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竹根水大旱纪事


□ 李昌祥

  2010年,江南正是杂花生树草长莺飞江水流绿,当此之时,却传来祖国西南广大地区持续干旱的坏消息——贵州大旱、云南大旱、广西大旱……
  我最挂心的是广西。因为广西有我的朋友丁承裕,而他正是广西甘蔗种植大王。种植,而且是甘蔗,没有了水,他的甘蔗怎么样了?他这位大王还会有那种王者风范吗?
  五月了,已经是五月了,还没有旱情缓解的消息,我坐不住了,我不能稳坐在春水缠绕的南京城了,我要去看一下我的朋友!
  2010年5月16日,广西种植大王丁承裕领我到他种植的领地去。在他出资修建的砂石水泥小路上,也只有旧中巴才好跑。几绕几转,开进了山峦腹地,停在了一边是山一边是水的地坪。下车后眼前一片开阔,这山套山的丛山深处,竟然还有这么一处一眼望不到边的碧波绿水。
  我正惊异于深山里的泽国,丁承裕又要领我下舟一渡。这是一只有着三个大舱的水泥制机船。我有些疑惑,山路都窄得连板车也只能单线行驶,这么一个庞大家伙又是如何从很远的河港运上山坳里来的呢?这一汪潭水,毕竟只是个大水库呀。我还来不及问,丁承裕便告诉我了,船是他们仿造的。我犹豫地注视着靠船头的舱位,里面水迹全无,干燥得让我增加了胆量,坐到了船头。机船嘟嘟嘟离开了坡岸,山里人竟然也有弄潮儿的本领。只见水泥船在碧波上划开,绕着绿岸,行驶得别样的轻快,别样的洒脱。一种似在漓江的幻觉,让我沉醉在真实的高山湖泊间。船浮着透亮的绿水,将我送到了一处被他称为“竹根水”的地方。丁承裕揽绳定船,又领我从坡岸投身进葱茏茂密的林海。
  风儿迎面送来了温存与和润,也送来了婉啭出旋律的轻盈,让人心旷神怡,便觉得这大自然的天籁之曲妙不可言,回环韵动,不绝如缕。律音轻盈时,胜似江南风筝的飘逸;音律静谧时,又恰似蓝色多瑙河上的休止符。分秒时刻间,山鸟鸣翠的一记两声,衬托得天籁之曲分外绵长悠扬。难怪古有流传,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度闻?
  “这儿就是我们竹根水林场的加勒比松生态林,山连山一共有1510亩。”
  相陪着的丁承裕领我在加勒比松生态林中越走越深了。见我站定在几株粗壮挺拔的松树下,丁承裕又告诉我,“还有比这粗的,比这高的。树干超过了18厘米,个头高过了6米。”
  原来这悠远而绵长的、韵动天籁的“小夜曲”,正始发于松涛。无垠似海的加勒比松就是这一面接受着仙气弹拨的琴弦。
  丁承裕说,“加勒比松能在大雨之中大量地储蓄天上来水;又能在干旱时刻,输出大量的根蓄水资源。”
  怪不得,广西近二百来天无雨,竟然还有这一个蓬勃着绿意的山林!难怪在这个竹根水的地方,百年不遇的大旱也丝毫没有肆虐的迹象!
  我不由考究起这个“竹根水”的名儿来。丁承裕说,这儿原本无水,只能靠竹根积蓄水分。我们在这栽种加勒比松,根底汲水性能更好。“我们就是要用加勒比松生态林根部蓄水,输送给绕山坡下的蔗田蔗苗。”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