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孤坟(外一篇)


□ 修祥明

修祥明

  村北的荒坡上,有一座孤坟。

  每日,世亮大爹都来到坟前站上一会儿,或者围着坟头转上几圈,或默默地,或与坟中的伙计自言自语一番。

  天暖时节,世亮大爹就在坟前坐上一刻,与坟中的伙计做伴儿。天冷了,世亮大爹就在坟头儿上培几锨新土,让伙计暖和暖和。

  每年阴历十月十五日这天,世亮大爹就在坟前烧上一大摞烧纸,这天是他坟中伙计的忌日。

  当温暖的火光映红世亮大爹脸膛的时候,他的眼里会闪动着大粒大粒的泪水,像烧裂的豆子一般。

  今日,又是阴历十月十五,没有风,雪花,亲切地拥抱了大地,世亮大爹歪倒下去,也拥抱了大地。

  世亮大爹死了,那堆燃烧着的纸火,如盛开在雪地中的一团野花般灿烂。

  村里人将世亮大爹火化了,将他的骨灰盒抱到这座孤坟前。

  就将孤坟挖开了。

  就挖出一堆比人骨大了许多的骨头。

  世亮大爹曾是队里的饲养员。

  那年,队里分地到户,也分牛到户。

  那头老花牛瘦得皮包骨头,只剩下个草包肚子,做什么活也不中用了。

  劳力们就将它杀了,买了两斤烧酒,吃喝啃到了半夜,好是享受了一番。

  世亮大爹想将老花牛买下,可哪里买得起,灯里的油还是赊来家的呢,何况,买来家让它住哪里?叫它吃什么?

  这一天,这半夜,世亮大爹远远地离开村子,他不想听到杀牛的声音,也不想闻到煮牛肉的香气。就到村北来挖个坟坑。一串串的泪水,将泥土打湿。

  第二日,世亮大爹将牛骨收齐,轻轻地埋入坟中。

  如今,老花牛和世亮大爹的骨灰,将坟头的青草养得青绿青绿,孤坟像栋温暖的屋子一般。

  死角

  某局的人事处有六张办公桌,当然也就有六位工作人员了。

  桌子是固定的。但因为人员的进出,每个人的座位却常因人员的变化而变化着。

  有个奇怪的现象,甭管是谁转到东北角的那个位置上,迟早会离开人事处,或是降职,或是被迫调走,或是下岗……无一不是运交华盖。

  因此,人事处东北角的那个位置,被称为死角。

  大学生小王是三个月前分到人事处的。昨天,东北角上的那位同事因与领导顶嘴而被调离人事处,头儿让小王搬到那里去,小王不知道那个地方有死角之称,便痛痛快快地搬去了。

  晚上下班的时候,一位同事好心地对小王说:

  “完了,你在人事处待不了多久了。”

  “为什么?”

  “那是个死角,谁到那里都没有好结果。”

  “那是唯心主义,我又没有犯错误,工作好好的,怎么会待不下去呢?”

  “不信你等着瞧。”这位同事把以前在死角处的几位同事的结果一一向小王数落了一番,个个都没混出个模样来。

  小王是唯物主义者,他不信这个邪,他决定,从明天起不仅干好本职工作,还要多做一份贡献,力争上进,让那个死角从他这里开始变成活角,变为希望之角。

  第二天早晨,小王比往常早来了半个小时,先将人事处的卫生打扫好,然后拿着拖把把走廊和楼梯擦得光可鉴人,人事处在二楼,小王把局长所在的三楼的楼梯也擦了个干干净净。

  八时整,小王已坐在桌前认认真真地工作了。虽然有些累,他的感觉却不错,他决定以后每天都这样坚持下去。

  正这样想着,就听走廊里传来局长的怒喝:“这是谁拖的地?”

  小王惊得还没回过神来,局长一歪一扭地被人搀着扶进人事处。

  “是我拖的地……”小王吓出满头虚汗来。

  局长朝东北角瞪了一眼说:“你在二楼办公,擦三楼的楼梯干什么?你是什么意思!”

  原来,小王拖地的拖把没拧干,湿滑的楼梯将局长摔倒了……

  不久,小王离开了人事处。不过他没有去局下属企业报到。

  小王决定自己创业。他坚定了这个念头后反倒一身轻松。

  责任编辑付德芳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孤坟(外一篇)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