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未分类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核电与民意——写在日本福岛核泄


  白彤东

  此次由于地震造成的日本福岛核泄漏危机,在全球掀起了对核电的怀疑浪潮,停建新核电厂、关闭已有核电厂的呼声甚嚣尘上。核电被认为危害环境,并对人命直接构成威胁。

  类似的情景,在30多年前的美国也出现过,其诱因,就是现在又被不断提到的“三哩岛事件”。1979年3月28日发生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州萨斯奎哈河三哩岛核电站的那次严重放射性物质泄漏事故,在切尔诺贝利事件之前,是核电危险、肮脏的标志。它是一起核辐射泄漏事故,而它所引起的美国公众反应也是美国30年未再新建核电厂的原因之一(另外一个原因是与美国其他发电方式相比,核电的直接花费相对较贵。这其实也与三哩岛事件相关,因为它间接导致建设更安全的核电厂的费用上升)。这给我们一个印象,“三哩岛事件”必定造成了惨重的环境与人命的后果。但是,我们如果去看看公认的数据,我们发现,“三哩岛事件”中没有造成死亡,而绝大多数调查结果认为它的泄漏也没有导致辐射病的上升。除了被污染的那个机组所在的建筑,它也没造成大范围的环境污染。但是,事实拗不过民意,拗不过一些环境主义者的坚定信念与行动。美国的核电事业就此停滞。

  不过,有人也许会说,虽然当时美国环境主义者与民众可能错了,但是,如果我们考虑到后来的切尔诺贝利与福岛的话,他们的担心最终被证明是有道理的。但是,切尔诺贝利事件,除了苏联政府的问题,更重要的是与它所使用的技术有关。只要我们不用这种技术,就可以大大地回避切尔诺贝利式的风险。并且,只要人类之多数不变成“饿死事小、环境事大”的狂热环境分子,只要他们不成为清心寡欲的道家,只要我们不让后发达的国家(比如中国)的人民坚持过着没有马桶、洗澡热水、暖气、空调等“奢侈品”的日子,能源需求只会日益增长。面对这种需求,我们真正要问的问题不是发展哪种能源绝对干净、安全,而是发展哪种能源相对干净、安全。

  《纽约时报》专栏作家Nicholas Kristof在一篇论述核电环保的文章中指出,美国的最大能源来源煤电通过产生煤烟一年杀死25000人。仅此一项可能就可以抵过人类所有的核电灾难的死亡人数(切尔诺贝利的死亡人数是个大有争议的事情——官方数据为4000多人)。中国呢?每年矿难死亡人数呢?福岛可能使得其方圆几十公里乃至几百公里环境遭到破坏,但是,挖煤挖空了多少土地?运煤消耗了多少能源?烧煤又慢性地杀死了多少人呢?

  对其他能源来源,我们也可以提出类似的问题。从去年墨西哥湾的原油泄漏到被汽车污染的空气,石油的情形也不是很妙。水电对环境的影响、对人类生命安全的威胁也日渐为我们所认识。当然,我们可能会想到太阳能和风能。但是,这些能源还没有真正解决经济效益和并入电网稳定发电(太阳和风是不考虑我们什么时候需要电来行动的)等问题。并且,比如,太阳能电池板的制造与废旧处理可能造成环境危害。笔者不是核电专家,而这里也不想论述核电是可大规模开发的能源中相对最干净、最安全的能源,更不是说核电,尤其是中国的核电没有要改进的地方。只是想说,我们在热血上涌之前,先要冷静地看看事实,做做调查,不要像当时“三哩岛事件”之后的反核美国民众一样,让热血烫坏了脑子。

  提起美国部分民众在“三哩岛事件”中被烫坏的脑子,其中一个促成因素,是在事件发生前,一部与这个事件有些许相似的电影《中国症状》在美上演。但是,这让人想起来更加悲哀:重大政治决策居然要被虚构的电影所左右。不幸的是,民众的判断,不但受短期物质利益影响,还要常常受到情绪左右。群众的眼睛常常不是雪亮的。乐观的人可能会说,人民不会总被蒙蔽。但是,历史似乎指出,民众虽然可能会最终识破一套伎俩,但是,下一次,他们又会被新伎俩蒙蔽。

  既然民意并不总是可靠的,并且常常导致错误的决策,那么,这是不是意味着,就像疼爱孩子的家长保护孩子,政府可以罔顾民意,甚至哄骗人民呢?如果这个家长其实是乞丐头子,根本就不心疼(本来就不是自己的)孩子,怎么办?如果这个家长是个更大的糊涂蛋又怎么办?因此,我们要有好的选拔精英的机制,并且,如果我们知道,再好的安排也会出错,最好应该让这个机制有纠错的可能。更一般地讲,在现代民主国家,民意过大成了顽疾,但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让政治成为一小撮所谓“精英”打着民意的旗号,将国家变成他们的私器。因此,包括笔者在内,已经有学人在论述精英与民意的某种混合政体也许是现实中最好的制度。

  在这次核危机中,虽然欧美也发生了哄抢碘片事件,但是,抢盐却是中国特有。为什么?因为有人传谣、信谣。但是为什么中国人就这么喜欢传谣、信谣呢?中国人天生丑陋吗?我想不是。

  我旅居美国13年,回国后注意到中国的网络与美国很不一样。美国网络上可以轻易发现各种权威信息(政府办公、社会服务、商业信息、科学知识、社会事件分析,等等)。但是,在中国,我自己买车查4S店,还是从某个热心人的帖子上找到的。这又是为什么?也许,它是种种历史与现实因素导致的公信力丧失的结果。当人们不再相信政府、企业、媒体发布的信息的时候,他们就只能从他人嘴里得到信息。这就给谣言制造了土壤。

  因此,吊诡的是,虽然民意不总那么可靠,但是,试图蒙骗民众只能让民意变得更不可靠,更产生令人担心的恶果。最近,几名环境科学家之间的电邮被曝光,他们似乎在谈论如何修饰数据和结论以达到让公众重视环境问题严重的效果。这被西方一些反对环境问题是严肃问题的保守主义者紧抓不放,成为他们论证环境问题是左派、自由派用来吓唬人的一大证据。因此,通过一套好的选拔机制和给精英以充足的决策权,我们确实要强调精英作用。但同时,要用民意对其加以制衡。并且,在精英决策的同时,要确保这些决策对公众的公开透明。这种公开透明也许不会马上改变公众对权威的怀疑,但是,如果坚持下去,总会有一天,再有类似事情发生,中国人只会去抢购碘片,而不会去抢购碘盐。

  白彤东为复旦大学哲学学院教授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核电与民意——写在日本福岛核泄”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