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华语青年影像导演众人谈


□ 林 婧

  俞钟(《香巴拉信使》导演):
  中国电影现在面临的状况并不是说不赚钱,或者投资多大的问题,我觉得是创作者心态的问题,就是别骗人,这最重要。不管片子大还是小,是艺术还是非艺术,只要你片子是真诚的,我相信观众进去看能感受到。但你玩的是噱头,玩的是概念,消费者会觉得受骗上当了,他们得出来的结论是中国电影不好看,而不是说你这一部电影不好看,这最可怕。很多规律是不可寻,但中国电影应该寻找一条规律,大家按照这个规律做一定好,应该找这样的路。我相信电影主管部门一天到晚说大家拍主旋律的影片,主旋律的东西,他们也不希望拍得难看。你不要钻牛角尖,还是创作者的问题,你怎么把它拍得好看。以前主旋律太正,给观众印象主旋律不好看。有时候,我也觉得挺可悲的,我找演员经常找不到像王心刚那样的,以前英雄时代出来的那样一批男演员。现在拍老百姓片子拍得很多,出来一批都是很生活化,离观众很近的演员,而恰恰我们想拍一些大片或者拍一些有力量感,有英雄人物的电影,中国有施瓦辛格吗?中国有史泰龙吗?没有,经常拍着拍着,我说男一号怎么树不起来,他身上没有英雄气。中国观众除了看小人物以外也想看这种东西。不知道是不是我们从业人员做得不好?还是有什么原因。突然,大家的信念感和英雄主义都没了。以前《渡江侦察记》看十遍八遍,现在好像没了这种东西,这种精气神没了。你说那个东西观众不爱看吗?我不知道。我们已经够小众的了,特别我们年轻导演,小众很多,我们真正的中国精神在哪?我们的精神支柱在哪?观众其实想看这些东西,想去受这种熏陶,甚至想带自己儿子看十遍,你看看这里面人是什么样子,这是在中国电影蓬勃的那一天,随时者阿以看的,而且看了心里不难受。
  
  爵群书(《知钧一发》导演):
  在中国,有的人羞于谈主流商业片,要不是特别大的商业片,要不就是艺术片。主流必须有主流意识,恰恰在中国,过度鼓励创新,觉得主流意识是不高明的,是比较弱智的,所以我觉得这个东西是创造意识上的问题。掌握主流话语权不一定是政府,而是真正的主流人群。实际上,比如男人要承担起家庭,要对家庭有责任,与人为善,想把日子过好,不伤害别人,这在哪个国家都是作为主流价值体系存在的。而恰恰我们现在创作有意识忽略这些。而且中国票房取得成绩,都不是正常规律下取得成绩,不管大片还是什么片子,都不是正常电影工业规律下应该说是歪打正着或者某—个点上做得特别足,把别的面都盖了,这样会有成功的例子,但这不是本质上的成功,也不是电影工业的成功。比如你宣传成功或者噱头成功,它不能从中找出规律性的东西来,你只能走到歧路上,我当然不是说别人的电影假冒伪劣,但可能—个假冒伪劣经过某种包装,某种宣传,也能唬一批人,唬完之后,你很愤怒,别人也愤怒,得一时之逞,但根本上对电影工业是—种伤害。实际上,拍大人物也不是我们擅长,我们喜欢拍小人物,大人物首先已经不是人,已经成神了,有些东西我们触摸到但适不适合表现?适不适合电影影像去表现?大人物在我们所有人心态中已经超过我们的生活经验,生活感知,它已经是公众的东西,不是我们所能左右。但小人物可以按照我们真实的理解,真实的感受去拍。
  我觉得从第五代之后,中国电影有一个问题,就是解构,把所有英雄拉下神坛,所有英雄都下放把自己当成平民,但我们还是希望在电影中能看到超出我们能力之外的英雄人物,我们希望拍这样的东西。我们刚才说大人物是概念中的大人物,而不是我们真实生活中成长起来的大人物,我们希望看到一些巨将、巨人,但不是伟人。
  
  李玉(《苹果》导演):
  我觉得男性世界女性世界是特别和谐的,大家都说女性电影,我个人不太喜欢这样划分,女性电影本身就是电影,而且也有很多男导演也把女性作为主要的表达对象。男性女性,只是天然视角不一样,我觉得那样划分的话会减少这些丰富性的东西的表达。每一个导演,不只是女性导演,他拍的肯定都是他对这个社会对人的观察,然后体现在这部电影里的,不同的可能是每个人的想法不同,每个人的特质不一样。就我来说,我觉得从《今年夏天》里的女性到《苹果》里的女性,她们都是现代社会的一个自然存在,像刘苹果,她有特别犹豫的时候,有她那个阶层的女人,生存能力特别强的时候,她要用她认为一根筋对的那种方式,这些可能在道德上大家会觉得有问题,但是是真实存在的,而目.是大多数人的方式。
  《苹果》更像一个类型片,而且不是那么很较劲的艺术电影,其实它还是一部黑色幽默的电影。我们都是在主流院线里跟人家争,我们应该有另外的渠道,现在都混在一条道里面,挤得很,被挤出来的太多了。有人问我去电影节是为了什么?我觉得第—就是—个商业平台。你去了之后,有两百多个片商在那儿等着,我们去不了,那他们就疯掉了,等于你全部投资,那么贵的一个东西就全部玩完。第二是国外的观众也是观众,你能够看到他们的反应,这个电影对他们的影响。第三我觉得电影节是—个秀场,评奖只是为了吸引更多的目光。我从来都觉得电影是不可比的,只不过是这一届评委他们个人的好恶而已。谁得奖不高兴呢?但是你把这个目标定在去国外拿奖,我真觉得是挺土的方式。当然因为我们现在机会也多了,第六代刚起来的时候,他们也没有太多的出路,那时候为什么都在地下待着?就是因为没有一个跟电影局很好的沟通,现在大家的沟通好一些了,因为电影局也比较开放了。我特别不喜欢一些小的欧洲电影节,好多国外的小电影节特别会利用这些地下电影。一个挺有名的欧洲电影节主席,他跟我说你用得着通过吗?你不用通过,这种东西你想怎么表达就怎么表达。我觉得这是特别不负责任的说法,我们在中国做电影当然要面临审查,但是你在这里面做这些东西是有价值的,我觉得做地上电影一定是有价值的,你起码让观众看到了这一类型的东西,不管是一种什么方式出来。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