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赤道想念北极的脸


□ 给爱上把锁

  我常以不可名状的忧伤想念那个阳光泛滥成灾的夏天。我和拉拉坐在一栋没有小深和陈意安的高楼上,相互依偎着,漫无目的地翻开一本画册。在里面有一张很美的图——蓝的海水里,有数量庞大的鱼群,密密匝匝,遮住投入海中的大部分光线,海水越发深蓝,多彩浓烈。文字介绍说这里住着太平洋一种迁徙的鱼群,每年会随着洋流从赤道游向北极,再毫不倦怠地从北极游向赤道。轰轰烈烈,静默无声。
  拉拉忽然扬起脸,对我说:“鱼鱼,如果你是那种鱼。一定要记住回来的路哦。”
  在那年少无知的岁月里,我拼命地把头点了又点。
  
  ONE
  
  我常常想起拉拉。
  我想我和拉拉曾经都是单纯的女孩子。那时候我们扎着羊角辫,光着脚坐在没有风的阳台上,心满意足地舔着一根棒棒糖。
  拉拉会捧着一本大书给我读童话,她认识的字比我多,书上的字她都能认识。她的声音也很好听,像风吹过银铃那样清脆。在读到温馨的地方时她会撇开嘴笑,上扬的弧度从嘴角迅速蔓延开,比白云还要干净。
  有一次拉拉给我读《海的女儿》,在读到“小人鱼把王子救上岸”这一节的时候,拉拉忽然停了下来。我急切地想知道下面的情形,而她却有些惊慌地指着楼下的草地,一只流浪狗正追着一个小男孩咬。拉拉放下手上的书跑下楼,我也顺手抓起门边比我还要高的扫把,跟着拉拉冲了下去。
  现在想起那时的姿势真是拙劣极了。一个八岁的小女孩胡乱地挥舞着扫把对一只流浪狗龇牙咧嘴。最终还是我取得了胜利。拉拉站在一旁,一边为我加油一边安慰着那个惊魂未定的男孩。
  我放下扫把,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走近,对男孩揶揄地说,还男孩子呢,被一只狗能吓成这样。
  他扬起脸来看我,两只眼睛忽闪忽闪地还噙着泪花。我摆出一副“老娘就要说,你想怎么着?”的欠扁表情,在他面前晃来晃去。结果他居然转过脸去,对着一旁的拉拉,说了声谢谢。
  我站在那里,忽然明白了小人鱼在把王子救上沙滩后离开的感觉。
  缘分是否在那时候已经错线,只是单纯的王子与小鱼人都浑然不觉。
  
  TWO
  
  那天以后,那个穿着起球白毛衣,鼻子上还常挂着两行鼻涕的小深便莽撞地闯进我和拉拉的世界。
  他在拉拉给我念童话时不停地拍着一个破旧的篮球,哼着很难听的歌。他把拉拉家花盆里的牡丹全部拔掉,种上一株株没有根的向日葵。他居然还把我家的金鱼全部倒进厕所里,理由是鱼缸太小这些鱼无法往返迁徙。
  我们陪拉拉学唱歌,在唱歌班歌声响起的时候和小深比赛谁先辨别出拉拉的声音。
  我们陪小深去打篮球,在看到他穿起外套拖着篮球走来时我和拉拉就会兴冲冲地跑过去,递上水和纸巾。
  我们一起参加英语班。当英文老师念到“like”这个词的时候我会很神奇地想到小深的脸,然后莫名其妙地就开了小差,在纸上反复写着小深的名字。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中学生博览·菠萝派》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