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草原上的女人


我打马来到绍尔勒沟前,提起缰绳,勒住嚼子,翻身下马,站在结实的红土地上。薄薄的水层从细沙上漫过,我掬起一捧清水,一股呛人的土腥味冲入鼻孔。我发誓,这里的一切仍是我所熟悉的。
  我侧身闭息用右手撩水,抬头看见蓝天白云,巍巍祁连,便一屁股坐在沟沿上,大口大口地喘气。没有路了,当年骆驼拉的高车、骡马拉的皮车和驴子拉的架架车碾出的一条窄道,已经没有踪影了。代之而起的一条坦克道,深陷在碱滩和芨芨草丛,蛇盘在尧熬尔塔拉的西北部。
  我是来祭奠我的奶奶的,49天前,她以90岁高龄辞世。
  52年前,奶奶带着儿女们,从外吾子塔拉搬到绍尔塔拉上来,为的是守住自己家的草场和牲畜。作为萨格斯户族一个人丁不旺、势力弱小的分支,被迫搬到荒凉贫穷的草滩里去讨生活,几乎是命里注定的。
  当年,奶奶走的是哪条路呢?我咬着一根芨芨秆,急切地问自己。不过,她总是过了绍尔勒沟的,我转念一想。绍尔勒沟,是区隔农牧的界限,绍尔塔拉上是牧人的天地,外吾子塔拉上是农民的家园。有意思的是,两边住着的却不是亲房,就是姻亲。
  奶奶是大家闺秀,她的娘家家道殷实,父亲是为乡亲们争水去过陕西打过官司做过官司代表的人,是能言善辩的地方精英。爷爷幼年丧父,念过私塾,知书达理。当年,汉人邻居一再劝说,太奶奶架不住“女大三,抱金砖”的说道,点头同意了把奶奶娶过来的主意。奶奶没有辜负长辈的期望,一生生养了四儿四女,于是家道逆转,为我们这个家支的兴盛打下了基础。
  湖滩上的羊群游移着,牧羊人都懒懒地跟在后面。奶奶坐着什么车过的绍尔勒沟呢?过了沟,就到了以畜牧为生计的荒滩上,奶奶有没有回头望一眼她的故乡呢?我细细思量着。没有证据表明奶奶对牧业生计不适应,反而都是些她如何出色的证据,连那些出身地道的草原女人,也没有显出多少优越。奶奶对她的羊羔子、牛犊子照顾周到,情深意切,这是家人和邻近族人都知道的。
  一阵干燥的风吹过来,沟底的弱水竟起了涟漪。我四下张望。绍尔勒沟从西南伸向东北。沟西的一侧红柳长势汹涌,几近密林,沟东的一侧则植被稀疏,几近光滩,如此鲜明的对比,倒是没有多见过。为了牧羊人看护畜群方便,也为了护林人看护柳林方便,这里建了一座瞭望塔。我攀到塔顶,外吾子塔拉和绍尔塔拉尽收眼底。真没想到,这里有这么绝妙的景色。奶奶没有看到这景色,她也无心欣赏这些,毕竟,实实在在的生活驱使着她终日劳作。奶奶带着孩子们搬到绍尔塔拉上,分得了一座四合院的堂屋,但是没有过上平安的日子。那是个破旧立新的年代,堂屋很快就被拆了,之后是饥荒,之后是爷爷被当作“反革命”抓走了。孩子们要吃饭穿衣、上学劳动,持家的艰辛她一人扛起来。
  奶奶有没有想过要回外吾子塔拉去看看呢?奶奶去世前,我和阿妈守在她的身边,她没有留下遗言,走得很平静。四天后,按照旧式的风俗,奶奶和爷爷合葬在一起,这回他们可以永远住在一起了,他们生前没有多少时间是一起度过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