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董家那个坏小子


□ 韩石山

  这些日子看杨伯峻先生的《论语译注》,脑子里全是些“仁者爱人”“君子固穷”之类的说教,按说遇事该能心平气和了,然而,眼前总也闪不开的是董家那个坏小子的身影,心头总也挥不去的是对这小子的那种复杂的情感。
  在中国,不管经济怎样的腾飞,物价怎样的飞涨;在我所居住的这个城市里,不管道路怎样的拓宽,空气怎样的污染,像我这样的家庭,也算是个小康之家了。儿子与媳妇在外地打拼,家中除了我老两口外,就是女儿和女婿了,两代四口,各安其业,各尽其责,多么的幸福,多么的和谐。然而,自从董家那小子撞入我们的生活之后,这幸福,这和谐,全变了味儿。
  他是怎么来的,就不必说了,来就来吧,以我的财力,多一口人吃饭,少一口人吃饭还是不在乎的。古代的君子,有“解衣衣人,推食食人”的美德,就是现如今,也不时能听到,谁把无靠的老妇接回家跟老妈似的养着,谁把街上的流浪狗抱回来亲得跟儿子似的,我就是没有那个德行,也该学学那个样子。再说,以我的年纪,也不在乎他给我叫什么,我有儿有女的,他叫的再亲,能胜过爸爸吗?也不求他的什么回报,他再回报,能让出版社给我出本书吗?我唯一的乞求只是,多一点人生的乐趣,好打发悠闲的日子,至不济,家里仍像过去那样和睦美满,平安无事就行了。
  然而,世上的事就这么不公道,这小子自从来到我家之后,吃我的喝我的就不说了,还是那样的没有德行,没有教养,想说就说,想闹就闹,任什么事,都得由着他的性子来。这还罢了,苏东坡说过,凡事都要忍须臾,孔子也说过,小不忍则乱大谋,虽说我一点谋的也没有,毕竟这把年纪了,小不忍则生大气的教训还是该记取的。
  绝然没有想到的是,我的友善换来的竟是——实在说不出口了,还是说了吧,这小子竟霸我妻女!
  事情是这样的。我老了,瞌睡多,晚上早早就睡了,怕打扰家人,就睡在最后面的一个房间里。那是为儿子和媳妇留下的一间小房子。他们几个是怎么睡的,这类小事,我从来就懒得过问。家里房间多,怎么都能分配过来,他们爱怎么睡就怎么睡吧。有一天大概是下午睡得多了,怎么也睡不着,就起来去书房看书,觉得有些凉,那就披件衣裳吧。便就近去妻子的房间,也是我过去住的房间去取。一推开门,眼前的景象让我大吃一惊,但见那小子光不溜溜地躺在中间,一边是我的妻子,一边是我的女儿。而那小子的两只手,一只搭在我妻子的身上,一只竟探进了我女儿的胸前。
  怎么能这样呢?我上前推推那小子,他嗯了一声,睁开眼,不屑地瞥了一下,极不耐烦地说:“走开!走开!去你那边睡去!”
  看妻子和女儿,不知是真的睡着了,还是假装睡着了,竟没有一个吭气的。人老了,不光没火气了,也没脸面了,妻子和女儿都不说什么,我再闹下去有什么意味呢。只有讪讪地退了出去。坐在书房里,一句书也看不下去,脑子里全是刚才那个情景,心想,这成什么世道。吃我的,喝我的,我什么也不说,还要占我床铺,霸我妻女,是可忍,孰不可忍!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