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出远门的少年


□ 艾贝保·热合曼(维吾尔族)

  穆合塔尔第一次出远门。
  第一次出远门的穆合塔尔不见了。这一年他已满十周岁,还正在上小学二年级。本来他也应该和同龄伙伴一样,至少上到小学三年级,只因那一年暑假刚做完割礼,他老是不听大人的话,炕上躺半天,地下玩三天,又是爬墙头,又是钻地沟,欢子撒得跟小叫驴似的,搞得裤裆里的小东西一次次发炎,走路一瘸一拐的,到秋季开学时也不见有好转的迹象,于是只好留了一级。所以邻居家的孩子有事没事老是讥笑他:个子长得黄瓜一样,一年的学两年上。
  穆合塔尔不止一次这样想,如果不是跟父亲一起去县城,如果不是去了县城又要逛那个大巴扎,他可能就不会遇到那个说话像八哥一样好听的卷毛叔叔。就是这个叫阿里木的卷毛叔叔,在他和父亲走失后不长时间,不知从什么地方就钻了出来,一见到他就笑眯眯地问长问短,亲热得好像跟亲戚一样。
  “你爸爸干什么去了?你怎么一个人站在这里?”像是一阵风一样,卷毛叔叔不知不觉出现在他的面前。卷毛叔叔一边环顾了一下四周,一边抚摸着穆合塔尔的头脸,态度和蔼,语气亲切。
  穆合塔尔以前从未到过县城,就是乡政府所在地也很少光顾。这次如果不是他参加全校运动会,哭着闹着要买一双运动鞋,而父亲又不知道他脚的尺寸大小,也不会带他来到县城。让穆合塔尔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是,到巴扎这一天,县城就像是炸开了锅一样,人多得简直像天上的星星一样,数都数不过来。步行的,赶着毛驴车的,骑着自行车的,开着小四轮的;两三个结伴的,三五个成群的,抑或举家倾巢出动的,熙熙攘攘、川流不息,过节似的,好不热闹。只听一阵这个喊:“走路看着一点,撞上人了!”一会儿那个又叫:“我的帽子哪去了,谁见我的帽子了?”
  当时如果他们买上鞋就往回赶,或许就不会发生后来的事情。就怪父亲节外生枝,非说来一次县城不容易,既然来了就顺便去巴扎上了解了解羊的行情,要是价格看涨,选一个巴扎天,把家里那几只羊拉过来卖了,还说家中那台14英寸黑白电视机看得时间太长了,都老掉牙了,有的时候有声音没图像,有的时候声音图像都没有;越是播放精彩的电视剧,越是出问题,让人一趟一趟上房去捣鼓电视天线,左转不行,右转也不行。如果羊能卖上个好价钱,干脆就换成一台大彩电,和村上做生意的羊皮贩子阿塔吾拉家一样,让左邻右舍也到他们家,一边坐在热炕头上喝着奶茶,一边有滋有味地看着彩电,那该有多好。
  可是,梦想着看彩电的计划就像大冬天吃鲜桃,季节还差得远呢一样,还不等穆合塔尔的父亲赶到活畜市场打探个究竟,他们父子俩就被拥挤不堪的人群挤得东倒西歪、晕头转向,不到一根莫合烟的工夫,就一家找不到一家了。他刚开始还用劲在人缝之间向前挤着,心想父亲不会走远,说不定向前挤上几步,就能看到父亲了。可他的力量太微弱,大人们密如森林结实如水泥柱子的一条条大腿,像一道道墙一样挡住他的去路,让他用上吃奶的力气,也很难再向前正常移动步伐。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