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麻星


□ 老 猫

麻星

      老 猫

    1.麻星老摸

老摸获得“麻星”的称号,是在上大学的时候。
那时候改革开放,万物生长,天下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老摸这一批大学生,也是恢复高考后考进大学的前几批应届高中毕业生。本来想抖一抖天之骄子的份儿,没想到没人承认他们。父辈觉得他们没吃过什么苦,对这帮人压根就不答理,早几年的学长则对他们充满鄙视,说:“你们以后到社会上锻炼锻炼,一定会有出息。”
既然出息要等到几年以后,老摸他们自然也就不着急了。同班同学逐渐分为几派:读书派、朦胧诗派、麻派。读书派主攻尼采柏拉图,朦胧诗派推崇北岛杨炼,麻派则专打麻将。反正没有一派正经学习功课的。
老摸最初是读书派。可他对外国人名一向记不清楚,外国原著翻译成中文后的绕口句子,把他的脑袋都看大了。他每每去图书馆都要提前占座,吃晚饭前把书包放在那儿,吃过晚饭再回来。盘踞在费了好大力气抢到的座位上,翻开书没几页,就困得迷迷瞪瞪。就这样,花了一个学期时间好歹啃完一本《存在与虚无》,合上书,居然想不起来这书说了什么意思。
想想看,比起西方哲学来,还是朦胧诗直了明白,更何况当时是诗人横行的时代,会写诗的男生往往能率先获得女生的青睐。功利在前,于是老摸改变方向,开始写情诗泡女友。刚写诗的时候,不敢拿出来给人看,就自己偷偷记在一个塑料皮本子上,反正都是情啊爱啊的,在风格上来说更接近舒婷。但有一天,这个本子突然找不到了。
当时老摸也没往心里去。那年代大学里风气淳朴,在宿舍里有什么,一般不会丢,也许就是埋在哪堆东西里,经常是过个三五天就会重新出现。比如有一次老摸的一条被子不见了,一周后他在隔壁宿舍发现,被子正铺在桌子上当打麻将的“麻毯”。
可那天晚上熄灯后,突然有一哥们儿说,在教室里捡到一个本子,“里面全是酸诗,应该读出来与大家奇文共欣赏。”那小子打着手电开始念:“你是我心中的乱麻,爬在胸口,爬在肩头……”每念一句,就引起大家的一阵哄笑,说这还真不是一般的酸,赶上独流老醋了。老摸在被窝里那叫一个臊。从此,他的诗人之路也彻底断绝。
新学期开始,老摸不知道干什么好,似乎剩下唯一的选择就是打麻将。老摸小时候就打过麻将,但还没跟人真刀真枪地赌过钱,所以对麻派一直敬而远之。那天早晨,第一节是上摄影课,老摸醒得有点晚,看看周围同学,似乎没人有起床的意思。他把一只手伸到床旁边的桌子上,那上面摊了一堆麻将牌,昨天晚上打完没人收拾。老摸心想摸到字牌就去上课,摸到别的就不去。结果他仔细地摸啊摸,终于感觉到自己摸的是个一桶。这说明两个道理:一是上天不让他去上课;二是他对麻将并不在行,一个一桶都要摸半天。

那天还发生了两件大事。一件是摄影课的老师突然进行了点名,想必是来上课的人太少,把老爷子给激怒了。凡是没来上课的学生一律除名,下学期才有资格再修这门课。第二件是,老摸第一次上庄,码好一副牌后半天没吭声。旁边的人等得不耐烦,催促说:“干吗呢?相面哪?”老摸说:“我……我……好像是和牌了。”
老摸的“天和”震动了全年级的麻派。很多在旁边观战的同学都说,被摄影老师除名也值,因为这一辈子,很难再有机会目睹一次这样的“天和”了。
也就是这两件事,促使老摸最终走上了“麻星”之路。麻将,成为他毕生追求和不懈努力的东西。
确立“麻星”的地位,则是因为另外的几次艰苦战斗。
第一次是和别的年级的同学打牌,其中有一个体育专长生,身高臂长,以前是打篮球的。他一上来就表态:“体育运动都是相通的,能打篮球,也能打麻将。”这小子在老摸的庄上来了一“杠滋”,把老摸给抽立了。他兜里那五十块钱,本准备用来给女朋友买情人节礼物,一下没了,立刻被逼上了绝境。老摸就想,如果我这个时候认输走人,不仅女朋友没的泡,以后还会给心灵造成相当大的阴影,所以必须得扳回来。他主意打定,向身边同学借了钱,气定神闲,开始了和强敌的周旋,终于在六个小时后,在专长生的庄上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也来了一把“杠滋”。这一把把那个高个子打得万念俱灰。他站起来,冲老摸拱拱手,不玩了。
那天的情人节约会老摸迟到了三个小时,当然也没时间去买礼物。虽然没有直接导致和女友分手,可两个人从此有了龌龊。毕业前夕,他们终于散伙了。当时老摸还挺伤心的,但后来老摸遇到了女中豪杰宁彩霞,也是麻坛高手。老摸常常慨叹,要是不打这六个小时的麻将,就不会和女友分手;要是不和女友分手,就不会和宁彩霞在一起;不和宁彩霞在一起,人生将会变得多么没有意义。所以说,人生如牌局,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啊。
分享:
 
摘自:十月 2006年第06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