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南方之书


□ 谢 君

南方之书
谢 君



有时候我们猜想着
头顶上面的世界,在我们所属的南方
在很久以前,在孤独的时候
我们会对着天上的事物说话
当群星涌现天河,白色的光带微微向西倾斜
母亲说,只要对着天上的事物说话
我们就会很快平静下来,甚至更加纯粹
因为天上的星星都静静地对应着我们
母亲切着大棵芜草,在忙碌着
而我们跑向很远的地方,去看天上的流火
旷野中,萤火虫倏忽来去
晃动的白杨在黑暗中大声呼吸,天气愈来愈干燥
也许秋天就要来临,我们望着白茫茫的光带
猜想着秋天的开始,星星们
依然开着无尽的花,在天上,一颗又一颗
孤独的星、寂寞的星、温暖的星
寒冷的星、悲伤的星、它们开着无数的花
从春天到夏天,从不停下来

但每一朵都只开一次
只有一次,并且不能重来,母亲说
如果我们对着它们说话
我们的愿望就会全部实现。我们望着天空
猜想着头顶上面的世界
但我们并不清楚我们的愿望是什么
当我们一次次跑向旷野,面对着广阔的澄明与虚无
直到很远的地方。当雨水
还在为南方施洗的时候

我们就跑在旷野,我们从家园出发,在夜里
无声的闪电在我们头顶飘舞着
猛烈而甜蜜,仿佛母亲的发辫
而在我们一侧,轻盈的豌豆花追随着我们
仿佛一直行走在河岸旁
一直行走在我们身体旁。而母亲有时在守望
有时在等待着我们
她会担忧我们突然消失,是啊
当雨水来临,静静的河流将变得粗野、倔强
当它睁开眼睑,踩着晶莹的薄雾
摇摇晃晃在我们平坦的原野上
然而,雨水一直显得温和,仿佛母亲一样
在南方,它们弥漫着,在四月
树篱开放成片的白色,在五月
院中的枇杷开始成熟,渐渐晶莹透亮
在六月,当绿色的席草、蓝色的风尾花和无边的原野
一起到来,平原的王国更加青郁、静谧
而我们猜想着头顶上面的世界
在母亲的所爱中,在母亲的忧虑中,在雨中
浓重的雨云从遥远的太平洋上空而来
又向四方而去,它们经过,消失,不可阻挡
雨水远至北方,江水苍茫
雨水远至东方,林木浓郁幽深
雨水远至西方,高原背负星辰
雨水远至大地的幽冥,连绵的雷鸣上演着
在夜里奔驰,剧烈震动的空气在膨胀、收缩
雨水飘游,远至无尽的广袤
没有边际,没有告别的言辞
遥远的一切无从确知,而在无尽的空旷中
大地相连,万物相连,星空与星空相连
当我们猜想着、奔跑着在绿野
追随绚丽的闪电、黑色的白杨
追随鹧鸪们安居河岸的家
带着喧哗的声音,在高高的玉米和豆荚之间
在湿漉漉的摇摆的庄稼之间
正如母亲所说,我们是南方
也是大地、万物、流水和远方的孩子
我们是向着远方说话的孩子
当我们出现,猜想着头顶上面的世界
在短暂的存在中,我们在这里,又不是这里
不仅仅是这黑暗中的全部,我们是
在时间中生长而又流逝的名字
我们在黑暗中,也在明亮中
在湿漉漉的灯芯草丛中,在青蓼与代代花中
在黑夜与白昼的交替中,我们是
空旷的、充盈着静寂的空气的孩子
是闭着眼睛的瑞香草的孩子
是沉睡着的蚕豆花的孩子
是大声呼吸着的黯然的孩子
是林莽中白花泡桐一样向着高远的孩子
在六月和八月,在四时的变换中
在群星的转动之中,四野的声音
随冰凉的白露而来,又在空气中隐灭
我们是没有终极的浩淼世界的孩子
是闪电的孩子,如同闪电
向着故乡和无限的远方说话
当我们行走着,在我们背后,赐予我们愿望的星星
在夜空中静静开花,当我们行走着
在旷野中,在我们头顶上面的世界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2007年第01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