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社会文化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被“圈(juàn)养”的滋味



媒体果然不是那么好做的。如果你在文章中总是讲关于某某人或公司的好话,读者会认为你已被收买,完全丧失了职业道德和尊严,完全失去了被阅读的意义;如果你在文章中一不小心将某某人或公司的负面新闻带出,哪怕你是在就事论事,当事人也会立刻对你抱怨多多,甚至从此双方交恶。
大家都希望听到好故事、真故事,可是如果每个人都对媒体的客观报道横加阻挡,媒体的生存意义又何在呢?
这个道理大家都明白,却也只能在这个矛与盾的怪圈中掩耳盗铃一般自娱自乐。
对于每日在公关圈内浸淫的人来说,这些有意思又没意思的经历应该是家常便饭。因为他们每天最重要的工作之一就是不停地代表客户要求媒体尽可能地“乖一些,再乖一些”,所以对于报纸上吹捧的文字,所有公关人都不会感觉奇怪。我曾是专业公关公司的一员,所以我也觉得,媒体对企业进行“吹捧”很正常。不过在看过手边广告公司朋友友情推荐的一本名为“广告圈(juan)”的“地下刊物”之后,我的看法却发生了变化。
在这本创刊号的扉页中,在我看来很有些愤青味道的主创人这样写:
“既然是地下刊物,便无法也不屑于像坊间官方杂志一样,满篇记载歌舞升平,满页走过道貌岸然的种种大师,以及权益交易下的浮华和铜臭。”
看到这,我一下子就笑了。如果放在平时,我应该不会笑的。但这次我笑了,我好像真的有些了解,为什么人们会说“广告人和公关人格格不入”了。广告和公关,这是怎样的两类人群呢?大家都在做着与品牌、营销有关的工作,都在同样的游戏规则中穿行,大家的每一根神经都被客户的一颦一笑牵引着,而性情却有很大的不同。
这些才情满天的广告人(绝对不包括广告公司的客户服务人员)果然不同凡响。当有些公关人还在为某些刊物没有为他们的客户粉饰太平而不依不饶的时候,这些广告人已经懂得“兽性是本真的”,并开始计划用“兽性的感情与文字,去除人性中的虚伪,粗糙而非粉饰地描述广告圈中的若干真实”。在带上职业的面具养家糊口之余,他们不仅可以正襟危坐一般大谈特谈“广告文案的文学性”,他们更可以撒欢儿般迫不及待地以自嘲的口吻大声说自己是“一帮畜牲”,而他们生活的地方就是“广告圈(juan)”。
这些“圈养”的广告人,他们发泄的口气充满抑郁,但至少他们已经知道自己在商业环境中的位置,并努力让自己不那么商业,变得更真实。相比起来,我们身边的媒体又过得怎么样呢?
在我看来,我们媒体被“圈养”的成分好像更多一些,我们在不知不觉中被圈养着,被一种不真实充满人工处理痕迹的商业气氛包裹着,虽然可以呼吸,但我们没有意识到,我们吸进的空气其实是污浊的。
前一段时间,趁本杂志专栏作者贺红扬先生在北京出差的机会,我和他一起聊天,我们讨论了国内媒体环境的问题。最后的结论是,相较其他国家和地区,国内媒体的综合竞争力真的很令人堪忧。首先,我们必须要承认,企业还处在一个必须“用钱买新闻”的时代,至少是一个“用钱买新闻发布会的记者出席率”的时代;其次,红包的多少与报道的质量完全不成正比,也就是说,企业出钱多未必会换来高质量的报道,因为很多记者根本就不愿意自己写任何报道,他们认为对企业红包最好的回报就是把企业准备好的新闻稿一字不改地放到自己的版面上;第三,在红包的诱惑下,企业眼中高质量的报道未必会获得读者的关注(包括我在内,没有人愿意看歌功颂德的商业文章),结果,传播的效果仍难逃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的厄运。
虽然贺红扬最终让他的美国老板接受了在中国要“入乡随俗”的现实,但可以想象,中国在这些老美心里的印象必然已被大打折扣。媒体是信息的窗口,当这个窗口已经被商业化得面目全非、不知所云、自娱自乐时,谁还会真的把它当回事儿呢?最要命的是,如果在那些老外们眼中,我们这些媒体只是他们在中国挣钱的工具而不是有尊严的无冕之王,那么还有谁会把我们当回事呢?
被“圈养”的生活也许会很安逸,但如果因此而失去了被放养生存的能力,失去了独立存在的意义,就像我们身边的东北虎和大熊猫,天啊,这难道不可怕吗?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传播 2005年第08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