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大智若愚浆水面


□ 马步升

陇东地界有一句骂人话:你扑的吃浆水面呀!扑,是着急、迫不及待之意。狗扑人,虎扑牛,狼扑羊,狐扑鸡,想想那阵势!意态由来画不成,一个“扑”字,形神意全有了啊。区区浆水面,有人“扑”着去吃,可见这东西像功名利禄一样,是需要全力以赴去“扑”的。“扑”是带着杀机,带着巨口利牙的,功名路上,白骨累累,全在一个扑字。但是,扑的人却越来越多,越来越生猛,不择手段地扑。扑的学问越来越深邃,完全可以成立一门“扑学”了。(不是朴学,是扑学。)
看看吧,一群狗只有一块骨头,落在后面的抢骨头无望了,先把扑在前面的狗扑倒。俺啃不着骨头,也要放了你丫的血。这里说的是狗。不知人是跟狗学的,还是狗跟人学的,假如是人跟狗学的,则是出于狗而胜于狗,本事近于豺了。狗最多咬了你的脚懒筋,咬一口,见好就收了。豺的看家招数是,你在一心一意全心全意往前扑,它偷在你的身后,一爪子从肛门搞进去,把大肠连枝枝蔓蔓都扯将出来。豺的嗓音不够圆润,大概是前几年歌坛流行的那种,秦始皇和越王勾践就是这种豺声,命相书上说,这种嗓门的人寡恩薄情,阴毒无比。豺把掏出的肠子提在爪里,哂笑着对倒地的没了肠子的人说,你不是比我扑得快吗,扑呀,没了肠子轻装前进不是扑得更快吗。你们人类搞了百年奥运,百米速度才往前“扑”了区区两秒多,俺透你一个核心机密吧:那是他们带着肠子“扑”的!多累赘的呀,今日个俺把你肠子掏了,阁下身轻如燕,“扑”出的记录只有等美洲豹来破了。多好的事呀,我可是一心为你着想的,是看在咱俩交情的份上的,别人我还不告诉他,你可别不领情呀。
动物都是互相学习取长补短的,人学起这个来,傻子都是冰雪聪明出类拔萃的,不信你到街上看,那些傻子只骚扰女人小孩,绝不会在男人跟前动手动脚的。有道是,天上鬼日鬼,地上人搞人,人所学的一切手段,归根结底都是针对人的,天天小李飞刀年年雪山飞狐,练就豺的掏肠术后,又为此招设计了解说词。要掏别人时,都声称是为被掏者着想的,一片冰心在玉壶的,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作连理枝的,上帝自愿出来作证的。掏倒了,掏死了,又会感叹说,啊,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与君世世为兄弟,又结来生未了因。这辈子没掏够,下辈子还要掏呢。
谁敢说自个不怕人?精屁股撵狼胆大不害羞!
被掏的人泱泱天下滔滔皆是,可死“扑”“扑”死的人依然天下泱泱皆是滔滔,这道理似乎人人都是明白的,都是痛心疾首的。都明白,都痛心疾首,还讲,便是废话。再说,谁又好意思劝人不“扑”呀,只好任其灯蛾扑火烂黄瓜当铁棒槌了。人就这毛病,生怕慢半拍,碗让人里外舔三遍了。哈,扯哪去啦,别人肛门疼不疼的,干卿底(下的)事!咱吃浆水面去,别扑着吃,咱都是浆水面族,不是贵族,难保不扑,忍着点,装一会儿贵族行不?
其实,这句话的真实含义是:你急什么,不就是浆水面吗?看看,我的乡党是多么的大智若愚呀,早把事情看明白了,却装傻听傻子的教导呢。浆水面说到底,还是一种面食,面条的做法与臊子面差不多,不过要随意得多。讲究的人,尽可精雕细刻,螺蛳壳里做道场,麻雀窝里翻跟头,癞蛤蟆跳姜窝子,给猴子穿皮尔·卡丹,爱咋咸精成去。一般的人,来兴致了,把面擀得像面一些;心里不舒坦了,比如出门让狗吓了,两口子拌嘴了,娃娃淘气了,把面略揉揉,推擀薄了,几手揪成片儿,也是个吃法。浆水面不在面,在于汤。随便找一些鲜菜,如白菜、菠菜、芹菜、雪里蕻,这些大路菜,都行,泡在水里沤一沤,沤出酸味来。舀在煮熟的面条里,就是浆水面,单喝,就是浆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