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男小林和女小林


□ 张小苏

  1

  有两个叫小林的,年轻时是我的好朋友,一个是男的,一个是女的。他们与我关系密切,但他俩并不熟悉,只是彼此知道。可见我们是真正的君子之交,完全是周而不比,和而不同。

  十多年间,他们在我身边,但我们从没有共同吃过一顿饭。在一起吃的,仅仅是我和男小林或我和女小林。这两个小林却是从不搭界。我与他们都是合作关系,伙伴关系,也算紧密,但不知为何,却从来没三人一起办过任何事。我和男小林在一起的时候,接到女小林的电话,男小林会说,这女的怎么这么能说,没完没了?我和女小林在一起的时候,也接到男小林的电话,女小林会讥讽:又有什么了不起的计划?

  这两人隔着我,好像总是冷冷的。有一回女小林遇了个什么难办的事,我觉得男小林能帮她,便建议女小林打电话给男小林,女小林打电话前还专门说了一句:那我可就打了你的旗号啦!

  岂料不久女小林告我,男小林根本没帮她,把怨气全发到我头_上:还说有如你的亲兄弟呢?哼!

  我才明白,朋友的朋友并不一定是朋友。

  倒是男小林后来有件什么麻烦事,我让他找女小林,女小林不计前嫌,上蹿下跳,费了好大力气,最终竟也没办成。

  男小林对我说,女小林办事的热情是有的,但办法不对。意思是换了他在她的位置,这事就办成了。然而女小林却说,有男小林那样的吗?最关键的时候来了个撤火。

  我很奇怪,这两个在我这儿都很顺溜,很好处,许多事都能想到一块儿的朋友,怎么就这么合不来?

  有一天我在高速公路服务区休息,一不小心,把车钥匙锁在车里了。绝望中给两个小林都打了电话,问他们该怎么办?他俩都在距离我200公里之外的地方,男小林说,把右边的玻璃砸了。

  女小林则问,备份钥匙在哪儿?我说在家里。她说,我取了给你送去。

  当时已经是下午4点,女小林不仅不认识路,对里程也缺乏概念,但我一昏头,就同意了。甚至觉得女小林究竟够意思,而且细心。于是赶紧给家里打电话,联系好取钥匙的事。

  等到我坐在服务区苦等,才意识到男小林是对的,晚饭时分一分钱都没有,看着旁边餐厅开着饭也没钱买。又过了一阵,冷上来了,山沟里太阳一落,温度就大降,眼看我的毛衣、外套,都好好地扔在车里,却不得不穿着单衣哆嗦着。服务区有家车行,他们来看了几次,试着用了各种办法开门,最后夸着车锁走了。我问他们能不能帮我砸玻璃,他们说但有别的办法最好不砸,我想女小林反正已经上了路,如果砸了玻璃走掉,她岂不白来一趟?而且我简直就成了没事找事,制造事端了。三小时以后,我进了服务区的旅店,人家要看身份证。可我把“所有的鸡蛋全装在一个筐子里了”。只好出来。接到好几个男小林的电话,问我女小林来了没有?告诉我,城里今天大堵车,女小林从你家里取了钥匙,开到高速口就得两个小时。路上还得走两小时,事已至此,你就等着吧。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