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芦苇花


□ 张学东

芦苇花
张学东

  也不知道从哪一刻起,河水在这里俏皮地拐出一个很大的弯子,平白地侵吞了一大片岸滩。站在远处高高的土坡上朝这边观看,河湾向外蔓延的弧线极像孕妇朝岸边缓缓挺出去的一个便便大腹,优美傲气却又显得十分的慵懒。
  河里渐渐就没有了水,眼看要干涸了,却日积月累地在弯子这里冲浇出一片相当开阔的沃地,种西瓜是再好不过了。河湾这一带也许有人种过瓜的,当然,那该是早年间的事情了。这里如今已经荒芜了,除了空余着两间很低矮的大概是用作看瓜棚的土屋子之外,剩下的便是大片大片的芦苇丛和苇子湖。两间屋子一直闲着,没有门,连窗框子也被什么人给拆走了。破旧的廊檐缝里成了麻雀们的栖息地,成天价钻进来又窜出去,倒是很快活繁荣的景况。屋子里面的炕也塌了几处,四围的墙壁薰得黢黑黢黑的,泛着某种类似于瓷釉般的光泽。附近的娃娃们没少在这里玩耍和做过“家家”,就是一些在外面干活干累了的大人,也偶尔会钻进去避避雨休憩一阵子或吸上两锅子旱烟解解乏。忽然有一天谣传在这矮屋里吊死过一个人,还是个女儿家,惶恐之余人们也就不敢再进去歇缓了。
  风中来,雨里去,十多年一晃而过,河湾里的两间矮屋子一直经受着无边的寂寞,很少有人问津,葳蕤的芦苇和杂草几乎快把它湮没了。那年秋末,人们惊讶的目光最先是被一炷从河湾方向迟缓地升到天空上的青烟所吸引。那时候正是傍晚时分,秋风一阵一阵吹过来,开始发白的芦花在河湾里随风摇曳,发出簌簌的声响,仔细一听,犹如一群野兔在干草丛中持续奔跑。野烟的气味正是被风一缕缕送到庄子上来的,还有那些簌簌作响的芦花和细密的苇叶相互摩挲出的沙沙声,好听极了,一切是那样和谐,又是那样清澈和朴素,这是人们多少年来早已习惯了的一切。接下来,人们还是陆续发现了一些变化或事实:河湾里的那两间废弃已久的矮屋前整天有了晃动的人影儿,而且,他们似乎并没有很快离开的打算,窗户上蒙上了一方塑料纸,门口挂了一面草席帘子,屋顶上的杂草和门前半人多高的芦苇子被铲得干干净净的,屋前豁然平整出一片不小的院子。每天的晌午和黄昏时分都会有浓浓的青烟从这个地方静静地升起来,烟雾升到半空中就悠然不惊地飘浮着,袅袅娜娜的样子,很长时间都不肯轻易消散。
  没过几天,人们就得到了更确切的消息,住在河湾里的原来是两个做弹棉花网棉套生意的外乡人,一老一少,是父子俩。父亲五十出头,秃头,驼背,瘦瘪瘪的一个身子,两只眼窝时常悬着浑浊的泪,他看人时的眼神很苍茫和渺远的样子,总皱着个眉头。儿子也就二十四五岁,头发剃得很短,毛茸茸的,身板儿却是又厚实又直溜,不爱多说话,也不怎么拿眼睛瞅人,只知道闷声闷气地跟在父亲旁边做事情。他们用来弹棉花的工具很像一只巨大的弓锤,上面绷着很结实很有弹力的绳子。他们把白天从附近庄子上收来的那些旧棉套拆散了,平摊在那面炕的席子上——塌了的炕早已经被他们修整好了——然后用那弓子在棉絮上面一下一下邦邦地弹着,十分投入的架势。那些深藏在棉絮中的灰尘和细小的纤维物就腾空而起,棉絮在炕席上很有节奏地跳跃,呛人眼鼻的白灰如烟雾般在屋子里弥漫开来。一床棉絮弹下来,这一老一少全都苍白着,雪人一样,就连眼睫毛眉头和鼻孔都是白的,乍眼一看,仿佛隔着一个苍茫的世界
  那些赶集的人通常是沿着河的方向一路朝上游去的,他们都要经过河湾和那两间矮屋子,有时走累了会到弹匠父子的门前,并不是来送什么急用的活儿,只是想闲坐一会儿,或者,跟主人讨碗水解渴。父亲从不吝惜,对待客人一样招呼大伙儿,都给满满地沏上一罐子茶,请他们吸自制的纸烟卷,跟他们闲拉一阵子家长里短,让路人舒舒服服地在这里歇了脚再赶路。这样一来,生意反倒更加红火,有的人又趁去赶集的工夫顺便就将自己的活儿给捎来了,而且,这种活儿多半是不急的,可以存放着慢慢干。入冬以后,这父子俩就不怎么到庄子上收活了,光积攒下来的棉花就够他们忙乎一阵子呢。

  这一天跟往常一样,父子俩正在屋里面忙着手中的活儿,一个年轻女人气吁吁从外面掀起帘子怯怯地站在门口,目光朝父子探询着,手里拎着一只很小的花布包袱。她说自己身上冷得急,想要碗热水暖暖身子。后来要离开的时候她才告诉他们自己名叫月梅,家就住在河湾这一带。此时已是天寒地冻的腊月天,前来讨水喝的路人极少,父亲见这女人确实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看上去身上的衣服又很单薄,而且,她的鼻尖嘴唇和两只脸蛋都冻得又紫又亮,眼角闪着霜花,自打进门后身体一直不停地抖颤着,像是得了重伤寒。父亲就赶紧把她让进屋里又给儿子使眼色去帮她弄碗热水来。可是,碰巧壶里的开水喝光了,还没来得及煨上新的。父亲就不无歉意地说姑娘你若不嫌弃,灶火上还煨着中午下面时剩的面汤,热乎着呢你先喝两口吧。月梅把罩在头上的粉红色棉围巾往后抹了抹,两只粗黑的辫子和有些凌乱的刘海儿露出来。她接连感激地点了点头,说怎么着都行。儿子就给她盛了满满一碗面汤,的确还冒着热气呢,儿子还在汤里调了几滴辣椒油和醋。月梅接过去用双手捧着碗一口气喝了下去,说真香啊。喝完面汤她抿了抿嘴唇,气色比先前好多了,但她似乎没有立刻就走的打算,她就在灶火跟前很谨慎地烤着火,两只手轻轻地互相搓揉着,手指发出红润的光泽,她很陶醉的样子,并扭过头不时看着正在忙碌着的父子俩,目光中透着一份羡慕。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