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被遗忘和不曾遗忘的小米饭


□ 陈洪健

  在他乡,来匆匆,去也匆匆,浮光掠影,到此一游,又有多少美好的影像残留于我们的记忆中?盛夏时节,第十、十一期广西青年文学讲习班的老师、学员们,坐着大巴从来宾市前往武宣县东乡镇进行采风。沿途,金黄的稻田、青帐的甘蔗地、灵光的河流、坐着牛车的农人背影、空中翱翔的鸟儿,孤寂的村庄,富有壮族古建筑的鹅卵砌成的石房子,古朴而艳丽的底纹,令人目不暇接。远眺车窗,一闪而过的乡村美景,好象手中举起的相机, “咔嚓——咔嚓”地拍不停,仿佛听到大自然的呼吸,从车窗外扑面而来。

  大巴在东乡镇莫村的村口缓缓停下来,眼前的莫村,田舍俨然,农人在地里顶着烈日,默默地收种。有地理学家云: “东乡地形,东西六、七十里,复山叠岭,右江环之。”山势不高,雄浑起伏,此类地,当为兵家必争之地,多出武人,民风彪悍,且为富庶之地。氤氲东乡,自古以来,盛产稻米,一八五一年春天,洪秀全在莫村称“天王”,太平天国将士杀鸡宰牛,大口喝酒,大块吃肉,大碗添东乡的米饭,庆贺洪秀全称王。午后,我们在东乡下莲塘村池塘畔,吃“农家乐”,主人摆上了丰盛的农家菜,土鸡土鸭河鱼,院子外边种的蔬菜,自然少不了,大伙儿大快哚颐。桌上,大海碗盛的东乡米饭,雪白凝脂,纤纤细腰,盛之入口,松软余香咀嚼于唇齿间,又有餐桌上的佳肴,细思量,饮食之道,食不在奢侈,阴阳五味交融,都能烹饪出一道道美味。放罢碗筷,抚摸肌腹,舌尖余香犹存,不免胡思乱来,太平天国义军能吃到东乡小米幸甚矣,革命不是喊口号,不是秀才纸上谈兵,更不是空着肚子扛着长矛冲上前去白白送死;东乡小米饭,成就了太平天国初期攻无不克的食粮,洪秀全在莫村承王不无道理。当洪秀全、杨秀清、萧朝贵、冯云山、韦昌辉、石达开等太平天国领导高层,吃着山珍海味,喝着琼浆玉液,出入大摆阔场,护卫队森严招摇过市,在天京搞内讧,互相杀戮之时,天朝的天数已尽。他们是否记得革命最初的使命,当年一帮穷兄弟在一起捧着破碗,津津有味,吃着东乡小米饭,指点江山,义膺愤懑的情形?他们彻底地忘了,忘得一干二净,胃口里已容不下小米饭的清香,那些世间稀有的饕餮之物和美酒,让他们的脑袋昏昏沉沉,肚里的肥肠排泄不通,整个太军天国乌烟瘴气,满脑子的沉湎于声色犬马,革命的虚无, “上帝”真的要请他们到天堂过逍遥日子了。

  上帝想:这帮龟孙子,穷日子穷惯了,小米饭都不吃了,不好好革命,我就“革”你们的命,让你们好好反醒二千来的中国农民革命。

  东乡七月,大地一片青黄,响午还有农人在田间伏着腰收割水稻。在莫村口,东乡谢镇长顶着烈日,手上拿着个扩音器,满头大汗,神情激扬,向我们娓娓道来太平天国在东乡的历史。她说,莫村能看到太平天国义军遗址的痕迹和文物很少了,大家就不必进去参观了。

  斗移星移,历史轮转,那一场惊苍天泣鬼神,震憾宇内的农民起义运动,多少英雄豪杰,乘着马在厮杀的战场,狂歌含笑走向不归之路!时间,忘记了人们所追求的梦想,但是抹不掉后人对历史的追思,不管成败如何,洪秀全领导的太平天国起义,以狂飙的姿态,让大清王朝的统治者再次看到了农民愤怒的力量, “蚂蚁”虽小,遍布社稷各个角落,足以蚕食整个衰老的躯体。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麒麟》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麒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