,现如今简直就是羊羔子混在大羊群中,没有一点优势可言。他的双眼只能焦急地在人们的腰间或者臀部打转,即使偶尔露出一条缝隙,也是一眨眼的工夫,太阳的光芒从人头攒动的头顶照射下来,都是一阵一阵、斑斑点点的,支离破碎得如同从天空撒下来一把一把玻璃渣子,不等感受和领略阳光的沐浴,顷刻之间天空仿佛乌云密布,见不到一缕光芒了。
  穆合塔尔就像是栽进了一条旧巷道似的,眼前一片暗色,甚至连呼吸都有些困难了。他不由得开始感到慌张和害怕,眼泪汪汪,一脸哭丧,本来就洗不干净的一张黑脸盘,让他一把鼻涕一把泪地用手那么来回一抹,就愈加显得脏兮兮的,只有眼仁和牙齿看上去是白的,其它地方都黑不溜秋的,像是刚从煤井里上来的一样。“大当,大当!”他一声又一声叫着父亲,但没有一声回应,只有几个行色匆匆的赶集人间或低头瞧他一眼,说一声“这是谁家的孩子,大人干什么去了?”之后,就头也不回地赶自己的路了。当他好不容易被人群裹挟到一个丁字路口时,恰好有一辆运货大卡车开过来,将人群劈成两半,他才趁机得以脱身,一个奔子跑到一家茶房门前,一边擦着眼泪,一边紧张地四下里来回张望。
  卷毛叔叔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现的。他长得不算高,脸上白白净净的,黑黑的眉毛,黑黑的眼睛,一撮漂亮的八字胡,尤其一头天然卷曲的黑发,让他显得英俊潇洒,不落俗套。因为不知道他是“艾买提”还是“赛买提”,穆合塔尔就暗自称他为卷毛叔叔。卷毛叔叔来到他跟前始终是脸上带着笑容,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他的什么远房亲戚。他一遍又一遍地问穆合塔尔是哪个村上的,他爸爸叫什么名字,到城里干什么来了。起初穆合塔尔还有所提防,卷毛叔叔问什么他都一言不发,也不正眼看他一眼,将头偏向一边,一门心思想着父亲。但后来不知为什么穆合塔尔就慢慢发生了动摇,人家问一句他就回答一句,神色也渐渐不像刚开始那样慌张了。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