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后革命”的启发:中国当代艺术史叙述的可能性


□ 胡是平

  作为一个描述历史分期的术语,“后革命”这个词包含了双重含义:即阿里夫·德里克所言的“革命之后”(postrevolutionary)和“反对革命”(antirevolutionary)。在这个术语的历史分期的尝试中,革命的行动和革命的话语被分别设定为坐标的两个轴,这个坐标是以(后)革命为刻度的。
  按德里克所指并就中国的具体情境而言,1977至1984年这个时期,虽然艺术自身渐渐祛除了强加给它的意识形态性,但意识形态依然存在,因此艺术家在更为独立的环境里展开了社会价值诉求,展开了与社会对话的行动或期望,以期达到进一步的社会整体的去意识形态。艺术必须介入社会,这才是艺术的意义与目的,1985与1989年间的“新潮美术”运动就是出于这样的一个去意识形态目的的。当这种群体运动停止后,艺术家开始调侃与自嘲,“新潮美术”转变成了政治波普与玩世现实主义,有的干脆放弃这诉求而避入个人生活与艺术语言的实验及纯化之中。
  1992年中国经济改革深化,苏联东欧阵营的解体、冷战时代结束,标志着“后革命”历史时期的到来。在中国,意识形态艺术失去了一贯的对象,艺术家一时间无所适从。传统意义上属于“资本主义”的问题一下子涌入了中国艺术家的视野,诸如城市问题、污染、暴力等。这样,在资本主义文化的扩张之下,中国的艺术家又遇到了一个文化身份的问题。原有的意识形态观念的消失,使得一些原来被掩盖在革命话语下的题域得到了艺术家们的关注,比如性别、身体。近年来,网络的迅速发展又为人们提供了一个新的空间,而数码技术的普及在客观上给艺术家提供了不少新的可能。这一切构成了20世纪90年代艺术的多元混杂的后现代景观,使得我们对90年代的记忆异常的含混,令人沮丧又撩动人心。
  在这段历史中成长起来的一代——我们把他们称作“后革命”一代,他们出生于20世纪70年代前后,在充满启蒙感的1977至1989年的文化氛围中度过了童年启蒙期,而最关键的是,他们的世界观、价值观却形成于90年代至今的“后革命氛围”中。他们一方面是“愤青”形象,但他们也构成了“小资”的主体。后来,他们又出现“布波族”,而他们的艺术也因这种面孔的混杂而形成整体描述的难度。
  “青春残酷”是朱其使用的一个指标,他指的是90年代中后期出现在青春文化现象中的艺术(特别是绘画)现象,朱其设定了一个从“伤痕美术”到新生代再到“青春残酷”绘画的具体线索,并置入了80、90年代社会历史线索。这一代人青春的苦闷融入了去意识形态、商业化与全球化的背景,正因为这个极度复杂的背景,使他们的苦闷又找不到一个具体的原因,甚至让他们失去了寻找的勇气和能力而限入了自我放逐。
  可以认为“青春残酷”绘画使宽泛的“深度”绘画具体化为一种对自我人生的关注,这既是对宏大叙事的主动拒斥,也是一种无能为力的退避。这种关注与他们的刚刚过去的青春记忆吻合,因此我们看到了尹朝阳不无叹息的“青春远去”,也看到了校园民谣歌手 “那么早就开始了回忆”(李皖语)。
  另一种言论似乎不那么关心这一代人的精神向度,而更关心他们生活中文化语境的变化,而文化语境对艺术家的影响,可以具体化为一个视觉语境或图像经验。卡通一代无疑是在这一言路下最典型的解说。与“青春残酷”绘画的精神分析言路相比,卡通一代的思维线索更像是对图像、消费时代新人类的人类学描述,他们不触及任何的精神分析,甚至反对这种分析。因此卡通一代是在90年代率先进入商业文化、消费文化以及图像时代的都市青少年的审美趣味。卡通既是一个图像事实也是一种图像态度,所以卡通一代既是对卡通文化事实的接纳,也是对文化态度的认同。卡通一代对卡通文化的态度也正是波普艺术对待流行文化的态度,而卡通文化背后的文化身份幻化感也确实是这一代人中一部分人的心理特征之一。这一代艺术家与上一代艺术家对待大众文化的态度有明显的不同,他们不再一味地讽刺,而且中国90年代初期大众流行文化中的“暴发户”趣味已经脱离了这一代人的视野,这一代人——由于有了一个新的全球化语境——他们的大众流行文化已经很少具有本土特征,因此他们的艺术是一种没有地域特征的艺术,是一种去地方化的艺术。
  全球化的流行文化背景确实是这一代人的重要文化事实之一,对这一事实,卡通一代艺术家作出的是迎接的姿态,像60年代的波普艺术家一样,通过把青少年的趣味,提携进艺术领域而颠覆既定的审美趣味,卡通一代因此而成为一种“反艺术的艺术”(张晓凌语)。
  另一个重要的事实是新技术的普泛,又加重了这一代人面目的含混不清,数码技术的勃兴、电子信息技术与网络的发展,同时新技术带来了一个图像/仿像的时代,这些问题与流行文化问题纠缠不休。新一代的艺术家更倾向于通过这些新的媒介使他们获得一个新的体验方式。数字摄像机的普及使影像艺术掀起了热潮,网络的普及给写作带来了一个新的高峰,同时它也与新出现的FLASH软件一起形成了一股网络动画旋涡,音乐电视、动画片翻版、网络文学建立了一种新的创作方式,在这些影响下,这一代人在艺术体验/思维方式上会有根本的变革。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